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目渺愁予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

目渺愁予 蓝夜孤影 2013 2013-07-12 10:35:47

  他一进院门,喊道“奶奶,我来了哦”杜奶奶竖着眉从屋内走了出来。手里正端着一盆水直接向他泼过去,大声道“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对于突然泼过来的水,他自是轻松自在的躲开了,心想泼水这个习惯奶奶真是八百年没变过,幸好是早有准备,不然今天这样的天气就有的受了。在他正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便听到一句熟悉的大笑声。

“哈哈,表哥,回来了啊”在杜奶奶身后紧跟着一个纵使穿了厚厚的羽绒服却依旧可以看出腹部微隆的女子,此女子正是他那表弟媳妇儿,吴紫郁是也。此时她正笑得灿烂,与杜奶奶那张严肃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紫郁也在啊,呵呵,阿言呢?”他不好意思的问道,毕竟第一次在表弟媳妇面前被奶奶这样泼水,尽管没泼到,尽管被杜奶奶泼水是常有的事。

“阿言。。”

“你以为阿言像你啊,这样没有责任心,不说一句话就翘班一个星期?这时回来干嘛?你干脆不过完年再回来”紫郁还没说完阿言上班,杜奶奶就继续训斥道。

“奶奶,别生气啦”看到杜奶奶生气的模样,杜云昊忙上前挽着杜奶奶的手,半撒娇的说到“我这不是去找你孙媳妇了吗?你不是一直希望我给你找个孙媳妇回来吗?而且你不刚才泼了水了吗?幸好没泼到,不然这天气。。。。。”

“可泼的到你身上吗?泼到了倒好,冻死你得了,省的我气得头痛”杜奶奶嘴上这样说着,因为从杜云昊十五岁之后她每次泼的水便从未泼到过他。于是早就不担心了。

“奶奶,我错啦,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不说翘班一个星期,下次翘班会先跟你说的啊,还有奶奶,下次我来千万别泼水,到时没泼到我泼到你孙媳妇就不好了,而且你把水泼到这院子里容易滑倒人。”

。。。。。。

“呵呵,表哥不错啊,搞定愁予了?这次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啊?”看着这祖孙俩,尤其是看杜云昊受憋的模样,紫郁就特别开心,不自觉地就笑得更加欢畅了,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当然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报复心思在里面,因为自从那次她大煞风景的打了个电话过去后,他居然把她的号码给打到黑名单中间去了,他这招过河拆桥让紫郁怎能不记恨,要知道昨晚他回来,她才能打通愁予的电话。这不,大清早就来杜奶奶这里说说话,顺便煽风点火几句,直到杜奶奶端着盆水坐在门口等着他来,她才满意的陪着杜奶奶等杜云昊回来报道,当然这个办法还是杜言说的。

“哦,她要等几天去了,等几天雪融化了,我去接她,顺便把车也开回来”他回答道。

“你的车?这次没有开回来吗?那你这次怎么回来的呀?”紫郁故作好奇的问道,其实昨晚她打电话给愁予就知道这位大爷不但没能开车回,而且还被愁予骂了一顿没常识,扔了张火车票给他就让这位大爷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回来,她跟杜奶奶说了这件事,杜奶奶是不信的,说杜云昊是个固执倔强的人,他要做什么没人能阻止,而且他会坐那晚点是正常不晚点才是不正常的火车,杜奶奶是更加不信的。不过看他刚才说话的语气,事实摆在眼前。于是她看向奶奶,正看见杜奶奶憋不住的笑脸。她想现在奶奶该是相信了吧。

“坐火车回来的。。。。。”他正径自说着,说到一半看到奶奶憋笑的脸才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不过看到奶奶笑了,他松了一口气,虽说奶奶最疼自己,可是奶奶对待自己一向严厉,动不动就泼水,要不就是拿着根棍子直接往他身上招呼。虽说杜奶奶下手时雷大雨小“好啦,奶奶,我去酒店忙完就来你这儿了,这不我还没吃早餐的呢,饿死我了。。。。。。”边说边扶着奶奶进去屋内,虽说奶奶八十多岁了,可身体还是挺好的,从她泼向杜云昊那一大盆水和那句四邻八里都可以听得到的“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便可以看得出来。

杜家老宅里面和外面一样,古色古香,除了厨房有许多现代化的设备外,其他地方很少看到现在化的东西。屋内就连空调也没有。家具大多数都是木制品,木质的桌子,木制的椅子,木质的楼梯,木质的大床。。。。。当然也有竹质的家具,例如院子里那棵大树下的那张竹凉床,杜云昊小时候最喜欢的便是在那棵大树下睡午觉,那时偶尔还会缠着爷爷奶奶在树下给他讲故事,时光更替,树下的竹床不知换了多少张了,爷爷都已不在多年,奶奶也变得白发苍苍,他也不是曾经那个天真的小少年,而那棵树下那个位置依旧有那么一张竹床。

餐厅是在正屋大堂内,大堂中正北边的墙上挂着的是硕大的神龛,上面摆着杜家历代祖宗的牌位。杜云昊进屋后看到餐桌上已摆满丰富的早餐,大多数是他喜欢吃的。他高兴的扶着奶奶坐在主座上,自己坐在奶奶旁边的位置上,紫郁坐在他对面。

正当看着他食指大动准备吃的时候,紫郁恶作剧的凉凉的问“表哥,你回来有没有打电话给愁予?她说要你到了回个电话给她”

“额。。。还没。”紫郁这么一说他的确想起愁予好像在他上火车时说过,只是那个时候他正郁闷坐火车,然后下火车后匆匆回酒店然后又匆匆到这里。完全忘了这件事,“你们先吃,我先回个电话”说完便往外面走去,没有发现紫郁那张笑得开心的脸,愁予对杜奶奶小声的说“奶奶,信不信我数到五他马上就要回来”杜奶奶则一脸嗔怪的表情。

“五,四,三,二,一”紫郁刚数到一,杜云昊真走了进来,问“紫郁,愁予手机号多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