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冷战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2119 2013-08-18 11:00:54

  偌大的洋楼因每个人的离开而更显空寂。没想到最后留下来陪晚烟的人竟是林阳。虽然每次与他擦肩他都脸色阴沉,似是无人一般走过,但却不知为何因他的存在,晚烟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这种感觉,林阳当然是不懂。他只道她很讨厌自己,巴不得离得远远的。怎会知道,少女的心细腻非常,因人陪伴而显温暖。那几日无心的话,晚烟现在想来当然是后悔,好几次想开口跟林阳讲话,但他那一脸高不可攀的样子着实让她放弃了念头。

寒假已过,空旷的校园变得相当热闹。上上下下,人声鼎沸。林溪的离开使后面的座位本是空了的,但马才才顺理成章地转校来填了座儿。霏霏对此甚是关心,怕晚烟因林溪而心情低落,总是有一阵没一阵地陪她说着话。但见她也没有异样,还似平日一般安安静静,便慢慢宽了心,把连日里来的快乐说与晚烟听。

“晚烟,近日林阳待我可好了,他每晚都带我去小公园,他还唱歌给我听呢。”霏霏面色红润,神情甚是幸福。

“是吗?”晚烟抬头,看她眼中星光闪闪,自己却有些许的失落了。这几日林阳对自己面色惨淡,以为他当真心情不好,原来只是针对她罢了。

“你开心吗?”晚烟问道。

“当然开心,每次和他在一起,我都觉得很幸福。”霏霏脸上笑意荡漾,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项链,小心翼翼地摆在桌上,凑近晚烟耳旁,道:“看,这是林阳特意给我定做的。”

晚烟仔细看去,只见是一个极其精致的宝蓝色小提琴镶嵌其上,做工极是细致。提琴后面,一丝不苟地刻着“LOVE”的字样。若不仔细瞧,还真是看不出来。银色的项链条,细细地,给人一种简单干净的感觉。于霏霏还是个学生,自然是不好意思在学校里戴如此名贵的饰物。但若是戴上了,配上她雪白的皮肤,自然是非常好看。晚烟看得出了神,霏霏笑笑,略显自豪地说:“怎么样,好看吧。”

晚烟回过神来,轻轻说道:“嗯,好看。”这样以后,便不再说话了。两人继续安静地自习了。殊不知晚烟此时心中竟是升起了些许嫉妒,只是自我安慰,以为自己只是生林阳的气,怕在霏霏面前表现太大,便默默地不做声。下课后,林阳从后边过来,靠在了于霏霏的旁边,语气温和地说道:“渴了吗?我正好去小卖部,要不要给你买瓶饮料?”

霏霏忽听他这么说,自然觉得他很体贴,嘴角微启,道:“嗯,好。”

旁人看来,两人如此对视,真是显得相当有爱。此时晚烟坐在一角,听得他这么说,摆明地把她搁置在一旁,心头冷冷,只低着头。却感觉后背痒痒,转过头去,正见马才才用笔盖戳她的背。见晚烟转过头来,他问道:“我也正好要去,你渴吗?”方才还觉得自己形影孤单,现在却突然多了一个战友,心头一热,感激地说道:“谢谢你,我不渴。”马才才在学校里时,架着一副细框眼镜,显得很是斯文。自他来了这个班后,晚烟自然而然成了他第一个朋友。若是平日里碰上困难了,他都习惯性地找她,像小时候被人欺负时他便总去找她一样。他只是刚才瞧见林阳对她太过冷淡,晚烟却把头垂得很低,显得很是孤单,心下起了保护欲,便唤了她,见她也并不渴,便问道:“忙吗?”

她淡淡一笑:“不忙。”

“聊聊?”他问。

“嗯,好。”她点点头,唇角微起。

战局似是转败为胜,方才林阳的刻意孤立倒是没有得逞。但他神色自定,旁若无人地去了小卖部。

从那以后,后桌四人的生活便像极了打球,有人攻击,有人防守。只有于霏霏太过简单,遇上尴尬时刻竟是浑然不知。每当晚烟把发下来的作业册递下去时,林阳都任由她凭空举着,似是压根没看到,此时马才才便双手献上,快速地把作业册接了过来。每当林阳在于霏霏耳边轻声细语,情意绵绵,此时马才才便拍拍晚烟后背,找来几道百思不得其解的数学题,两人讨论至很久才罢。每当林阳相当殷勤地替于霏霏送来热热的牛奶时,此时马才才竟能从书包里拿出几粒牛奶糖,和晚烟分了一起吃。如此这般举动,林阳更是将他视作了眼中钉,难得说一句话,俩同桌都是没好气的。晚烟知道马才才有意帮她,心中自是非常感激,问他为何如此慷慨,他便总道,为了报答小时候你送的幸福的恩情。她便笑了,道:“如此久的事儿了,干嘛还一直记得。”他笑笑,也不回答。

晚烟和林阳的那场冷战打了很久很久,即便再同一屋檐下,两人碰上,那脸色是好看不到哪儿去的。平日在教室里,旁人见他们之间是觉得平平静静,但背地里的尖刀却是打得欢乐,马才才挡得也很是欢乐。

但其实这不是一场比赛,晚烟心中自然懂得。她懂得,是在每次回家听到他房里悠扬的小提琴声,懂得,是在夜深人静时听到他回家轻轻关门的声音,懂得,是在作业如山的周末不经意瞥见他在院子中画画的背影,懂得,是每次他趴在桌子上熟睡时不小心碰到她后背的手,懂得,是在和他四目相对时却见他冷淡转去的脸。很多次想说,我们和好吧。但很多次都怔怔地失了勇气。很多很多年以后晚烟便总是笑着说:“当年你的脾气可真倔,跟我闹别扭整整闹了大半年呢。”

他耍赖,道:“哪有,明明是你跟我闹的别扭。”

她还嘴:“若不是那个小提琴项链,我早就会开口跟你说话的。”

此时他嘴唇弯起,眼睛弯成一道月亮,挑衅地看着她:“原来你那是吃醋啊,那对小提琴算什么,你看,我现在都是你的人了。”他撒娇,想揽她入怀,她便把刚刚包好的饭团塞进了他的嘴里,道:“吵什么,吃你的午饭。”

以为就要跟林阳这样闹下去,可终究命运在十字路口让她转了个弯,稀里糊涂地撞上了她永远都躲不开的他邪邪的笑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