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8-17上架
  • 9997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遇见你那天,阳光正好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4319 2013-08-18 11:00:54

  高二开学的第一天,罗晚烟照样穿着她的淡蓝色碎花裙去了教室。生来便是个爱美的姑娘,对衣服鞋子的极端完美主义,使从未穿过的校服蜗居在衣柜一角。就像林溪这天见到她时,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多情洒成一片幻影。树叶的枝干挡住了林溪柔软的碎发。转头刹那,却见她一身清爽地走过,心头忽然掠过:“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当年妈妈在他耳旁时常念叨的这句话,原来是这般用意。

正是发愣时,肩上被人用力一拍,转身便看到林阳那张带着邪邪笑容的脸:“哟,想什么这么出神。”林溪的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然而,神经大条如林阳,没发现他发烫的耳根,只顾自己接着讲:“我刚转了这学校一圈,发现这学校虽然跟我们以前的没得比,不过三番打听,原来更有一番好风景啊。于霏霏,从小练芭蕾舞,人如舞,气质脱俗,一般美女压根比不上啊。莫小小,听说妈妈是电影明星,父亲是个足球运动员,可惜后来父亲跟个男的跑了,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不过,想必这基因该遗传得很到位啊。还有啊,罗晚烟,平常不怎么搭理人,高贵还带点冷艳,我喜欢……”林阳越讲脸色越发红润。林溪盯着弟弟那双深蓝色的眼珠,跟他自己的一模一样。但不知他骨子里的玩世不恭究竟是从哪里来。为什么会转学到这里,想想便觉得凄凉。他的心头暂时还压着未来得及抹去的阴霾,而林阳却跟以前一样放纵,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等林阳挥动着摘下的棒球帽,双眼一眯,轻佻而兴奋地说完最后一句:“Iamcoming,girls!”林溪只能眉头一松,无奈地跟他往即将碰面的班级走去。

罗晚烟在路上走着的时候,还没发现有人一直在看着她。她自有自己心中的烦恼事。高一期末的时候一鸣在她耳边的告白还一直不停折磨着她:“我喜欢你,喜欢成为你独自一人看诗时轻轻洒进的月光,喜欢做你无尽白日里紧贴的影子,喜欢成为你衣橱中珍爱无比的百褶裙。”她不知道只在篮球场上万分活跃的一鸣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柔情万丈。即使那些美好文字的确吸引了她或是触动了她心中柔软的小小角落,但心中从来只是将他当成自己的哥哥。她叫他一鸣哥哥,就像她叫他的爸爸罗叔叔一样的简单自然。况且所谓喜欢或是爱,在她眼中却只是一桩自找的麻烦事,她不是个嗲声嗲气会撒娇的姑娘,只是个坚信骄傲自信和坚强是让她挺起腰杆的全部力量来源。在别人眼中,她是个身家赫赫的有钱小姐,却只有她知道自己的一无所有。有一首歌,歌词中说,越长大越孤单。但她的孤单就像是上帝给予她所有的美貌与财富时,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让她在每个漆黑的夜晚,去感受这个世界饥饿的声音,像幽深而有神秘的黑洞,没有尽头。她感谢罗家人一直以来对她这么照顾,虽然罗叔叔似乎对她的妈妈成见很深,当她妈妈回来时,她能看到的就是罗叔叔的冷眼与厌恶。她一直觉得这是大人的事情,所以从来没有去多想,反正所谓妈妈,不过是一个一年中只能带上三四天的人,来了便走了。这种感觉不是孤独,远比孤独来得更深刻,只是后来慢慢地麻木了。想了很久,依旧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一鸣。她多希望自己以后还能无所顾忌地叫他一鸣哥哥。可她平生最爱逃避,逃避像是哆啦a梦的竹蜻蜓,在拥堵的中国马路上带她飞在自在的天空。到教室时,发现于霏霏已经在位置上了。优雅如她,于喧闹的教室中保持着自己的一言不发,像一朵静静绽放的莲花。或许这便是她们俩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还记得曾经晚烟喊她小穷鬼,她骂晚烟没爹没娘。如此粗辣的对骂,却因一个人而结束。自那之后,她们缘分便一直紧紧牵连。

霏霏转过头来看到了她,眼睛弯成了一道月亮,悄悄地拿出了两个鼓囊囊的小包,一阵清爽干净的味道充斥了晚烟的鼻孔。拿来一看,原来是两个古色古香的小香袋。:“我妈妈说平常带着这个东西可以诸邪远避。”晚烟定定地看着那个小香包,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两个小香包上一个绣了一个偷吃食物的小老鼠,一个绣了头憨厚老实的牛。感动之余,感叹霏霏妈妈刺绣的精湛。想起自己连自己的妈妈会不会刺绣都不知道,心头又涌上了一阵莫名的感伤。:“怎么了,你不喜欢,还是说你嫌弃了?”霏霏转了脸色,一阵担忧。“怎么会,我很喜欢…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她们的眼神对上,霏霏点了点头。她一直都懂,所以她总是告诉晚烟,我妈妈就是你妈妈。每当她妈妈给她做便当时,她总是要求再来一份,这样她就能跟晚烟一起分享。即便她家境况与这所学校格格不入,却永远保持着她的那份善良大方。晚烟想,是不是每一位芭蕾舞者都像天鹅一样纯洁,即使现实不堪,但仍然保持着自身的高贵,这又是不是芭蕾舞的真谛?她不知道,只是每次看霏霏跳芭蕾的时候,阳光很美,照在她的身上,照在她洁白蓬起的芭蕾舞裙上,照在她细细长长的大腿上,照在她干干净净的脸上,舞裙上蕾丝悠扬,冲击了时光的缝隙,淡化了心灵的裂纹。这世界所有的肮脏似乎都融化了,跌进了深不见底的地球的内脏。而她们的友谊似乎是一段长长的睡美人舞曲,优雅却带上了点萧萧的凄凉。那段故事,她们不去提起,便以为永远都可以逝去。

此时班主任拖着她那双红色小高跟进来了,身后尾随着三个男生,晚烟看到其中两个男生一头蓬松的棕色卷发,带着双深蓝色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睛,一个笑容简单如阳光,着一身浅蓝色衬衫,干净的皮肤上被光影映出一圈圈绒毛。举手投足间,英气尽洒。一个却玩世不恭肆意洒脱样,搭一身深黑色西装衫,颈间的锁骨若有若无的显露,即便是站着,身上古龙水香味还在空气中一荡一荡。“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林溪,我的弟弟叫林阳,我们在澳洲长大,以后会在这里读书,希望能与你们和睦相处。”简单温柔的声音,让晚烟的心中一阵舒畅。嘴角的弧度也不自觉地扬起。班上的花痴女生也开始般蠢蠢欲动。窃窃私语声也越来越大,或许她们正讨论如何分割这两兄弟的身体。班主任一声咳嗽,才打断了方才的嘈杂。

“大家好,我叫康南,大家以后可以叫我南南,很高兴来这个班级。”当第三个转学生上台时,晚烟的笑容突然不见了,那双原本沉郁的双眼因恐惧而变大了许多。那双眼睛,那张嘴巴,还有脸上那样深藏不露的表情,她认识!她转过头去看霏霏时,发现此刻她们的神情如此相似,简直像两只不知所措的小狮子,吃惊得,或者说是恐惧得说不出话来了。康南,康南……她们心中反复默念着这个名字,以为自己此刻定是在做梦。此时不远处,林溪不小心将这一切看在了眼底。

————

有个人曾说,谁年轻时没爱过几个人渣。那么康南完全就是那么个人渣。那个让霏霏精神错乱的人渣。还是一个,道貌盎然的人渣。

那个燥热的初三,于霏霏至今还记得空气中的浑浊,教室中紧张的喘息声,恶心的汗臭味,还有——后面那男生隐隐约约的薄荷香。她喜欢他,她想他也是的。因为他每天无休止的英语问题,小心谨慎叫她的声音,离开座位时转身看她的样子。那时他多美好,灵魂纯净的令人窒息,身披着市长大人儿子的无限光芒。这不只是于霏霏一人的感觉,而是所有人对他的评价。只是到了后来才明白,不过是距离产生的错觉。她曾在他午睡时悄悄地触碰他脸上的酒窝,深深地下陷的酒窝像极了深深下陷的于霏霏自己。就像所有憧憬童话的女生一样,她以为白天鹅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康南,注定是自己的白马王子。

但此刻康南走来时,深深下陷的却只有无边的恐惧,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回来,以为此生能永远逃离她的噩梦。当康南单手靠在她的桌边,直直盯着她的双眼似笑非笑地说:“我就坐这位同学后面了。”于霏霏看着那双曾多少次讲自己拥入怀抱的双手,那双曾多少次为她流连的眼眸,没有了昔日对康南的爱意,只感到后背突然紧贴了两把匕首,冰凉凉地欲直刺她的心脏。还未来得及反应,转头却见那两兄弟已经霸占着后桌。林阳扬起眉毛,笑嘻嘻地对着康南说:“不好意思,我身边没美女我就不能好好学习,这位置我要了。”霏霏紧缩的眉头忽然一松,跟着全班的嬉声噗地笑出声来。这时倒是康南换了脸色,强装绅士,苦涩一笑:“那我只好另寻他处了。”罗晚烟的心开始渐渐安定,转过头来,对后面两兄弟感激一笑。她遇人一向凭直觉,她喜欢的人自有她心中的好感,看到林溪时便觉得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然弟弟看似太过高调,但这有着海一样蓝色眼珠的男生,看她时不知何故,眼底竟有种乖巧。她说:“我叫罗晚烟,我的同桌叫于霏霏,谢谢你们”虽然晚烟想着他们并不知道最后那个谢谢是什么意思。

“罗晚烟啊,我认识你。”林阳一阵兴奋。班主任的一声安静打断了他还想继续说下去的话。

林溪想着林阳可能只是四处打探消息时认得,并没有多想。却不知其渊源挺深….

罗晚烟回到家时,发现门口多了一辆红色敞篷跑车。有点诧异那女人怎么回家了。看到阿姨忽然迎了出来:“哟,晚烟回家了,你妈妈回来了呢。”阿姨说话时带动着她那丹凤三角眼一上一下,大红色口红在晚烟眼前闪来闪去。晚烟一向不喜欢这女人,典型的老娘客姿态。而关于老娘客,她心中对这个词充满了鄙夷和同情,鄙夷老娘客天花乱坠又自以为是,同情她们遭人鄙夷。心头正悄悄反感中,却听她说道:“这回啊,你妈妈要呆很久呢。”正好奇着为什么,正看到她妈妈也出来了。她穿着一身纪梵希的果子露般粉色丝质及膝裙,踩一双天蓝色珍珠高跟鞋,黄色的头发有条不紊地盘在脑后,长条的项链轻巧地缀在两边。与身旁阿姨一比,更显优雅。晚烟一生有很多不确定,但她最确定的一件事,就是眼前这个人的确是自己的妈妈。就算她几乎不来看看她,就算她从未给自己买过衣服,就算她从没有开过一场家长会。但看到她时便完全像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即便妈妈这个词,她不知道如何叫出口。

“烟烟啊,妈妈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这样我可以多陪陪你啊。”她笑着,温柔地牵起晚烟的手,领着她到了客厅。

多陪陪她?晚烟开始觉得一阵讽刺。

客厅里一片狼藉,很明显不是只有一个人的行李。难不成她带回了个男人?晚烟想着。

直到晚烟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屋里的光影,渐渐认出了那堆棕色鬈发。呵,原来是两个男人。

“林溪,林阳,你们怎么在这里。”

“看吧,我就说我认识你吧。晚烟同学,以后我们可要相亲相爱哦。”林阳又是一脸邪邪的笑。林溪这时才明白他说的认识是何种认识。但心头还是一阵的狐疑。

“烟烟,他们是我朋友的儿子,他们爸爸在生意方面出了点问题,所以麻烦我照看他们。他们在这里会比较安全…”

晚烟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这张脸多年不见,却依然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永远的光彩夺人。想来她这么多年该过得很好吧,是不是有个叔叔在她旁边疼着她爱着她…而不是像她一样困在小天地,祈求别人的疼爱。即便一点点疼爱,也会觉得是上帝对自己最大的礼物。她无法理解,唯一一次要呆很久却也不过是为了别人的儿子。她进门前的小小希望被粉粹成绝望,对那两兄弟的好感也转变为排斥。却还能扯出笑脸说:“那你们收拾吧,我出去玩了。”她花了很久想出这句话,并努力压抑心头泛滥的泪水。等转身离开,咸咸的泪水肆意泛滥,像海浪涛涛,坠在地上碎成朵朵可怜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