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五十一章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4256 2013-07-07 07:27:30

  “曦辰,把衣服换上,咱们将假扮成游轮的侍者潜入。”孔逸之看向他解释说。

王曦辰看着床上放着的衣服皱眉,衣服并不是普通的侍者的套服,而是有着特色的印花,东南亚风情的衣服。

那艘游轮是东南亚来的游轮吗?逸之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游轮今天刚刚靠岸的,他就知道了小月在那艘游轮上。曦辰心

中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此刻已经不允许他多问,如果逸之想说,就早说了,这些疑问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月就在

那艘船上,救出小月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王曦辰开始换侍者衣服。

刚换好衣服的王曦辰转头就看到孔逸之手中拿了一支手枪递了过来,他已经丝毫不惊讶了,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惊讶。

“会使用吗?”孔逸之看着他问,曦辰是王氏的少爷,尽管王氏也是大家族,但他确实生长在美满和谐的家庭中。他不知

道曦辰是否碰过真枪,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船上很危险,他们必须带着防身的家伙。

王曦辰看着他递过来的手枪,没有任何犹豫的卸甲装弹,动作干脆利落。作为王氏的继承人,他怎么可能没有这样的能力

。从小各种训练都不是白练的。

孔逸之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王曦辰虽然比他小了两岁,可是那种沉稳和冷静已让他佩服,他的能力自然也是不能低估

的。王氏继承人的训练恐怕不会比孔氏轻松多少。

太阳渐渐的西下,金红色的余晖洒在大地,整个港口广场被笼罩在金红色的光晕中,游客们欢声笑语一片,尽情享受着

春天的海上黄昏。

景色是如此的美丽,人们是如此的热闹。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孔逸之和王曦辰顺利的潜入了“黑剑”号游轮。

游艇第一层是宴会厅。

豪华的宴会厅,宾客们或耳语或谈笑,还有很多人随着优雅的音乐起舞,像是一个私人高级party,孔逸之和王曦辰分走

左右两边,每个人手中托着托盘,托盘中放着饮料或者红酒,他们像真正的使者一样,恭敬有礼。

然后,他们慢慢而自然的走到楼梯的地方,环形红木旋转楼梯,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彼此会意,一起走向二楼。

游艇二楼是客房,供宾客休息使用,客房设计基本一致,两人对视,慢慢的沿着走廊向里走去。走到中间岔口交接的地方

,王曦辰询问的目光看向孔逸之,希望它能给出好的建议。

孔逸之皱眉,看着三个方向。这里有三个方向,两个人最安全的选择是一起行动,不可分开行动。虽然从行动到现在已经

耗费了很长时间了,但是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指了一下右手边的方向,王曦辰会意和他一起走向右手边的走廊,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任何的看守的人。走到了走廊

的尽头,孔逸之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顿时大惊,靠,这那里还是港口啊,他们已经在海上航行了,到底什么时候开的

船啊。

“不好,船似乎早就开航了。”孔逸之低声的说。

王曦辰也大惊,已经在海上了吗?不好,这艘船要开往哪里?已经离岸多久了?情况似乎变得已严峻,不知道爷爷安排的

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追了上来?

两个人都不再停留赶紧回撤,走向另一个方向,要赶紧找到小月所在的位置才行。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忽然有个冷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他们顿时停住脚步,孔逸之迅速的冷静情绪,不露声色,回头,恭敬而有礼的回答,“有位客人叫了客房服务。”

王曦辰拖着托盘也恭敬地站在一旁。

那黑衣保票打量着眼前的他们两人,长得都十分的标致英俊,难怪有人叫了客房服务,可是他在游艇上怎么没见过这两人

,难道是客人自己带上来的,黑衣人似乎有些疑惑,最后还是说“你们是不是走错了方向了?不要去前面那个方向。”

孔逸之看了一下周围,似乎才反应过来一样,态度十分恭敬感激,“不好意思,我们走错方向了,多谢先生的指正。”

“嗯,赶紧离开吧。”那人似乎没有多疑,就放两人离开。

孔逸之和王曦辰赶紧撤回自己刚刚走过的那个方向,避开了那人的视野。

两人靠在墙壁上,手中都紧张的出了汗。

“小月,一定在那边。”王曦辰低声的说。

孔逸之点点头,赞同他的推测。可是怎么才能到那边去,那边也有好几个房间呢,怎么办,没有时间让他们每个门都打开

去查看。

“我似乎知道小月在那个房间了。”王曦辰忽然低声说道。

正陷入死角的孔逸之疑惑的看向王曦辰。

他靠近王曦辰,低声问“怎么讲,哪个房间”

“应该是最里面的一间,我刚刚看到有人送吃的过去了,吃的东西量不多,应该是一人份,喝的东西是一杯牛奶还有一

杯果汁,没有红酒,所以食物应该是女孩子吃的。而且食物是从和房间相对的地方送去的,也就是从三楼送过去的。我断

定小月一定在那个房间。”王曦辰十分坚定的说。

孔逸之觉得他的分析十分有道理,在这样的游轮上,客房服务怎么可能不叫红酒,而且客房服务一般都是有一楼餐厅提供

,由此可见,那个房间的人必定不是普通寻常的人。

孔逸之对着王曦辰点点头赞同。

两人彼此会意,没有丝毫耽搁,赶紧行动,现在多耗一分钟,就多一分的危险。

曦月依旧抱膝缩坐在沙发上,姿势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像木偶一样,更像易碎的玻璃娃娃般,苍白瘦弱,却也有一种精心动魄的美丽。

对于刚刚送过来的食物她看都没看一眼,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吃些东西,想保存体力,想要逃跑,可是几天过去了,那

种孤单害怕甚至绝望的折磨以让她无力。

但是绑匪似乎并不像让她饿死,他们不但给她注射麻药,还会给她注射葡萄糖或者营养液,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到底是什

么人,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头目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未知的恐惧就像虫蚁般啃咬着她,侵蚀着她的意志力

“曦辰,把衣服换上,咱们将假扮成游轮的侍者潜入。”孔逸之看向他解释说。

王曦辰看着床上放着的衣服皱眉,衣服并不是普通的侍者的套服,而是有着特色的印花,东南亚风情的衣服。

那艘游轮是东南亚来的游轮吗?逸之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游轮今天刚刚靠岸的,他就知道了小月在那艘游轮上。曦辰心

中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此刻已经不允许他多问,如果逸之想说,就早说了,这些疑问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月就在

那艘船上,救出小月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王曦辰开始换侍者衣服。

刚换好衣服的王曦辰转头就看到孔逸之手中拿了一支手枪递了过来,他已经丝毫不惊讶了,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惊讶。

“会使用吗?”孔逸之看着他问,曦辰是王氏的少爷,尽管王氏也是大家族,但他确实生长在美满和谐的家庭中。他不知

道曦辰是否碰过真枪,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船上很危险,他们必须带着防身的家伙。

王曦辰看着他递过来的手枪,没有任何犹豫的卸甲装弹,动作干脆利落。作为王氏的继承人,他怎么可能没有这样的能力

。从小各种训练都不是白练的。

孔逸之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王曦辰虽然比他小了两岁,可是那种沉稳和冷静已让他佩服,他的能力自然也是不能低估

的。王氏继承人的训练恐怕不会比孔氏轻松多少。

太阳渐渐的西下,金红色的余晖洒在大地,整个港口广场被笼罩在金红色的光晕中,游客们欢声笑语一片,尽情享受着

春天的海上黄昏。

景色是如此的美丽,人们是如此的热闹。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孔逸之和王曦辰顺利的潜入了“黑剑”号游轮。

游艇第一层是宴会厅。

豪华的宴会厅,宾客们或耳语或谈笑,还有很多人随着优雅的音乐起舞,像是一个私人高级party,孔逸之和王曦辰分走

左右两边,每个人手中托着托盘,托盘中放着饮料或者红酒,他们像真正的使者一样,恭敬有礼。

然后,他们慢慢而自然的走到楼梯的地方,环形红木旋转楼梯,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彼此会意,一起走向二楼。

游艇二楼是客房,供宾客休息使用,客房设计基本一致,两人对视,慢慢的沿着走廊向里走去。走到中间岔口交接的地方

,王曦辰询问的目光看向孔逸之,希望它能给出好的建议。

孔逸之皱眉,看着三个方向。这里有三个方向,两个人最安全的选择是一起行动,不可分开行动。虽然从行动到现在已经

耗费了很长时间了,但是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指了一下右手边的方向,王曦辰会意和他一起走向右手边的走廊,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任何的看守的人。走到了走廊

的尽头,孔逸之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顿时大惊,靠,这那里还是港口啊,他们已经在海上航行了,到底什么时候开的

船啊。

“不好,船似乎早就开航了。”孔逸之低声的说。

王曦辰也大惊,已经在海上了吗?不好,这艘船要开往哪里?已经离岸多久了?情况似乎变得已严峻,不知道爷爷安排的

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追了上来?

两个人都不再停留赶紧回撤,走向另一个方向,要赶紧找到小月所在的位置才行。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忽然有个冷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他们顿时停住脚步,孔逸之迅速的冷静情绪,不露声色,回头,恭敬而有礼的回答,“有位客人叫了客房服务。”

王曦辰拖着托盘也恭敬地站在一旁。

那黑衣保票打量着眼前的他们两人,长得都十分的标致英俊,难怪有人叫了客房服务,可是他在游艇上怎么没见过这两人

,难道是客人自己带上来的,黑衣人似乎有些疑惑,最后还是说“你们是不是走错了方向了?不要去前面那个方向。”

孔逸之看了一下周围,似乎才反应过来一样,态度十分恭敬感激,“不好意思,我们走错方向了,多谢先生的指正。”

“嗯,赶紧离开吧。”那人似乎没有多疑,就放两人离开。

孔逸之和王曦辰赶紧撤回自己刚刚走过的那个方向,避开了那人的视野。

两人靠在墙壁上,手中都紧张的出了汗。

“小月,一定在那边。”王曦辰低声的说。

孔逸之点点头,赞同他的推测。可是怎么才能到那边去,那边也有好几个房间呢,怎么办,没有时间让他们每个门都打开

去查看。

“我似乎知道小月在那个房间了。”王曦辰忽然低声说道。

正陷入死角的孔逸之疑惑的看向王曦辰。

他靠近王曦辰,低声问“怎么讲,哪个房间”

“应该是最里面的一间,我刚刚看到有人送吃的过去了,吃的东西量不多,应该是一人份,喝的东西是一杯牛奶还有一

杯果汁,没有红酒,所以食物应该是女孩子吃的。而且食物是从和房间相对的地方送去的,也就是从三楼送过去的。我断

定小月一定在那个房间。”王曦辰十分坚定的说。

孔逸之觉得他的分析十分有道理,在这样的游轮上,客房服务怎么可能不叫红酒,而且客房服务一般都是有一楼餐厅提供

,由此可见,那个房间的人必定不是普通寻常的人。

孔逸之对着王曦辰点点头赞同。

两人彼此会意,没有丝毫耽搁,赶紧行动,现在多耗一分钟,就多一分的危险。

曦月依旧抱膝缩坐在沙发上,姿势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像木偶一样,更像易碎的玻璃娃娃般,苍白瘦弱,却也有一种精心动魄的美丽。

对于刚刚送过来的食物她看都没看一眼,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吃些东西,想保存体力,想要逃跑,可是几天过去了,那

种孤单害怕甚至绝望的折磨以让她无力。

但是绑匪似乎并不像让她饿死,他们不但给她注射麻药,还会给她注射葡萄糖或者营养液,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到底是什

么人,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头目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未知的恐惧就像虫蚁般啃咬着她,侵蚀着她的意志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