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你的心情,是我头顶昏暗的天空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2242 2013-08-18 11:00:54

  女朋友?晚烟的心忽地一怔,发现自己除了知道那个握着自己的手的人叫林溪外,一无所知。他为什么认识晚烟的妈妈,他为什么会从澳洲转学回来……之类问题,她还没有认真想过。她不是那些被偶像剧迷昏头脑的花痴女生,即便总是沉默,别人也能在她身边发现少数少女所能有的聪慧。她不甘平凡的生活,厌弃俗套的表演,却发现如今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再俗套不过,自己不知不觉成了人家劈腿的那条船。她的睫毛一垂,松开了林溪的手。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毫不留情地锁上了门。林溪怔怔地待在原地,他挪不开脚,更不知道自己能凭什么去挽留。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那样决绝。即便他扯住她的手不让他离开又有什么用呢。

林阳嘴巴一瘪,眼睛一歪,砸了砸舌头,幸灾乐祸地说:“这回可苦了你喽。”还不忘向林溪抛来一个媚眼。

林溪此时心头有千万火把在烧,看着林阳质问道:“她怎么来的!”

“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你呢。我早就想跟你说了。谁让你这么急,把我电话给挂了。”林阳一脸委屈,露出了那一双看似无辜的眼睛。

Amy的脸色越发难看。什么时候她的名字可以直接用第三人称单数来替代了,又是什么时候她可以绕过自己忽略她的存在了。她的林溪去哪儿了?

“林溪,你为什么这么对我。”Amy感觉到热热的泪水在眼睛里打圈。

林溪苦笑一声,“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的吧。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一声不响地离开?为什么突然断了联系?为什么可以五个月里完全忘记我的存在?现在你又凭什么回来。我是你想要时就拿起,不要时就丢掉的玩具吗……”林溪的眼眶越来越红,他把这几个月来的所有怨恨一哄而出。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这么对我?每天晚上,这些问题都缠绕在脑海,挥之不去。

Amy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确欠他一个解释。可是他床头的泰迪熊还在告诉她,林溪还是爱你的。你只需要给他一个解释。但有些事实让她如何说出口。连续5个多月,她独自一人在痛苦与内疚之间挣扎。她好多次想打电话告诉他,她真的很想他。可是那个拨号键迟迟不敢按。她无法平淡的讲出那些让她瑟瑟发抖的一切。她知道自己已经因此而被他推开太远,于是擦擦眼泪,一脸严肃地说:“你爸爸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们会想办法的。在此期间,我要呆在你身边。因为,只有我能帮得了你全家。”她昔日的那股傲气重现,理了理衣服,便随意挑了个房间睡下了。她的梦里,有无尽的哭声还有那个死去的女孩苦苦哀求的脸。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晚烟家的白色小洋房里变得相当的安静。虽是一个屋檐下,她跟林溪的碰面次数屈指可数。每天早上她定好了闹钟,梳洗完毕林溪也不过刚刚起床,等她出了门林阳正被她妈妈拉出被子。每天下午的回到家便快速躲进了房间,即便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要躲。但Amy无需上学,整日呆在她家无所事事,总是会在楼道中碰到,她们尽量不去看对方,各走各的道。她一直没问清楚Amy到底是谁,他们一直呆在她家有何用意,为什么她妈妈认识他们的时间比跟自己女儿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在学校里上课时,她总能感觉得到背后林溪看着自己的灼热眼光。于霏霏心中很是好奇,无法理解晚烟这几天为何总处于人到神未到的状态。原本一两天的倒没什么,可是她已经一星期这般空洞样,着实令人担心。

“晚烟,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听课吧,老师看过来了。”

这样的问题重复了很多遍,依旧没有霏霏需要的答案。直到后来一次体育课,霏霏正准备回教室换上运动服,却不巧碰到了在教室听着MP3的康南。她没得选择,硬着头皮去碰刀子。

“有空吗,霏霏同学。”

“没空。”

“那陪我聊聊啊,今晚去KTV怎么样,以前某个人啊,唱功一流。边唱还可以边喝酒,醉了之后啊……”

霏霏最听不得的便是这些往事,它们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她,自己曾经为衣架上那件白色的芭蕾舞裙蒙羞。她受不了这些刺激,没拿到运动服就跑出了教室,她只怕自己又会懦弱地流下眼泪。

“于霏霏同学,老师要求的运动服你怎么没穿。”体育老师口哨一吹,怒目而视。

“老师,她家没钱买啊。她家的钱只能买的起芭蕾舞裙了。”莫小小这个时候也不忘使坏。她生得漂亮,但这种漂亮与晚烟不同。莫小小的漂亮不过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和那张白里透红的脸蛋。晚烟的美丽却是戴着林黛玉的病态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莫小小善妒,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她讨厌晚烟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嫉妒于霏霏每次在晚会上获得的超高人气。所以无时无刻都爱挖苦她们一番。

“既然没有衣服,那就别来上课了。”体育老师毫不留情地说道。

她看到了晚烟脸上的担心,她不忍心让霏霏落单。她也知道霏霏明明有运动服的。

于霏霏自己一个人去了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便坐在了小卖部里。她并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羞耻心是一个人必备的。但在这样的贵族学校,她习惯了像莫小小这类人的冷嘲热讽。她也宽心地接受别人对她的赞扬。一个真正的人,就该学会容忍和接受。

晚烟在另一边看着远处的霏霏,总是害怕让她一个人在那儿显得孤独。她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体育老师说自由活动,跑到了于霏霏旁边。

“你的运动服呢,我早上明明看见你抽屉里有的。”

“康南在教室,我逃出来了。”

“你怎么不让我一起陪你回去拿呢。他不敢两个人都欺负的”

“晚烟,我不知道你每天在想什么,或许你真的碰到了烦心事。可是每当你不说话时,我就觉得我们距离好远。你陪我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的时光,难道我不是那个听你倾诉的人吗?“

晚烟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了霏霏的手背上。她忍了太久,一头趴在了霏霏的身上,一点一点告诉她那些本不该有的哀愁。等她一股脑全说出来时,忽然发现心情舒畅许多。有个肯听你倾诉的朋友,真的可以是件很幸福的事。她们一起,看到晚霞颜色了天空,远方的风吹得很远很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