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三十七章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1998 2013-07-07 07:27:30

  本次国际音乐交流会的大致安排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按预定安排的那样,各国代表团固定的演奏时间,之后各国代表团之间相互交流与探讨。

探讨各国的音乐发展历史、现状、未来的趋势,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相互学习借鉴,一派轻松祥和的氛围。

第二阶段是自由演奏时间。

无国界,无代表团,无命题,所有的音乐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组团,自由演奏,自由的表达,畅所欲言,尽情展示你的才华,尽情释放你的激情,是一种自由的音乐天地。

最后,倾听世界著名交响乐团的演奏会,并以世界著名的维也纳爱乐团和德国的漫莎乐团的合作演奏结束了本次音乐交流会。

夜晚。

星海国际大酒店第三十三层,宽敞豪华的办公室。

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一动不动的如雕塑般静静的坐着,透过玻璃望向远方,目光悠远深长。原本沉淀在心底的感情透过眼眸不受控制般释放,整个人似乎陷在深远的回忆里,眼底的思念和悲伤是如此的浓烈。

孔逸文和孔逸之相互对视了一眼,眼底有着浓浓的担心,担心着他们的母亲。

母亲是现任华人主席,是马来西亚国家音乐协会主。国际音乐交流会的开幕仪式,母亲自然要出席的,但他们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从音乐会上回来后就一直坐着沉默不语,他们很担心这样的母亲,那种思念、愧疚、悲伤等复杂的情绪全部涌现在她眼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

“逸文,把中国代表团成员的个人资料给我送来一份。”高贵夫人有些低哑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

“好的,母亲”孔逸文平静的回答。

孔逸文星海国际酒店的总裁,孔氏长子,修长的身材,俊朗的面孔,一副金丝眼镜使整个人的气质少了硬朗多了些儒雅。

“妈,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孔逸之语气担忧而着急。他不像哥哥那样那么沉的住气,明明很担心,却又能很平静的回答母亲,不会多问一句。

对面高贵的夫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眼睛深邃的望着远方。

孔逸之还想要再追问,却被哥哥拦住。孔逸文示意他,最终两人一起退出了办公室。

交流会已经进行到第二主题阶段。

此主题阶段并不像第一主题阶段那样有固定的安排,特定的演奏,在此大家有了更多的自由,就如第二主题表述的那样,无国界,无代表团,无命题,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组团,自由演奏,自由的表达,畅所欲言,尽情展示你的才华,释放你的激情,是自由的音乐天地。

星光璀璨的夜晚。

“噔噔、噔噔……”,客房的门被敲起。

曦月穿好鞋子去开门,一位客房服务生和一位非常知性优雅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外。

间房门打开,年轻女子上前一步,笑容很柔和,“曦月小姐,您好,我是马来西亚音乐协会主席孔珍女士的秘书金英。这是我的名片。”

虽然不知她为何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曦月依然很礼貌的伸手接过名片,看着手中精致的名片。名片设计的很独特,但也有些奇怪,上面并没有标注任何职务,仅有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

她有些茫然,不知对方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

金英似乎看出了曦月疑惑,随即解释:“我们夫人今天在交流会上听到您演奏的那首曲子,非常喜欢。所以夫人让我特意请您过去,想要见见您,聊聊天。”似乎怕曦月拒绝,金英紧接说“我们夫人就在本大厦的三十三层,希望您能接受夫人的邀请。”金英姿态诚恳而恭敬。

曦月看着对方,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马来西亚音乐协会主席的邀请,这样的机会应该是很多人梦之以求的吧。

曦月点点头答应,然后回到房间换了件衣服,收拾了一下自己,就跟着金秘书一起离开。

星海国际大酒店33层,设计的非常豪华,每一个细节似乎都透着一种华贵。

她们最后在一个门口停下,金秘书轻轻的敲了一下门,曦月听到里面有个非常亲切柔和的声音传出。

“夫人,曦月小姐到了。”金秘书恭敬地说完后就退出了房间。

曦月从容的走进来,房间很宽敞,不是客房,也不是办公室或者会客厅,应该属于私人休息室,房间设计和布置的温馨而舒适,给人轻松之感。

孔真自曦月进来那一刻就一直看着她,看的有些失神,很久都没有说话。

曦月不明白这位高贵优雅的夫人为何一直盯着自己看,眼底里好像隐藏了很深厚的感情。第一次见面,她为何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呢?

曦月静静的站在那里。

良久之后。

曦月打破沉静。

“夫人,您好,我是中国音乐代表团成员王曦月,很高兴见到您。”曦月带着甜甜的微笑很礼貌的自我介绍。

此时的孔真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失神太久了。

“曦月小姐,非常抱歉,是我怠慢了,赶紧请坐。”她声音轻柔,笑容温和。

“谢谢夫人”曦月很有礼貌的答礼,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孔真看着对面的小女孩,幽蓝如蓝宝石明亮的大眼晴,如此的灵动,纯净的气质,真的很像,很像。更加让她惊讶的是曦月竟然有一双蓝色的眸子,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微笑着说:“我可以叫你小月吗?”

曦月怔愣一下,随后微笑着回答:“当然可以,夫人。”

“那么,请你也不要夫人,夫人的叫,你可以叫我阿姨,咱们只是随便的谈谈心,这样更轻松亲近些不是吗?”她说的轻柔而充满疼爱,感觉真的像是在与自己亲近的晚辈聊天。

“好的,孔阿姨。”曦月甜甜的笑着。

这样的开场后,似乎两人真的亲近不少,说话聊天也随意了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