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原来他们认识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690 2013-07-12 10:35:47

  紫郁怎么也想不相信愁予会在她俩吵架之就后这样离开了,如果她知道愁予会因为这件事而离开,她想她就是自己被气死也不会说出类似于绝交的话。那些话不过是一时之气说出来的,十一年的友谊她怎么会舍得就这样结束呢,可是,当杜云昊拿着愁予公寓的钥匙和一封信时她不得不相信愁予是真的离开了。

紫郁: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想我应该离你很远了,抱歉,这一次离开又没有提前告诉你。希望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怕告诉你我连走的勇气都没有。

我最好的朋友,很抱歉四年以来让你担心,让你跟着我不开心,原谅我的疏忽,对于你说的那些话,我无话可说,我确实不是一个好朋友,可是,我不跟你说不是我不把你当朋友,而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样跟你说,又该从何说起,该用何种语气说,你说你能感觉到我的变化,却不敢问我因为什么,因为怕一旦问了我会缩进乌龟壳里逃避事实。你是这样的了解我,事实上我也怕这点,我怕我说了之后我不得不面对事实,我不敢面对事实。杜云昊应该跟你说了四年前我就跟萧椋志分手了吧。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在这个他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生活了四年,天知道我这四年是怎么过来的,这个地方对我是多么的陌生,如果不是有你,我想我坚持不了这四年的时光。这四年的等待,四年的孤单寂寞,恐怕早令我崩溃了,我只能说谢谢老天爷你在这里。

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吗,我是那般爱他,那般卑微的爱着他,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骄傲,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尊。他说什么我从未反驳过,总是那般全力支持他的决定,无论是七年前他说要去当兵亦或是四年前他要我不要等他,找一个可以全力爱我的人,然后忘记他。嗯,我是不是很傻呢,在他面前,在认识他的八年岁月中,我貌似从未说了个不字。

你说我什么都不跟你说,纵使跟杜云昊说也不跟你说。可是你知道吗,杜云昊早就认识我,或者说他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应该有七年了吧,你应该不知道他曾是萧椋志的战友,他俩朝夕相处同生共死了三年,这些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所以没有当面跟你说了,如果想知道就去找他问吧。

还有,帮我照看下房子,我想近两年我不会回来住,我想换一个环境,然后彻底的忘记他,从新开始,你还记得我当初的梦想吧,当一个自由职业者。我要去实现我的梦想,不要担心我哦,我会过得很好,还有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我的干儿子干女儿。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看完信后,紫郁伤心的骂道,死愁予臭愁予最好一辈子别回来,气死我了,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呢。骂完然后就盯着杜云昊,说“你七年前就认识愁予?你还和姓萧的是战友?”

“额”杜云昊满脸黑线“我想上次在你这里是第一次看见她,但七年前就知道她了”

“你第一次看到她就认出来了?”

“是的,因为以前看过照片”他如实回答,还记得那张照片被某人放在枕头底下,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瞄上一眼的。他现在还记得那张照片她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辫,露出一张圆圆的脸,对着镜头双手在头顶做了个爱心型。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看着他俩一言一语的,杜言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早就认出愁予,什么萧椋志的战友,他可没听说过当初表哥当过兵。

紫郁懒得跟她解释,把愁予写的信扔给他,他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惊讶的问“表哥,你什么时候去当的兵,我怎么不知道。?”

“我七年前去的啊。”

“七年前?那时候大伯不是送你去美国留学的吗?”

“是啊,我的确去了美国一趟,不过玩了一个月有偷偷回来参军了”他淡定的说着,好像人讨论天气一样轻松

“额,这。。。。奶奶知道不气得心脏病复发”杜言惊讶的说着

“奶奶现在还不知道呢,不过你们别在她面前说漏了,知道没。”他警告的说着。

“你真行”杜言无语了

“你到底是怎么认识愁予的啊?”紫郁问道,她现在不关心他是怎么从美国瞒着所有人偷跑回来参军的,而是关心愁予,他是怎么认识愁予的。

“事情是这样的啦。。。。。”他边说边回忆。

七年前,在新兵连里,他第一眼就看到萧椋志,觉得很合眼缘,后来聊天中知晓彼此来自同一个地方,不免生出几分老乡之情,于是彼此照顾相互扶持,后来下中队时有缘,又分到了一起,朝夕相处,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出色的完成任务,两个人成了最好的兄弟,几乎形影不离,自然各自的秘密对方也知道。萧椋志知道杜云昊这个大少爷留学不去,瞒着所有人偷偷回来当兵,杜云昊也知道他有个女孩子等着他回去。

那时看着萧椋志几乎一周就会收到一封信,每次看完信都可以看到萧椋志脸上难以掩饰的开心的表情,部队的训练任务一直很重,萧椋志没有时间回复,只能利用每天在睡觉前的十分钟看信写回信,所以总是不能及时回信。写一封信总是需要好几个晚上。有时候晚上睡觉前的十分钟班长还要用来开个小班会。所以将近一个月才能回上一封信。

那时他看他那样天天争分夺秒的看信写信,没少和其他战友拿这个开他玩笑,怪里怪气的说“咱们的小娘子又在给他夫君写信了或者说小娘子啊,你夫君又来信了?”可是当时间就在他看信写信中,他们就这样过了两年的军旅生涯。然后他们得面对抉择了,继续留在部队或者申请退伍,热爱军旅的他们自然而然是选择了留下,他不知道萧椋志是如何对吴愁予说的,他只知道他俩依旧书信联系,吴愁予依旧每个星期给他写一封信,而他依旧利用每天晚上睡觉前十分钟自由时间来看信写信。那时他已经从萧椋志那里看到她的照片,觉得真是一个可爱的姑娘。

就在他们选择留在部队的一个月后,部队的领导突然找到他们两个,说区特种部队正在招特种兵,由每个部队各推荐五个最优秀的老兵,他们就是其中的两个,问他们愿不愿意去去特种部队。他们那是想,既然留在部队,想继续当军人,当然得当最优秀的了,于是满口答应愿意去。

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准备接受更深强度的训练,只是训练强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想像,那种感觉只有经历训练的人才知道,最初一个月还是进行考察筛选,特种部队要的不单是挑选各个部队的精英人员,要的还是精英中的精英。一个月下来,刷了将近一般的人,幸运的是他们两个都留下来了顺利通过筛选,进入了特种部队,成为了正式的特种兵。

然后接受着真正特种兵的系统训练,不单是部队内的常规训练,常常动不动就被带到野外来个三天流浪丛林或者一个月原始森林求生,以前半年一次的军演在这里成了家常便饭,常常累的跟条狗似得,倒床就睡。真应了形容部队的话: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只有当畜生使。

幸好每次野外训练后总有那么几个小时或半天的自由时间,那时萧椋志常常用来看已经存了好几封的信,看完又忙着写回信。而他则跑到某个上级的办公室借电脑装个网络电话软件打电话回家,因为网路电话一般看不到号码的,所以他常常这样来诓他那个精明无比的奶奶,让奶奶以为他一直在美国留学。当然部队每个兵的资料都是严格保密的,尤其是进入特种部队,特种兵的资料更是需要保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