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被迫相亲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010 2013-07-12 10:35:47

  第二天中午一点,她听话坐在一家咖啡馆里,对面坐着的是这次和她相亲的人孙灏,孙灏是青云教育局局长的儿子,今年二十九岁,已是博士生毕业。目前留在h大任教。这是她从父母口中得知的。

看着坐在对面的这位叫孙灏的男子,她不得不承认,此人委实长相甚好,全身散发的是属于学者该有的儒雅气质,她想起曾经在小说中无数次描写男子气质的成语,温暖如玉,用来形容他正适合不过了。

两个陌生的年轻人凑在一起,实在是没有什么话说,况且在两个人的心中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坐在这里,喝着咖啡聊着天。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及其贫乏,从最初彼此的简单的自我介绍,到现在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人的话题依旧停留在礼貌的问候上面。就在她要准备回答孙灏问她问题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从兜里拿出来一看是紫郁的号码,她对孙灏歉意一笑便跑到洗手间里接电话。

"紫钰,有什么事吗?"她问

"愁予,今天又爬到哪座深山老林里去了,电话还能打得通,可喜可贺,得放鞭炮庆祝庆祝"之前紫郁每到周六打电话给她十次有九次是听10086里面的极其温柔的女声在说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暂时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没有,今天回青云了,没去爬山了"她淡淡的回答道,抬眼,看着洗手间镜子里面的自己,略施粉黛的脸比平时的自己多了一分美丽,只是那双乌黑的大眼依旧有些空洞无神。

"你回去干嘛啊?不会是阿姨叫你回家相亲吧"紫郁先是惊讶,随机又打趣道

"你猜中了,目前还在进行中,不和你说了,等我回去再跟你说吧"说完不给紫郁说话的机会便挂断了电话,暗暗吸了一口气。洗了个手,走出洗手间,回到孙灏对面坐下。又接着孙灏聊着刚才打断的话题。

另一边的紫郁拿着电话听着电话里面传出的嘟嘟声发呆。直到杜言把她手中的手机拿了过去,放在床头柜上问"怎么了,愁予说在哪呢!"

"她说她在青云!"

"哦,是吗,她回青云让你有这样惊讶?"

"她回青云我不惊讶,惊讶的是她说她现在正在相亲,而且我还没说话她就把我电话给挂了,她怎么可以挂我电话呢,我还有话没说呢"

"呵呵,她不是说她正在相亲吗,总不能把那个男的晾在一旁给你打电话吧"

"也对哦,看在她肯去相亲的份上,我现在不跟她计较了,等她回来再跟她算账"

"恩,好,等她回来再跟她算账,到时我帮你一起算"杜言宠溺的说道

"恩,老公真好"

"乖,睡会觉吧,晚上我们再去表哥那里吃饭"

"恩"乖巧的依偎在杜言怀里,许久,就在杜言以为她睡着的时候,紫郁喃喃开口说道"老公,我真的好惊讶,愁予终于肯去相亲了,是不是意味着她打算放下过去从新开始了呢,我不知道她大学四年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今天这样,你知道吗,我刚认识愁予的时候她是个很快乐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那时我们班上的人都说她是个开心果,那时的她比我现在都要疯,真的,虽然她现在还是和我一起疯,一起没心没肺的笑,可是我可以看得出来她有时只是在强装,她不知道她的那些笑达不到眼底,那个傻瓜她以为她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只要盯着她看就可以看到她眼中的落寞,我一直想搞懂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的变得这样的孤单,可是我去不敢问她,我害怕如果我问了她她会连强装快乐都不愿意了……"

"还记得半年前吗,那次我没回来,因为那天她一个人买了瓶高度酒在家猛灌,等到我到她家的时候她躺在地上,满脸泪痕哭着说为什么要这般对我,为什么我等了你这么久却这般对我,我我当时真的很想骂她一顿,甚至想甩她两耳光,可是最终我骂不出口,也伸不出手,因为我从未见过她那般伤心。也从没想过高中时那个大家公认的开心果有天也会这样伤心难过。第二天,等到她醒来后我故意骂她,你大爷的,给我喝得酩酊大醉,你不知道照顾你一晚上有多累啊,快点想想怎么补偿我。我想她显然没想到我会那样讲,当时便傻傻的笑道说,吴大爷,得,小的给您赔罪了,以后用得着小的的地方小的万死不辞啊。呵呵,不过她当时的样子真的好搞笑……"

笑着笑着,紫郁眼泪就流了下来。滴在杜言胸前的衣服上,眼泪的余温参透进衣内让杜言心痛不已,

"好了,愁予不是在相亲了吗,证明她想要放下过去从新开始了呀,我的傻老婆,"杜言擦干她眼角的泪水,开玩笑道"你再哭我可得吃醋了,你对愁予比对你老公我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愁予是你老公我是个冒牌的呢"

"呵呵,怎么会,你当然是我老公啦,可是愁予是我最好的朋友呀,是闺蜜哎,况且我认识愁予可有十一年了,认识你才几年,没有可比性呀"紫钰笑嘻嘻的说道。她知道老公杜言这样装作吃醋的模样只是为了让她的不要担心愁予,不要为愁予伤心罢了

"得,我没愁予重要,我这是什么老婆啊,简直就是替别人取得嘛,真是的,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说着说着还唱起了歌来

"呵呵……"紫钰笑得更欢了,她就是喜欢看他这般模样,这样的杜言在紫郁看来是说不出的可爱,于是伸了伸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说”老公,我太爱你啦“

"老婆,我也爱你,好啦,睡吧,别多想了啊"边说边用手拍了拍她的背,就像哄小孩子一般,没多久紫钰便睡着了,看着妻子的睡容,杜言心满意足,喃喃道,看来怀孕真的会很嗜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