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不负如来不负卿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989 2013-08-18 11:00:54

  杨水萍回到了房间,刚刚Amy咄咄逼人的样子还让她的心颤着。原来晚烟和林溪已经在一起了,怪不得总是看他们偷偷摸摸地看来看去。觉得花季的恋爱这么青涩,又想想自己那惹人怜的女孩,心头的愧疚越来越深。可怜的孩子,从小没了她相伴,都说没妈的孩子像跟草,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她。现在,又要自己以一个家长的身份告诉他离开林溪,又要怎么办到。可是Amy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还真怕Amy会对晚烟干出什么事来。况且,林溪本来就跟Amy一对儿,这事她心里明白。想起自己女儿只是成了人家的替代品,心头苦涩又涌了上来。不过,在杨水萍心里,或许比闺女更重要的,是Amy能帮林远山解决眼下的棘手问题。虽然说Amy的爸爸跟林远山是朋友。但在利益关系上,Amy的爸爸往往精打细算,步步为营。他从不做没买卖的活。再加上之前Amy突然消失的五个月,使两家有点疏远了。林远山也不便去Amy家寻求帮助。

正想着,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熟悉的号码。

“远山,你怎么样了。”杨水萍毫不犹豫地按了接听键。

“水萍,我快撑不住了,这官司总是在打,媒体总是围着,我的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

“你放心,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我也这么希望,他们怎么样?”

“都挺好的,都在这里上学,嗯……跟我女儿一个班。”

他们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相思挂念之情越来越深,杨水萍希望自己能立刻到他身边去,可是无奈今日不同往日了。

“远山,你放心,我们一定能赢了这场官司。”她说完便挂了电话。

在远山和女儿之间,她的选择从来是远山,就像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选择的一样。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时,却总是做着梦,梦中的晚烟嬉笑玩闹。待醒来时,眼泪湿头了枕头。究竟怎么做,才能不负如来不负卿?

Amy似乎早就猜透她的想法一般,已经扯着笑脸在她门外。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跟你父亲都商量好了?”

“那是自然,我父亲会帮你们,只要你让林溪回到我身边。”

“我会让林溪跟晚烟分开,但是我的事情你也不准对晚烟提半个字。”她眉头皱的很紧,似乎要与人拼命一般。

“Itisadeal!”Amy开心一笑,走开了。林溪,永远在你身边的人,只能是我。她想。

而另一边林阳已经吃完早餐,悠哉悠哉地去了学校。他一向没什么闲心管人家的事。可是想想万一以后晚烟伤了心,谁来跟他聊中国诗词,于是有点心烦。看这偌大的校园一片安静,只传出朗朗读书声,觉得自己此时回教室岂不是自讨没趣,中国老师比不得国外,口水是比较多的,光是被教育,都要浪费自己好大半可以玩电子游戏的时间。这样想着,就放荡地去找器材室老伯伯借了网球拍来,兴冲冲地去了网球场。

“真好,空无一人,让我打上一节课吧!!”他的手一挥,黄绿色的球升至半空,右手一挥,一个球神奇骄傲地冲破空气阻力,重重地打上了对面的墙壁。于是骄傲地笑笑,嘴角一歪,觉得全身筋骨疏通了,昨晚上那身子虚虚的感觉也没了,性子一发,一个人在网球场上挥汗如雨。

“我说谁呢,原来是昨天那个欠打的。”一鸣此时上课也正无聊,逃了课来网球场找乐子,没想到碰上了昨天的仇人。

“呵,原来是个身子壮脑门儿白的小P孩。”林阳一阵嘲笑。

“你说谁呢?别忘了我高三,你高二,要是小P孩那也是我对你的称呼。”一鸣急了,脑门儿上貌似在烧火。但昨天那么多人也奈何不了他,眼下只有他一个人,自然不是林阳的对手。所以挥拳的本事倒是没了。

林阳见他有点词穷的样子,邪恶地笑笑:“看来你打架是打不过我了,网球不知怎么样?”

一鸣听后,大喜:“你还别说,哥玩儿这个有些时日了。”他举起刚刚借来的网球拍,二话不说,拿起地上一个球,毫不客气地向林阳进攻。

林阳见几句话便让他上钩成了自己的陪练,反手一挡,苍劲有力的一挥手像极了喝醉酒的古人写书法。他们一个急急进攻,一个巧妙躲闪,如此来来回回分不出胜负。

“哟,有两下子。”林阳一高兴,把昨天他找人打自己的事就给忘了。

“试试我新学的球技。”一鸣一个假动作后,欲让对手方寸大乱,毫不犹豫地直接击去。

林阳知道他在迷糊自己,飞快地挡住了球,但发力不猛,只见球傻傻地躺在了这边地上。

“行了,我认输。”林阳瘪瘪嘴。看着自己满身的大汗,开始气喘吁吁了。

“看吧,打架我打不过你,打球我可是略胜一筹呢。”

“喂,谁教你的?“林阳有点好奇。

“我老爸,我小的时候他总是带我去打球。我老爸比我还厉害呢。”一鸣一脸地骄傲地说。

“看你那样,他是不是很惯着你?”

“那是自然,你老爸呢?”

“他….嗯,有点严厉吧。”林阳怕他再问下去,于是话题一转。“这个时候在这里打球,你不是高三的吗,也逃课。”

“太无聊了呗,你不也逃课。”一鸣耸耸肩,一弯腰坐在了地上。

“错,我才没逃课,我是压根还没过去呢!”

“要是你今天去上课了,你会干嘛?”一鸣来了兴趣。

“睡觉,你呢?”

“我也一样,睡觉。”

那一刻,他们都淡淡一笑。

这次打球后,他们成了形影不离的球友,人生能遇一知己真的是件快乐的事。而晚烟的事,一鸣也就不放心上了。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哪有为穿下衣服而砍掉手足的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