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很难受,可是很幸福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750 2013-08-18 11:00:54

  晚烟把林阳拖回房间时,后背似是在水里淋过一样,当真是湿透了。但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打了家中常备的医生电话。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那边似是已经睡得很熟了。懒懒得接了电话:“喂?哪位?”

“叔叔,我是晚烟,你快来,我的朋友好像是发烧晕倒了。”

那人听出她的声音,清醒了一大半,道:“行,你别急啊,我这就过去。”

“嗯,叔叔你快来,他的额头烫的厉害。”晚烟越讲越害怕,开始语无伦次。

“嗯,是,是,你别担心。”那头听得也急了,快快穿好便服,拿了医用箱,便直往她家去了。

接完电话后,晚烟便寻了家中五颜六色的蜡烛和打火机,点了好多,把林阳的房间照得亮亮。方才他模糊的脸这才清晰地映入她眼中。她第一次见他眉头皱的这么深,似是很痛苦,紧闭的眼皮下眼珠子慌乱地来回游动。额头上不停地渗出豆大的汗水,脸色似是比方才显得更加红艳了。她再次探出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又被烫的缩了回来。于是赶紧去了洗手间打湿了毛巾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在这样的季节里发了烧,想必他平日房间空调打的是很低了,难怪在屋顶见着他,想他必是受不了停电后突然升温的房间。看着他看了许久,见他面色稍缓,心也慢慢地安定下来了。抬起头伸了伸懒腰,此时房间内烛光闪烁,窗帘竟照的暖黄暖黄。环顾四周,顿时一怔。上次来时他房内那个高大的镶金画框里望月愁肠的少年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个少女美丽温柔的侧脸。画上少女腮凝心荔,鼻腻鹅脂,侧脸上唇角微扬,酒窝浅浅。两手温婉执着茶壶。身后的白色栏杆外是未落地前飞舞的黄叶。少女端坐,在空山新雨后的秋景前显得清雅端庄,生出一派古色古香的味道。仔细瞧瞧,那少女的眉眼,唇角,鼻尖,脸蛋,肤色,酒窝,衣饰,不正是自己吗?手执茶壶,不正是上次约了他泡茶时的景致吗?竟不曾想那时他便已经在心中一次又一次描摹她的模样。这大半年他冷冷淡淡,她也不敢进他的房间,现在才发现饶是他表面多么冷峻,却早已在心底原谅了她。而她心中对他这般在意,连她自己都不知从何时开始的。想起方才在屋顶说的赌书泼茶,才发现自己用错了词,不知不觉竟把他们俩的关系划得如此亲密了。正想着,手腕忽然被拉住,只见林阳开始苏醒,勉强地睁开了眼睛。她赶紧问道:“感觉怎么样?”

林阳极力地扯出笑脸,道:“我……很难受。”

她安慰道:“没事的,等一下医生就到了,你再忍忍。”她犹豫了一下,把方才他抓住自己的手温柔地回握,继续说道:“我在这里。”

他浅浅一笑,继续说:“很难受…..可是,现在很幸福。”说完,慢慢伸出一只手,触碰着她软软的脸蛋,松了口气一般,眯着眼。她的脸在烛光照耀下显得更是温暖,美丽的眼睛倒映着他的脸,似是泪光闪闪。如此,便很幸福。只要她的眼中有他的倒影,她能在他身边因他而焦急,他能如此真实地触碰到她的脸。他笑,笑得很平静,即便身上火烧火燎,但心口却因她万般清凉。

他开口,说傻瓜。

她却些许哽咽,回了一句你才是。

温情对视了很久,门铃声响了。晚烟回过神来,急急地准备去开门,却发现林阳正抓着自己的手不放。

他说:“别走。”

她懂得,安慰说:“我给医生开了门就回来。”

他点点头,不舍地松了手。

待晚烟将医生带至房间时,却发现他已经沉沉地又睡去了。浓密的睫毛安稳地贴着白皙的皮肤,脸上也不似刚刚那般红了。医生看过后,开了几服药,道:“平日里要注意空气流通,空调也不可开得太久,出出汗是需要的。”她应过,送走了医生,便又回他的房间把他拍醒,倒来了热开水,将一粒粒的药往他嘴里送。他迷迷糊糊地顺从着,许是还烧着,吃了药便又倒头就睡。她把方才的毛巾换下,又去打湿了一遍,放在他的头顶。如此忙活了大半夜,她终于是舒心了,想来是没什么大碍了。这时,停了一夜的电终于恢复,白炽灯亮了,方才的蜡烛也差不多燃尽了。她低头牵起他修长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又将他的黄色鬈发挽起,打理了一下,但终是放心不下,直接在他床沿边趴着睡着了。心中宽慰,幸好现在是暑假,若第二天上课,我可真吃不消了。其实那天她忙完已差不多清晨,整个小镇开始苏醒,该工作的人慌张的赶去工作,该补习的学生急急忙忙去了学校,清洁工开始打理街道,交警急着解决道路拥挤,车夫急着招揽生意,卖油条的忙的不亦乐乎。整个世界熙熙攘攘,热火朝天。而此刻她家的白色洋楼像是一个世外桃源,安安静静,与世无争。只有她累的非常,挽着他的手深深地在他的身边睡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