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朋友,邻居,真不讲客气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036 2013-07-12 10:35:47

  从这晚之后,他俩彻底的成了左右邻居,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天总要碰到几次。不像前段时间半个月也没碰上一面。愁予有晨跑的习惯,而杜云昊恰巧也有这习惯,这不,每天早上六点两人默契的在门口碰面,然后下楼绕着整个小区跑上几圈。还记得第一天一起跑步的时候杜云昊打趣说“现在还坚持每天晨跑的女孩子真少”而愁予也同样打趣道“貌似每天会坚持晨跑的总经理会更少吧?”

两人每次跑完步都会在小区门口的早餐店解决早餐问题,愁予每天早餐是固定的一杯现磨豆浆加两个白馒头,而杜云昊则是把早餐店的每种早餐都尝了个遍,最后和愁予一样现磨豆浆加馒头,只是每次他都比愁予多吃了两个馒头。

愁予曾笑着说道“原来杜大经理也吃这种平民早餐啊?”

那是杜云昊则哈哈大笑着回道“总经理又如何?纵使国家主席早餐也有吃包子馒头的时候,我又何尝不可呢?”

感情是培养出来的,这是经典名言。在天天见面的情况下,杜云昊和吴愁予无可厚非的成了朋友,纵使很难用心接受一个朋友的愁予在这段时间以来,也彻底的把杜云昊当成一个好朋友。而以交友为乐的杜云昊更不用说了。同时杜云昊还坚持一条真理,就是远亲不如近邻,朋友就是用来心安理得的两肋插刀的。于是他毫不客气的使用吴愁予这个比远亲还亲的免费劳动力。这不,深知邻居擅长法语,接连几天晚上抱着大堆大堆的法语文件跑来隔壁找她帮忙翻译,而她对于他找自己帮忙也丝毫不介意,她向来如此,对朋友总是可以倾尽全部力量去帮忙,只要朋友需要她地帮助。因为工作量很大,每次都忙到深夜,肚子饿的咕咕叫,而一般那个时候,愁予则也秉承着杜云昊这条理论毫不客气指挥他去煮面条。

几天的文件翻译下来,愁予对整个方案了如指掌。她对着杜云昊开玩笑道“这是商业秘密吧,你让我知道了,就不怕我把它卖给你的对手公司?”

杜云昊笑嘻嘻的回答说“你去吧,这个卖了可以卖不少钱到时记得分我一半啊,好歹里面还有我的一半功劳啊”

“恩恩,那是绝对的,你对手是哪家公司啊?”

“哈哈。。。。”回答她的是杜云昊爽朗的笑声。

托翻译文件的福,把吴愁予头脑里的中国文化挤兑了个七七八八,最神奇的事是在翻译文言文《徐霞客游记》时硬生生的接二连三的翻译成法语,把讲台下的学生搞得糊里糊涂的。

这天,上午正当她拿着讲义准备进教室上课时,手变被拉住了,她回头,看见的正是她远亲不如近邻的邻居杜云昊。

“咦,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她直截了当的问。她俩之间已经熟到不需要叫名字然后再来个礼貌的问候。

“愁予,找你有急事帮忙呢,火烧眉毛的急事呀”他拉着她地手便准备走。

“哎,兄弟,我还要上课呢?什么事等我上完这节课不行吗?”她用力稳住身形,无奈的说道,在心中腹诽交友不慎,咋交了这么一个不讲客气的人呢。

“姐姐,帮个忙咯,这节课不上,同其他老师先换节课吧,不然等你上完这节课,我连头发都会被火烧光了”

“额。。。”听他说的话,她顿时一脸无语,她常怀疑,他是不是在美国呆久了,怎么说话总会把一些词语乱七八糟的解释外加延伸。不过他那句姐姐倒让她很是受用。

“好吧,既然这么急你先去我办公室帮我把包包拿过来吧,我先在班上交代几句”边说边把手中的讲义递给他,用指了指办公室的所在地后,转身走进教室。

等到她在班上交代完时,杜云昊已经拿着包站在教室门口,她还没走到教室门口,他一把把她拉着就往外面走。

“哎哎,慢点”他的步伐太快,她有点跟不上,可是他回头跟她说“来不及了,快点”

她想该是多着急的事呀,这么着急。

就这样被他拖着到了大门口的一台白色的吉普车旁,他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然后关上车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过愁予此时没有闲情评价他的动作,她觉得他不像是请她去帮忙,倒颇有被抢的感觉。

等到杜云昊坐上驾驶座后,她已经把安全带给扣好了。她问“请问杜大爷把奴家这般绑架上车是要去向何处啊?”

“呵呵,刚才多有得罪,小生这厢给吴大小姐鞠躬赔礼道歉啦”听着她幽默的话杜云昊着急的情绪被冲散了不少,于是顺着她的语调也开起了玩笑

“切,”她无语了说道“说说吧,这般着急找我是为什么事?”

杜云昊边开车边跟她说原因。听完后,她无语加头痛,直摇头道不行。因为杜云昊要她陪他去竞标项目,要她去当着那些法国佬用法语来讲述杜云昊的方案。那个项目的目前的核心技术还完全掌握在法国人手中,要想竞标这个项目,必须直接同法国人打交道。而法国人一般不懂得说中文。所以必须用法语去同他们交流。

“你自己不是会法语吗?”她记得他那次来跟她借法语词典时说过他会法语的。

“会是会,但最多是日常对话而已,这样的情况根本是一摸瞎,完全不行。”他实话实说道。“不然前几天也不会天天找你帮忙翻译啊”

“你倒是诚实,你不知道请个法语翻译吗?”

“本来是有个,可是不凑巧,小张他今天生病,上吐下泻的。”

“额,所以你就这么把我拖过来了?”

“别这么说行不,我是请你过来帮忙的。”

“你那是请??????”她扬着眉道,她可清楚的记得,她被他拖出学校,然后塞到车里。动作还是十分的流畅自然,显然以前没少做。

“。。。。。。”听她这样一说,他想着刚刚拉着她走的情景,乖乖的闭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