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树下男孩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310 2013-08-18 11:00:54

  10月的风已夹带着厚重的凉意,校园两旁的城市树木日渐萧索,片片黄叶忘情地舞蹈,缠绵,眷恋直至安心地躺在了地上。草枯了,花谢了,世界因此变得更为安静。只有阳光温柔,懒洋洋地将人影投射,停滞在地上似成了座塔。但人心不是秋景,10月的开端令人舒畅,所有学生都得以闲暇了。学校放假了,旅游区成了人心所向。

晚烟一向喜静,只拿了本书坐在窗前,听着落叶翩翩,云卷云舒。古人喜欢悲秋,总爱说着“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之类。但她爱秋天,天空越发澄净,草木枯死,花儿残败,世界一片干干净净。她约了霏霏来窗前看景,不一会儿,门铃就响了。开门的阿姨领着霏霏到了她的房间。这是她们国庆节的习俗。每到这个时候,旅游区人满为患,一堆又一堆的人,摩肩接踵的,她们可不愿去的。所以相约着来晚烟家赏景谈心的。两个女孩子在意,就算平常话再少,她们也是有很多可聊的。晚烟家的院子里景色很是别致。每到秋季,紫薇花结了果实,花儿便纷纷落下,一簇簇地散落在地上。白色的木兰花瓣和着片片金黄树叶也赶来凑热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儿,树儿卸去一身美丽装扮,赶着给光秃秃的地面穿起层层蛋糕裙。大片的紫色,红色,蓝色,白色,层层铺开,无尽地蔓延着。

“咦,那是谁?”霏霏好奇,指着一人道。

晚烟听她这么说,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瞧见花树下坐了个画画的人。片片花瓣散在他柔软的黄色鬈发上。他的脸被树影遮住,只看的见他修长白皙的指头在画纸上跳跃。他一会儿看景,一会儿看画,专注且一丝不苟地沉醉着。留下一个令人心仪的侧影。他不知道,此时他与景融合,深深地映在了那两个女孩的眼里。

晚烟没有回答,她知道是谁。这样沉醉其中旁若无人的姿态她曾经见过。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默默走开了,只剩霏霏一人趴在窗口欣赏着眼前美景。天空中一道孤鸿,华丽丽地划开了霏霏少女的心,她也沉醉,觉得空气越来越紧,眼前的人越来越近,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隔空触碰,也怕毁了方才的美好。他是谁?她心中越来越好奇了。此时,秋风有气,零落了树头朵朵落花。霏霏一个小小的喷嚏,惊了楼下的看花人。她赶紧蹲下,隔着阳台的缝隙悄悄地看过去。看花人疑惑地转过身来,露出他那双深蓝色的眼眸。见没人,便转了回去。见画已完成,便收拾起画具回了房间。

原来,是林阳。霏霏的表情像晚烟第一次悄悄走进林阳的房间一样,充满了好奇与意外。平常那放荡不羁的男生此时怎么转了性。

林阳将刚画了作品整齐地铺在了桌上。他慢慢地坐在了桌前,仔细地欣赏回味。他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让他足以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一大半个世纪。每当看着自己的作品,他便觉得自己创造出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不管没人怎么看,他对此的爱绵绵没人可以轻易打断。正美滋滋地遨游,听见门开了,就赶紧收起了刚刚的样子,脸色一转,又是那嬉皮笑脸的样儿。

“哟,我老婆啊,怎么?找我有事。”他一脸慵懒。他上次说要当他妈时,晚烟既没接受也没拒绝,他反而变本加厉,直接改成她老婆了。每次让他哥听到,林溪都脸上都带着深深的责备意思,但没人拿他有办法,也就随着去了。

“我们泡茶,你也一起吗?”她淡淡地开口。

林阳一听,眼睛上像冒着星星,一闪一闪地:“你说什么?泡茶?去!当然去!”他这下真的乐了,拔起长腿就跑向晚烟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