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屋顶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867 2013-08-18 11:00:54

  那个暑假的夜晚,空气粘稠得似胶水。如此热沉沉的夜,整个小镇竟然都停了电。空调立刻停止了运作,没一会儿,热气便在房里升腾。晚烟睡过一阵,实在热得不行便醒了,想是应该睡不着了,便打开了窗户,幸好夜间的风没有白天这般暖烘烘了,吹来还有几丝凉爽。外面漆黑一片,的确是没什么夜景可言。忽然转念一想,想起了家中另有一处寻凉宝地,便摸索出了小手电,顺着灯光往外走去。顶楼那边放置着一个小木梯,木梯上去便直达屋顶,这是建这房子时罗清风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第二日便急急寻了设计师,在最后工程即将完成时硬生生地装上了。以前若是没事,罗清风便带着晚烟上去乘乘凉,讲讲故事。她虽是个女孩子,但到是很喜欢听三国演义,他讲得眉飞色舞,她听得神采奕奕。晚烟顺着小木梯上去,慢慢地上了屋顶。高出的风,风劲是更猛了,凉快地把刚刚脖子上生出的汗给蒸发了。虽是屋顶,但因为建筑的特殊性,所以坐上去是安安稳稳的。眼前黑漆漆一片,只有手上的小电筒摸索些许光亮。若想看灯光璀璨的夜景,在这停电的晚上是不可能的。但头顶一轮月亮明晃晃地挂着。乌云来时,不小心遮住了,那月亮看着很似娇羞,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乌云去了,月亮便似新疆美女揭开了面纱,落落大方地温情以对。她抬起头,想着她的爸爸,她的妈妈,或者林溪,此时是否有轻轻抬起头,跟她看着同一块月亮。夜风清凉,吹起了她的睡裙一角。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两侧肩头微合,锁骨越发显得明显。既然睡不着,何不深深陶醉此夜景中,即便唯有头顶月亮作伴。正想着,却听旁边传来了细微的呼吸声。此时四下安静,灭灯的人家都回房睡觉去了,她自然分辨得出周遭的声音,心下一紧,紧张地拿小手电筒向四周照去,正看见林阳那张脸在灯下显得苍白,脸色冷冷,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如此夜中,显得很是鬼魅。她心中微微吓了一跳,却又觉得自己并未做什么亏心事,何必怕他,所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收了手电筒,继续看着景。表面上极力装着,但心下却越发拘谨起来。原来方才他们两人同呆在一个屋顶上,自己竟是这么久才察觉。其实已经大半年都没跟他说过话了,之前的那些什么事儿她也忘得差不多了,连究竟什么是他们冷战的原因,她也说不上来。况且,让于霏霏夹杂其中,更是尴尬异常。他们在屋顶上似是两个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地坐着,这又是何必。想着想着,心头便逐渐软了,不如趁此机会重归于好,毕竟以前他们还是朋友,犯不着为了一句话就这么撕破脸了。她刚想开口,却听林阳抢先道:“问你个问题?”

她有点受宠若惊,竟没想到他会主动开口,些许紧张地答道:“嗯,好。”

夜色朦胧,天边乌云合合聚聚,半晌,他开口:“你真的觉得我比不上我哥?”

她听后,知是自己那天伤了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是我不好,人和人之间是不该这么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在我眼中,你是一个捕捉生活的艺术家。以前,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多才多艺的男孩子,论起诗来,你是我所遇到的最难得的知己。我希望我们能像以前那样,赌书泼茶。那天,只是气话,你不该一直往心里去的。”她的眼珠似水,真诚地朝他看去,月光下,他的脸帅气利落。

“真的吗?”他又露出以前孩子气的天真,这大半年来那个冷冷冰冰的他的确让她很是生疏的。

“嗯,真的。”

“那……你喜欢我吗?”黑暗中,他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

她顿时无话可接,刚刚以为友情的裂痕慢慢恢复,却终究逃不过这个更揪心的问题。她喜不喜欢他,这已经不重要。想起霏霏能在林阳身上感受到生活的欢乐,她又怎能硬生生剥夺。她曾经见过她最落寞悲苦的时候,在康南的身边。但她相信,饶是林阳有多玩乐,终是一个善良的男孩。她想了很久,想着如何回答,又觉得,或许她根本无需回答了。气氛这样僵持着,她以为这样沉默会让林阳转身离开,却突然感到肩上一沉,林阳的脑袋竟软塌塌地正好靠在她柔弱是肩上,一阵古龙水味道传入鼻尖,黄色鬈发柔软地触碰在她的脸上。他的呼吸沉重,浓浓的鼻息喷在她的脖子上。但整个身子似是无力,斜斜地要往下掉。幸好晚烟及时抓住他的衣领,否则真的要从屋顶摔下。突然如此,晚烟着实失了手脚,镇定了好半天,拍拍林阳的肩,唤了他好多声,都是无人应答。她用手电筒一照,只见细细的汗珠在他脑门上渗出,方才苍白的脸越来越红,她急了,伸手摸去,只感到他的额头烫的厉害,以前自己发烧的时候也没烧晕过去,平常听说常有人因为发烧而脑袋烧傻了,大病一场后便着实成了傻子。因此心头更是越来越害怕。急的都要哭了一般,大喊:“林阳,你别吓我,你快醒醒。”但推了半天,依旧无人响应。最后,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是把他拖下了木梯,自己也一喘一喘,累的够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