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杜云昊,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170 2013-07-12 10:35:47

  对于愁予的惩罚,当晚,在某个酒店某个房间内。。。。。。。。

“杜云昊,你个混蛋,啊。。。你敢。。哈哈。。。。我。。。哈哈。。。恨你。。。哈哈。。。。”沙发上,杜云昊把愁予堵在沙发上,一只手在愁予的胳肢窝里挠过来挠过去。

“恨我??那我就要你恨个彻底好了”说着继续准备挠,紫郁曾告诉他愁予最怕就是别人挠她痒,只要这样她认输认得极快。如果生在抗日年代她被抓到,用这招她绝对会是个卖,国,贼。今日,他便来实践一下,果然,他再次伸手还没碰倒她她就立马求饶了

“不要,云昊,我错了,我不恨你,真的,我错了,”她楚楚可怜的认错,看着她那般表情,他顿时忍俊不禁了。他的手最终没有伸向她的胳肢窝,也没收回来,而是把她从沙发里一把捞到怀里,紧紧的抱住,粗声粗气的说“下次不准在别的男人面前把我忽略掉,那样我很没面子”

“下次我一定不忽略你”由于实在是怕他再挠她,她立马双手环抱住他的腰,保证道,过了一会儿,她才感觉那句话有些不对劲,于是话脱口而出“难道你在吃尼威亚的醋吗?”

“是啊,你跟其他男人聊的那么好,把我忽略在一旁,我怎么能不吃醋”他没好气的回答道。同时也为她的反应慢而感到无奈。

“额,可是我跟他只是在聊文学啊,他的文学功底很好”她解释

“聊什么都不行,你知道看着你们聊的那么开心,我当时有多失落吗?而且你们聊的我根本就没听懂几句”他说着,

“你不是听得懂法语吗?”

“我只听得懂商业的,听不懂你们文学类的”他诚实回答

“哦。”她点点头,她感概说“这就是隔行如隔山啊”

“你呀!”他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然后双手扣住,对准那张红唇,亲了下去。。。。。

。。。。。。。

紫郁再见愁予时,没说什么,只是一把把她抱住,恶狠狠的说“死丫头,下次再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我就宰了你”

“呵呵,好,下次我这样你就宰了我吧”愁予同样紧紧抱着紫郁,笑嘻嘻的回答着。

“这两个人啊。。。。。”杜云昊和杜言两人则异口同声的感慨道。都似乎不解为什么明明挺感人的相见场面为什么会说出如此大煞风景的话呢。不过同时也为她俩的相处模式感到好笑。

听说他俩今日回,这不,紫郁忙和杜言踩点在他俩家楼下等着,也免得愁予和杜云昊两个人跑去他们哪儿了,只是当他们到了五楼,面对两扇紧闭的大门,愁予正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门时,杜云昊一把把她拉进旁边的门,紫郁和杜言则在他们身后偷偷笑。

“哎,你这是干嘛”愁予有些无语了,她从做了杜云昊的女朋友之后发现之前那个总是温柔和气的杜云昊越来越霸道了,做事总是不经过她同意就擅自替她决定,从她买了新手机,再到把紫郁的号码打到黑名单,再到今天她只是想先进自己家门看看,他居然又把自己拉了过来。她不过是想先把行李放进去再到他这边来,可是他这样的确让她有些不舒服。

“你那边还没收拾好,等下我找人收拾干净再过去”他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转身又从冰箱里拿出四瓶水,一人一瓶。

“杜云昊,我发现你怎么越来越霸道了”她无奈的说着

“只对你而已。”他替她把水拧开

“可是我要先把东西放进去啊”在换鞋的地方此时还躺着一个行李箱。

“乖!先放我这边”他不容拒绝的说着。

“你。。。。”

“好啦,你们两个倒是把我俩个忽略个彻底了,真是的,打情骂俏也不是这样的,好歹我们两个也坐在这儿吧”愁予话还没说完,紫郁便打趣道。紫郁这样一打趣愁予也不好意思再争论什么了。

“表哥,你们两个就打算这样住?”杜言看了看房子,说道。

“什么意思?”杜云昊问。

“你们俩个的房子,虽说是隔壁只有一墙之隔而已,但是毕竟还是有一墙之隔,每次从这边到另一边还得先出去,这样不是很麻烦?”

“那你的意思是。。。。。?”

“两边打通就好了啊,”杜言说道“打通了重新装修一下,等你们结婚了也便不用买新房了,你们也不用适应新环境”

“这倒是个好办法”杜云昊赞同道,紫郁则向杜言竖了竖大拇指,只是愁予却陷入沉默。她觉得这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点,从答应他到现在前后不过半个月而已,着实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这件事过段时间再说吧,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杜云昊说着,他给了愁予一个安心的笑容,他看到愁予的沉默,也能理解愁予沉默的原因,现在提结婚的事着实也早了点。虽说他的确想马上跟她建立一个家庭,想和她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可是婚姻终究是两个人的事,她现在接受不了那么自己就等她好了,等了她这么久也不着急于这一时候了。

“阿言,我今天才发现表哥有够霸道的,愁予如今算是栽在他手里了,”紫郁兴奋的说着,想着从杜云昊跟自己坦白对愁予的感情后,自己一手导演的情节顺利发展到今天,突然发觉可以到杀青的时候了。她是真心希望他俩能得到幸福,尤其是愁予,总会让她心疼,所以她很庆幸,高中时候的愁予在慢慢复活。

“其实表哥向来都是很霸道的,”回想从小到大被他欺负的经历,杜言回答道,小时候到大的经历,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其实杜云昊最鲜明的不是霸道的个性,还是太过于固执。他的固执让很多人头疼不已。那次杜云昊跟他们坦白对愁予的感情时他是很意外的,从小一起长大,杜云昊所有的事总是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宁愿失去也不会主动求助帮忙。所以那次他想许是他是爱惨了愁予又或许是三年的部队生活和四年的国外生活将他的棱角磨平,所以才有紫郁和愁予看到的那个温和的杜云昊吧。只是今日看愁予控诉他的霸道,他隐隐有些担忧,虽说他的霸道源于他的在乎,可是他希望他的固执霸道在那七年岁月中渐渐消逝了,不再那么尖锐鲜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