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我懂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421 2013-08-18 11:00:54

  那个暑假,高高挂起的太阳把大地烧的滚烫。但凡走在路上的人都面色焦急,欲快快摆脱这残酷的骄阳。知了聒噪,小狗冒汗,树木也是奄奄一息。每当开学后每个人提起暑假的毒辣太阳时,晚烟和林阳却甚是不解,双双问道:“有这么热吗?”

他们自然是感觉不到的。因为罗清风不愿,所以晚烟从来都不需要和别的苦命学生一样出门补习的。再加上平日里也没事,吃饭什么的,自有阿姨来做,所以天天和林阳窝在家中。有时林阳空调大开,晚烟怕他再发烧,坚持着要关掉。每到此时,林阳便满脸不乐意,贴着晚烟,撒娇道:“人家上次发烧不是空调害的。”

“那是什么。”

他阴险一笑,可怜兮兮道:“人家那是相思病害的。”

她知他又调戏自己,故意嗔道:“这空调今天一天都不开了。”

他这时便急了,趴在床上,不住求饶:“那来打扫的阿姨不是要热死了么,你狠得下心吗?”

他知晚烟心软,通常情况下,软磨硬泡一段时间,她便总会顺着他的意思了。她无奈,每次想坚持着,都被他给说动,见他这么生龙活虎,也就这么由他去了。所以一个暑假下来,大门不出的,倒是清凉的很。即便平日里无聊了,林阳总是能找些乐趣。前段时间,跟他学了一阵子的小提琴,因有些底子,学得也是很快的。但没想到他要求甚是严格,错一个音他都抱怨好久。一日连着错了好多,林阳眉毛一横,抱怨道:“哎呀,真笨。”

她笑笑,说道:“不过才错了几个,你急什么,以前小时候我爸爸知道我会弹小提琴就开心了老半天,错几个音他都觉得好听呢。”

他淡淡笑道:“那是你爸爸,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那你爸爸呢,你这么能干,他应该也很开心吧。”她抬起头,好奇问道。

却见他目光细碎,不晓得落在何处。良久,他叹了口气,道:“我爸爸……不喜欢我搞这些。”他眼眸垂下,无限落寞。

一瞬之间,她终于是懂了。想他爸爸是个生意人,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从商来帮他。林溪这般优秀,林阳却反了兴趣,无心商业,俨然成了一个艺术家,他爸爸自然不喜欢。难怪他平日嬉皮笑脸无所事事,自然是希望身边的人,特别是他爸爸,对林阳失了希望。如此,他比不过林溪,也无须为家族产业而左右为难了。怪不得上次的话刺激了他,原来他是怨自己和旁人一样,只看庸俗的表面作态,却不去深入了解他的所爱。人本是很脆弱的生命,形影单只存活于世,有的人活得幸福,只因心底所想为人理解包容。有的人活得孤独,只因心中所想无法为人理解,或者是心中所爱旁人无法能及。他平日拉帮结伙四处玩乐,但若是灯灭人散之时,想必他心中自有一份孤独淹没,沉甸甸地连窒息的声音都听不到。心下起了怜惜,抬头看他,轻轻伸出手,抚摸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耳朵,轻轻地,来回徘徊。他眼眸抬起,毫不躲闪地看着她。她温柔开口,道:“我懂。”她懂,懂他的无奈,懂他所爱,懂他刻意伪装,懂他夜深的孤独。以后的日子,我会陪着你,陪你所爱,陪你伪装,陪你无奈,陪你孤独。她想着。像两个光溜溜的孩子,在沉甸甸的土地中摸索出了一条地道,他们不期相遇,互帮互助,贴心地为对方穿上衣裳。爱在洋房的那一个夏日,他们或在清晨饭后院中散步,调减着花瓣瞧瞧。或在慵懒的午后泡点清茶,在惬意的睡椅上俏皮地斗嘴,或是夜间泡上一碗方便面,在冷气十足的房中一起看看文艺大片,或是在一时兴起之时,他执起画笔,她顺从傻笑,足足等个好几个时辰才见他目光悠悠,满脸得意地向她展示自己的成果。他夸自己画技精湛,她道是自己姿色姣好。他便佯装耳聋,指着天空,道:“你看今天这太阳多大多圆啊。”她满脸黑线,揉乱着他的黄色鬈发:“那是月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