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1671 2013-07-12 10:35:47

  餐厅是在正屋大堂内,大堂中正北边的墙上挂着的是硕大的神龛,上面摆着杜家历代祖宗的牌位。杜云昊进屋后看到餐桌上已摆满丰富的早餐,大多数是他喜欢吃的。他高兴的扶着奶奶坐在主座上,自己坐在奶奶旁边的位置上,紫郁坐在他对面。

正当看着他食指大动准备吃的时候,紫郁恶作剧的凉凉的问“表哥,你回来有没有打电话给愁予?她说要你到了回个电话给她”

“额。。。还没。”紫郁这么一说他的确想起愁予好像在他上火车时说过,只是那个时候他正郁闷坐火车,然后下火车后匆匆回酒店然后又匆匆到这里。完全忘了这件事,“你们先吃,我先回个电话”说完便往外面走去,没有发现紫郁那张笑得开心的脸,愁予对杜奶奶小声的说“奶奶,信不信我数到五他马上就要回来”杜奶奶则一脸嗔怪的表情。

“五,四,三,二,一”紫郁刚数到一,杜云昊真走了进来,问“紫郁,愁予手机号多少啊?”

刚刚他出去准备打电话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愁予现在的号码,他只有那个她丢掉的号码。虽说和愁予呆了七天,但因两个人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手机这类高科技根本就用不着,而愁予自手机掉了之后也不知道杜云昊的号码。所以昨天才跟紫郁打电话说要他到了给她回个电话。她不知道他号码。而紫郁因记着过河拆桥的事,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了。只跟愁予说会对杜云昊说的,于是也有了这么一出。

“你不知道?”紫郁明知故问,故装惊讶道

“我不知道啊,号码多少?”他再一次问,明显他忘记自己曾做过什么

“好吧,你拿我手机打吧!”紫郁笑颜如花的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只是她那笑容让杜云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时间多想什么,拿着紫郁递过来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愁予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里面传来一个优柔有礼的女声说道“您好,你拨打的手机是空号”

他不禁的皱眉道“怎么是空号?是不是号码错了?”他看了一下号码,不是她丢的那个手机号。

“号码是没错的。只是空号的原因只能问你自己了”紫郁盯着他说道,笑容一收,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就在他还想说什么突然想起七天前自己陪着愁予买了新手机做的第一件事,重重叹了口气,说“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你那里错了啊?这话我就听不懂了“紫郁又一副不解的表情,只是这表情着实让杜云昊头皮发麻,回想了一下刚才这半个小时发生的事,从进门奶奶泼的那盆水,到现在,杜云昊暗自后悔,自己咋忘了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经典名言呢。他不好意思道“我错了,我不该拿愁予的手机把你的号码打到黑名单去”

“是吗?原来愁予的号码不是空号,而是你过河拆桥把我号码打到黑名单了啊”又是一副故意的原来如此的表情。“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说完把愁予号码给了他。

凭紫郁那唯恐天下不乱闲的发慌又记仇的性格要说紫郁这么容易放过他着实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后杜云昊说“吴大小姐,等两天我把愁予接回来后,我再请你吃饭赔礼,那时你想吃什么尽管说”才将这件事得以告终。当然那顿早餐最后不但没有之前食指大动的感觉相反食欲被紫郁折磨的精光。一直在旁观的杜奶奶只送了他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他只能承认自找的。

事后他打电话给愁予报平安,顺便说了这件事,不说还好,说了愁予不但没同情,相反笑得甚欢。杜云昊只能说“我咋没发现你是这样没同情心来着,我是你男朋友呀男朋友呀,是你未来的老公啊”而愁予回了他两个字“活该”这让杜云昊着实大受打击。更加同意孔子说的“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也形成一套理论,宁得罪是个小人也不得罪一个女人,宁得罪是个女人也不得罪一个紫郁。只是后来,当他和愁予发生矛盾时,他又有一套全新升级的理论,便是宁得罪十个紫郁这样的女人也不愿同一个愁予发生矛盾。

虽说他的理论着实夸张,但却证明他是多么不希望他俩之间有矛盾。

这两天天气稍微好了一点,太阳都出来了,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青山上恢复之前的颜色,仔细看才可以看到万里青山中的一点点白雪的痕迹,提醒着几天之前那里曾经被雪覆盖过。

刚才杜云昊打了个电话来,说明天便来接她,想想也是许久没回那个小城了,甚是怀念那个地方。楼下的街道上杜云昊的车依旧停在那里,依旧是那辆白色的吉普车,对于车她了解甚少,但她还是知道杜云昊这台车不便宜,从哪个显眼的BMW三个字母便可得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