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四十章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2071 2013-07-07 07:27:30

  王氏别墅。

曦月在客厅开心的拿出礼物给自己的爷爷奶奶。

老爷子的礼物是一件马来西亚民间手工陶艺制品,彩色的花瓶,打磨形状有些不太规则,但是花瓶上的繁琐花纹和印刻的

图案很有东南亚的特色。

“爷爷,这个花瓶虽然不是很精致,但请您不要嫌弃。”曦月有些别扭的接着说“因为这是我自己做的。”

老爷子和老夫人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那时去吉隆坡的民间坊,跟着那里的陶艺师傅学着做的。花纹和图案也都是我刻上去的。”曦月两眼包含期待的看着爷

爷,“爷爷,这个礼物,您喜欢吗?”

老爷看着自己孙女,他真的感动了,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激动,“喜欢,爷爷非常喜欢,爷爷一定要好好的收藏起来。”

他没想到自己的小孙女真的这么的用心,这个花瓶竟然是她亲手陶制的。

老爷子其实一直对古代陶瓷制品很喜爱,家里自然也有很多名贵的收藏,很多都是儿子们,或者别人送的,但是亲自制作

的曦月还是第一个,陶瓷的工艺老爷子自然很了解,没有任何基础技艺的她,制作这个花瓶,一定很辛苦,还有那精美图

案的雕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旁边的老夫人看着自己的孙女,几乎也落泪,她自然也感觉到了老爷子的激动的情绪,亲自制作的陶瓷制品,他怎么能不

激动呢。

曦月又拿出一个方形的精美礼盒放在奶奶的面前,“奶奶,您打开看看,是否喜欢。”

老夫人开心的笑着打开礼盒,是披肩,柔和的暗红色,上面绣着特色的图案,质地很柔软,非常的漂亮。

曦月站起来,轻轻拿起披肩帮老夫人披上,又从礼盒中拿出一个小的精致盒子,打开拿出一个精美的饰品,一朵精美的红

色的花开在前端,金色的花蕊,连接着两片金色的叶子,高贵而华丽。

“这个花叫朱槿,是马来西亚的国花。”曦雨微笑着介绍,然后轻轻的把它别在披肩连接的地方。

满意的看了看,曦雨站在老夫人的身旁,眨着眼睛“爷爷,漂亮吗?奶奶又年轻了二十岁对吧!”

老爷子微笑着,点头。

老夫人嘴角一直都挂着开心的笑,自小月亲自给自己披上,佩戴朱瑾花饰,心中就是满满的,此刻又听到孙女这样赞美的

话,自然更加的开心。

“奶奶都老啦,老啦。”老夫人看着笑得调皮的小人,颇感叹的说。

“哪有,奶奶还很年轻呢。”曦月亲昵的搂着老夫人,“哥哥也是这么认为的呢。”

坐在一旁的王曦辰一直都挂着柔和的笑,沉浸在这温馨的气氛中。

老夫人看着和自己亲近的孙女,又变漂亮了很多,如此懂事贴心的小人儿,怎么能不招人喜欢呢。

“小月,你给哥哥带了礼物呢。怎么不拿出来,爷爷奶奶也欣赏一下。”老夫人看着曦月说。

曦月扭捏着,不好意思的说“奶奶,小月带的钱不够了,所以没给哥哥买礼物。”

“怎么会钱不够呢,阿福怎么办事的,没给你带着那种全球通的金卡吗?”对面的老爷子一听就不高兴了,一副要找福

管家算账的样子。

“你打电话的时候怎么不讲啊,把钱打过去就好了。”老夫人也在一旁心疼的,在国外带的钱不够,岂不是小孙女都不

能好好的玩,那岂不是很憋屈。

老爷子和老夫人顿时自责了,竟然没有关心一下孙女经济上的问题。

其实这些小问题,本来就不用老爷子和老夫人关注的,只是他们太疼爱曦月,感觉到她似乎受了委屈,就忘记了。

王曦辰在一旁,忍不住的偷笑,这个小丫头,连爷爷奶奶都骗啊,爷爷奶奶也真是,一着急怎么什么都忘了,自己家什么

身份,家里的人怎么可能会缺钱,漏洞百出的借口都没看出来。可怜的福伯啊,被冤枉了,他暗自摇头。

曦月看着爷爷奶奶着急的样子,赶紧笑着解释“爷爷,奶奶,骗你们的啦,我怎么可能缺钱吗?”可怜的福伯被她连累了

“哥哥的礼物子这里。”她赶紧从箱子中拿出来。

老爷子和老夫人反应过来,这小丫头,真是的,都能逗弄自己的爷爷奶奶了。

曦月拿出两个精美华丽的盒子轻轻的放在在桌子上,然后把那个带有月牙暗纹的黑色的精致礼盒放在哥哥的面前。

“哥哥,这是送你的礼物,一定要喜欢哦,不喜欢也要说喜欢。”曦月故作严肃的威胁。

老爷子和老夫人都被她俏皮的话逗乐了,然后催促曦辰打开礼物。

黑色精美的礼盒被打开,曦辰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一旁的老爷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礼盒中是一套饰品,项链、胸针、袖扣、手链,全套的男性饰品。

所有的饰品设计都是月牙设计,项链是铂金的链子,月牙吊坠。胸针、袖口等都是铂金圈月牙坠,他们惊讶的当然不是这

些,而是所有饰品的坠子是上好的极品翡翠,虽然颜色为黑色,拿起来透光而看就可以看到,所有的坠子都是半透明状,

呈现墨绿色。

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缅甸最近发现的极品的墨翠,因为产量极少,很多人想买都买不到,成为男性们追求的为数不多

的奢侈品之一。

“哥哥,怎么了,这礼物不好吗?真的不喜欢吗?”曦月看着惊讶的爷爷和哥哥,有些担心的问。

可是她很喜欢,当时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套饰品,而且还很贵呢,对她而言也有特殊的意义。

“不是,我很喜欢。谢谢小月的礼物。”王曦辰收起惊讶,微笑的回答。

“小月,是怎么买到这套饰品的,据我所知这套饰品应该是今年东亚宝石节上,翡翠之王家族在宝石节上展现的极品缅甸

翡翠“尊贵帝皇”,唯一的一套男性饰品,当时很多人出重金购买的,至少没有低于一千万的。”王曦辰平稳的口气叙述

着这价值不菲的礼物。

老爷子也静静的看着曦月,老夫人则一脸惊讶的看着桌上的饰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