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就这样悄悄爱着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862 2013-08-18 11:00:54

  晚烟醒来时,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床前林阳不见了踪影。她急急地下楼去找,忽听得背后一声“找我吗?”。转过头去,见他病态全无,神清气爽地站在她眼前,仍是一脸肆意的笑容。想来他真的很久没有对她这样笑了。心下不禁怀念,只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伸出细长的指尖勾起她的脸,笑着说道:“爱我吗?”这般暧昧,她的脸顿时一红,眼睛却因此睁得更大了,强迫性地直直看着他。他也不害臊,毫无顾忌地看回去,似要把她看个透。突然,他的睫毛颤动,竟向她的脸靠的越来越近,脑中顿时想起新年时门口被爸爸撞见的那一慕,待他快吻上来之前,脑中一闪,道:“你生着病,把空调关了。”她脱了身,走向客厅落地窗边,借口把空调关了。

他瘪瘪嘴,暗骂无趣,但脸上也无愠色,笑道:“饿了吗?”

他这么一说,晚烟倒确实觉得胃里空空,想想自己睡了一天,还一点食物都未进。被他猜中了,点点头,道:“饿了。”

“跟我来把。”他顺势拉着她的手,往厨房走去。

带至餐桌前,勾了勾她的鼻子,道:“你在这里等等,我一会儿就出来。”说完,便兴冲冲地往厨房里面去了。晚烟在外面看着,只瞧得见里头有股热气,别的倒全是不止。真的不用多少工夫,林阳竟穿着绣花围裙出来了。平日见他总是一身锃亮锃亮修身男子装,引得学校女生不住他身上靠。如今见他这副打扮,晚烟实在忍不住,觉得可爱至极,便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

“你还笑,有什么好笑,还不是因为你才穿的?就怕脏了哥哥我昂贵昂贵的衣服啊。”他脸上不爽,装的很是委屈。

她笑得更欢了,道:“你大可脱了衣服的。”

他一听,眉角一弯,挑衅地回到:“这可是你说的。”

她知自己找死,求饶道:“我开玩笑的,我错了,小可爱。”她怕他真脱,急急转过身去。

“这还差不多。”听得一声小可爱,林阳也觉得舒坦,便不再吓她,老老实实地把菜都端了上来。

晚烟一阵诧异,惊奇只这么一会儿工夫他竟做了这么多菜,虽都是平常小菜,但那卖相,也很是好看。最先上来的鱼丸汤,鱼丸饱满,汤色干净,另嵌上点点小葱,香味扑鼻。之后的西红柿炒蛋,西红柿做的不生不烂,正是红彤彤的模样。黄嫩嫩的蛋娇嫩可口。这道菜,颜色直直夺人眼球。之后的干锅白菜,酸辣土豆丝,铁板牛柳,都让她自惭形秽。晚烟长这么大,连厨房都没进过几次,眼前的大男人,厨艺竟如此好,和平日里厨房做菜阿姨的水平不相上下。她呆呆地问道:“这都是你做的?”还想仰慕一番,却见他夹起一块牛柳,慢慢往嘴里送,吧唧吧唧几口,气定神闲地说道:“没有啊,这都是烧菜的阿姨做的。”

她知刚刚太高估她,笑道:“那你刚才在厨房干什么?”

“你起的太迟,阿姨早早就下班了,菜都凉了,我不需要加热一下哦。”他说的理所当然。竟不知方才晚烟不知情时心头对他的无比佩服。

她无奈笑笑,道:“你也没吃?”

“这不是等你起床吗?”

“那身体还舒服吗?”

“你觉得呢?”他放下筷子,舒展舒展筋骨,那样活蹦乱跳的样儿倒是一点生病的迹象也没了。

“虽然看着是好了,药还是要继续吃的。”

“嗯,知道了,sir。”大半年里,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叫过她了。

“空调还是少开,记得多出去运动。”

“嗯。”

“以后不舒服可是要跟我说的。”

“嗯。”

……

晚烟不知自己为何唠叨了很久,似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又觉得很多很多的话没必要说。他坐在对面,只是边吃饭边答应着,像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两人能够这样安安静静地在一张桌上吃饭,倒是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很多年后,林阳想起,还真感谢自己大病一场,否则那日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一个病醒的黄昏惊喜地看到晚烟紧握着他的手。

饭后,林阳却没了之前那般嬉皮笑脸,转而神色沉稳,温柔地走向她,又问了一遍:“爱我吗?”不容躲藏,不容抗拒,似是急需一个答案,这一回——他是认真的。

她心中七上八下,顾虑太多,却看他目光灼热直接,似是一个显微镜,再细小的情感都在此照射下无所遁形。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时间似乎在她身上风化,许久许久,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眸,开了口,语气终于,释然,道:“爱。”

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唇角翘起,笑意荡漾,右手贴上她的后背,慢慢推至身前。她紧张地不敢喘气,他却呼吸越来越沉重,一阵阵暖意喷在她的脸上。就让我好好爱他吧。她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那一刻,她忘了很多顾虑,忘了林溪,忘了于霏霏,只有眼前的他这样真实,这样让她情不自禁。他湿热的舌尖舔舐着她的耳朵,游走着她的脖颈,最后轻轻地,稳稳地覆上了她的唇。没有上次那般激烈反抗,却疾风暴雨般,她主动开了牙门,他的舌头便一路畅通无阻,摸索着,搜寻着,徘徊着。她也迎上去,舌尖相触,刺激着感官,麻醉着大脑。两舌缠绕,他们的心跳,似是溺水的人的声音。就这样,悄悄地爱着,她愿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