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再见萧椋志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110 2013-07-12 10:35:47

  她知道她总有一天会在这里再见到萧椋志,一辈子虽说不长,短短数十载,几万个日子而已,但毕竟这个地方就这么大,碰到再所难免。她无数次想过在这里会怎么碰见他,也想到过像这样在街上迎面偶遇,但她就是没想到,不,也许想到了只是不敢承认罢了,站在面前的他身边会站着另一个女子,会挽着她一直想光明正大挽着的手。这样的情景她不是没见过,半年前她不是见过吗?只是半年前她有机会躲出他们的视线,而现在她连躲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面对,还得强颜欢笑的面对。装作惊讶,无比开心的样子

“好巧,好久不见”她微笑的打招呼,掩藏起内心的伤心,对于掩饰内心,这几年她早已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没有称呼,是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了,不知道是叫萧教,还是连名带姓的叫萧椋志,抑或像当初在学校那样开玩笑的叫他小娘子。今天本是和紫郁出来逛街,然而就这么跟他不期而遇。

“。。。。愁予啊,真的好巧,好久不见了”在这里看见她,显然他是及其惊讶的,不过很快他就收敛了情绪,也微微一笑,打招呼。他有个习惯,总会在叫她的名字后加语气词啊。多少年没看到她了,她变化有点大,变瘦了,曾经的肉肉婴儿肥脸变成了瓜子脸,顺直的黑发也烫染成栗色的大波浪。

“不介绍下吗?”看着挽着他胳臂的女子,她笑容满面,内心的感觉却波涛汹涌翻江倒海,滋味难以言喻。

“你好,我是志的女朋友,我叫郑羽,你是志朋友吧,我们下个月结婚,到时希望你一定要来哦。”那女子甜美的笑着,满脸的幸福。

愁予强忍住心中巨大的冲击,看想那个女孩子,干净利落的短发,鹅蛋型的脸,麦色的皮肤,颀长而匀称的身材。。。。与他很般配。真的很配,比自己要配

“是吗,那恭喜你们了,”她强装喜悦道的祝福,可身体却微不可见的晃了晃。“到时我一定去祝贺”

而挽着她地手的紫郁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她。明明伤心的要死偏偏还得装作极其开心。事实上,看到萧椋志的第一眼她就看出来对面的这个人就是愁予等了七年的人,当看到那个女人挽着他的胳臂,她心里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甩萧椋志两个耳光。她以为他现在还在部队,所以才不能跟愁予在一起,可是事实明显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她好想替愁予出头,可是感觉到愁予暗暗用力握住她地手和那一下身体几不可微的一晃,她忍住了,她知道愁予不喜欢别人管她地事。只是纵使她不找萧椋志的麻烦,但也不会让愁予再这样强颜欢笑。她心疼。

“愁予,阿言和表哥还等着我们呢,再不走他们就要唠叨了”便拉着她走。

“不好意思,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任凭紫郁拉着往前走着,一路无话。她想紫郁应该知道萧椋志的,不然以她的性格不会这般无礼拉着她就走,连招呼也不打。更何况,今天就她们两个女人出来逛街,杜言和杜云昊甚至不知道她们会逛到哪里。又何谈等着她们呢。不过她在心中真的很感谢紫郁把她拉走,不然她怕再过几分钟会掩饰不了自己的内心,在他面前崩溃。

不知过了多久,她停下步伐,对着紫郁说“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我送你回去”紫郁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抑或是在她面前把萧椋志大骂一番,但她知道那样没用,因为她了解她,就因为这般了解她,所以她知道她需要的不是这些。不过在心中早已把萧椋志骂了百遍千遍,诅咒了百遍千遍。

“不用,我现在不想回去,我就想这样走走,不要担心我行不。”然后就挣脱紫郁的手,朝前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她忽然觉得她是那么孤单,孤单到世间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人的世界,只能一个人承担所有。紫郁苦涩一笑,喃喃道,原来纵使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有我碰触不到的地方。这些年,你究竟要将自己封闭成什么样?今日看到萧椋志,她想起来半年前那次,她想,愁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呢?可是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执着不放呢,他到底有什么让你这般委屈自己,等他呢。今日我看到他,我真的看不到他有什么值得你去这样一年如一日的等待呢?

吴愁予,你该死心了吧,半年前你不是就知道这辈子是不可能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傻,还不能放下,为什么不能放下。她问自己。为什么脑海中反复出现的是挽着臂弯的手,是那句我们下个月结婚,你一定要来哦。她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四年在这里生活,早已经对这个十字路口熟悉的不得了,可是现在却感觉这般陌生,这是这个小城市最繁华的地区,很热闹,想起了朱自清的那句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也没有。她想现在印证的就是这句话吧。这个小城市的闪烁霓虹此时没有一盏是属于自己的,这个城市的热闹只是为了衬托她的孤单罢了。

她想一个人静静,可是要去哪里呢?哪里才能没有这样的繁华,哪里才没有这种不属于她的热闹?哪个地方才是安安静静的,来供她平复内心的汹涌波涛,山?抬头,引入眼帘的是不远处那些连绵的山,那些她花了四年光阴爬过的深山。想到这她毫不犹豫的往有山的地方走去,没有确定的方向。她可悲的笑了笑,原来除了深山,她无处可躲。原来除了深山,她才能逃避掉凡尘人世间的悲伤苦乐,原来只有深山,她才能在此时找到归附之感。

她朝着某个方向走着,那个方向,太阳正要落山,此时又大又圆,晚霞满天。她想起一段很伤感的话,说太阳彻底下山之后,还能看到时常八分钟的一个圆润的太阳,那八分钟看到的太阳其实不是太阳,而是太阳的幻影,而那时太阳照射的温暖也不过是已落山的太阳所留下的余温。世人称之为八分钟的温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