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她离开后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1612 2013-07-12 10:35:47

  愁予就这样离开了,信和钥匙放在他家门口。没有跟他打招呼。

吴愁予离开这里将近一个月了。在这个月里,杜云昊白天上班晚上准时准点回公寓。生活似乎与之前毫无改变。但只是有紫郁和杜言最为清楚,他是有变化的。用紫郁的话说:自从愁予走了之后,她和杜言的小窝便冷清了许多,愁予不会在每周五晚上去他们那了,之前表哥三天两头往这边跑,自从那次替愁予送完信也没再来了。

这一个月里杜言紫郁没少打电话叫他去吃饭,每次他都以工作要忙婉拒了。事实上,这一个月是他回国后最闲的一个月,所有的工作都上了轨道,按照之前的规划一步步实施下去,早已不再需要他亲历亲为。每天按时下班回到住所草草的做了点吃的,然后便坐在沙发里或书房的书桌前,看看书,无聊。。。。

闲散的时间多了,慢慢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养成了发呆的习惯,这不,坐在书房拿着手机发呆,刚洗完澡不久,头发还是湿的,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家居服。他不死心的又拨打了刚才拨打的号码,里面和刚才一样,传出的是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这一个月以来,他天天都在打这个号码,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了,只是从未打通过,只是从之前的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到今天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他自嘲的笑了笑,说:原来你这般决绝啊,说要忘记过去忘记他,就连带着这里的一切都要切断吗?他有怨恨的,她这般决绝让他心存怨恨。

她的手机从关机到停机他没想过别的原因,一直以了解她的心态自居,觉得她不再想跟过去的一切联系,所以才这样不接他电话。可是他忘了一月之前那个纵使她伤心欲绝的晚上,看到他打了她的电话依旧给他回了电话,叫他们放心别找她。现在又怎么不会接他电话呢。只是现在的他思绪完全被他打了一个月的电话没打通给占据了,没有空余的思想去想其它原因。

他拉开抽屉,在抽屉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钥匙正是愁予放在他门口,和那封信一起,只是他擅自把钥匙留下来了,没有转给紫郁而以。好吧,他承认他有私心,留下钥匙。其实他的心思很简单,他也知道愁予知道他的心,不然也不会对他说出那句:世间有道时空距离的鸿沟,难以跨越,我跟他便败在这个地方,所以我畏惧了害怕了,不敢相信有人会跨过这道鸿沟走到我面前。。。。

拿着钥匙便走出门,转身到了隔壁,然后用钥匙打开门。鞋柜里依旧没有男士拖鞋,那时每晚来找她帮忙翻译是和之前一样自己从隔壁穿拖鞋过来的。从她离开后他没进来过一次,纵使钥匙在他手中。纵使紫郁看完那封信跟他说以后帮忙多注意隔壁,别遭小偷了。

所有的一切和她在时是一样的,只是一个月没有人来了,洁白的家具上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尘。他想哪天应该找个人来收拾一下了。墙上,那幅色彩鲜明的照片依旧还在,照片里的女孩笑容依旧灿烂。

他虽然来到她这里很多次,但从没有进过她的书房,看着三面墙壁都是书架,书架上满满都是书,他很是惊讶,像他的书房只有半面墙有书而以。难道这就是学文学的?他知道愁予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看书,却不知道她更喜欢收藏书,这三面墙的书便可以证明。书房里没有像他书房那样有一张大大的书桌,她这里除了书就是窗户下的那个角落里有一张单人的懒人沙发。他闭上眼想着阳光明媚的天气她坐在懒人沙发上看书的模样,可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可以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想到这儿,他走到窗前,抬起头,看着天空,今晚的天空没有星星,他想你现在在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来呢。

话说愁予带着情伤离开那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才发现天大地大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辞去工作重拾旧梦,才发现诸多不适应。也诸多不顺。说起来,呆在那个小城市久了,接触的人少了,她早已忘记这个世界有小偷这件事,出发去第一个目的地她的大学学校时半路上手机就被偷了,在她不知不觉中。等到她回过神来手机已不知道被偷了多久了。本来想再买个手机再补张卡后来想想出门在外到处跑怕再一个不注意便宜了某个小偷。便没再办了,她并不知道在她离开之后某个人天天打她的电话。直到多年以后某个人控诉她真狠心打了她一个月的电话她都不肯回一个,哪怕是报个平安也是好的。当然那是后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