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月亮不会老

离歌

月亮不会老 冷子星 1758 2013-08-18 11:00:54

  以后的日子里,罗晚烟永远都记得罗清风走的时候,院前满地残花堆积。他只拎了一个包,穿一身便装,轻轻地离开。她守在窗台,不敢下楼。以前她也是这样,不敢面对面地说声爸爸再见,只是远远地看着。罗清风自然是懂得的。杨水萍把他送到门口,轻轻地递上了他的包,眼中也流露些许不舍,嘱咐了声:“路上小心。”他点点头,上前一步,伸出右手,环住了她,轻轻地揽至怀中。她懂得,也不抗拒,顺从地在他怀中回味,他身上浓厚的体香。许久,他不舍地松了手,抬起头看向晚烟的窗台。晚烟就趴在那里,神色忧伤地看着他。小小的鼻子红肿。他朝她笑笑,挥了挥手,做着口型:“爸爸爱你。”

她点点头,扯出笑脸,回到:“晚烟爱爸爸。”

院里的枯树干隐隐相动,随风摇荡。天边云彩浮动,逐渐暗了天色。虽然已是冬末,但寒意未散,楼下尽呈衰败景色。他不舍地转身,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一片金光散漫延伸。他踏着地上的残叶,一步步地离开,声音窸窣,所过之处,风声阵阵,寒意无尽。远方像是黑色深渊,融化了他,却将他所有的亲人,爱人挡在了外头。晚烟一直趴在窗台看着,看他走至很远很远。他挺直的脊背,是她从小到大无处不在的依靠。她笑或是她哭,那个背,默默地替她抵挡生活所有的欠缺,如此温情无限,成为她生命最柔软的港湾。前几日爸爸还在她房间与她开着玩笑,新年的夜间总是爸爸在深夜时轻轻盒上她忘记的书页,还有爸爸遗落在她房间的钢笔仍透着他身上的温度。知道他下一个春节会回来,但多希望能够与爸爸平凡共度每一个阳光柔软的早晨。人渐渐走远,模糊成一个黑黑的小点,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残景,那些抑制不住的辛酸难受喷薄,化成阵阵悲伤的哭声,她的爸爸…….她的爸爸……声音响彻了她家的洋楼,惹得杨水萍和佣人阿姨们纷纷前来安慰。但她听不到,看不到,爸爸的背影漂浮在脑海,引起无尽的哭声无尽的眼泪席卷,旁人无法懂,旁人又怎么能懂。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冬日残景,更增添无数离别凉意。那日她哭了整整一个夜晚,任凭杨水萍如何劝也无法停止。后来,她才知道,那日如此放声大哭的原因,或许是冥冥中意识到那是她能看到爸爸的最后一面。父女之间,该是心有灵犀的。哭至深夜,或许是太累,她也就不知不觉地睡去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又是一个普通平常的早晨,只是少了一个温暖熟悉的人影。生活继续,席卷着每一个或悲或喜的人,穿过螺旋状曲折反复的隧道,开启着一串又一串未知的旅程。世上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无法以离别为基调的。

就像几天后,杨水萍挽着她的手告诉她:“烟烟,妈妈在澳洲那边的事情有了点着落,明天就要上机了。”

她听后,只是淡淡到了一声“哦”,便没说什么。只是习惯了,习惯于她不负责任的离开,所以得以在此时云淡风轻。

但杨水萍话未说完,继续道:“妈妈……还需要带走林溪。”

她突然抬起了头,登时明白了。原来林溪这几日对她不理不睬,竟是心中对Amy念念不忘。后来者终究敌不过青梅竹马。若是如此,他大可大大方方地跟她说,何必一副人在心飞的样子。想起他曾经眼角温情似水,现今却忽然似成了陌路人。她没什么可抗拒,扯出淡淡一笑,道:“好,我知道了。”说完,便转身离开。其实心中反倒没有想象中的悲伤,许是几日前罗清风的离开让她的眼泪挥霍了个光,林溪的离开反倒让她没有太多的抑郁了。想想这几日与林溪的拘谨终可以停止,心头反生出一阵豁然。上楼梯时,正碰见林溪,他还是那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她主动说道:“你要走了?”

“嗯。”他淡淡答道。

这其中的各种原因自不必他们摊开来了说,两个人都各自心怀想法,擦肩而过,这样的问候,已成了离别的暗号。

第二天他离开的时候,她将窗帘拉开了一个小缝,悄悄地看着。像极了罗清风离开时的样子,满地残花,枯枝摇晃,寒气沁人。他转身时,竟是不舍地抬头向她的窗台看来。她赶紧合上窗帘,转身贴在墙壁上,急急躲开。半晌,她再次拉开窗帘,院前已是一片萧索,空无一人。这般离别,想是以后不会再见面了。他这回,是真的走了。她想潇潇洒洒云淡风轻地离别,却发现心头仍是万般不舍愁绪良多。第一次见面时,对他莫名其妙的好感。酒吧里他的突然出现。星空下不由自主的吻。摩天轮上忽然的生日礼物。他温柔的笑,温暖的手,明媚的脸,从此竟从她的生命中抽出,不复存在。离别,因此变得如此重大深刻。但她终是牵强笑笑,沉默不语。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何必去强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