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五十八章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2012 2013-07-07 07:27:30

  昨天晚上,林申和毛豆豆都接到了孔逸之的电话。

孔逸之告诉他们曦月的状况,从昏迷中醒来,但是因为听到了判定曦辰死亡的消息,精神再次崩溃的情况。

她只是一个人缩在房间的角落里,不吃不喝,抱着照片,整个人变得瘦弱不堪,直到再次昏迷过去,所有的人都变得没有

办法。

林申抬头看着窗外,花园里的各种颜色的白合,开的是那么的娇艳。

孔逸之今天已经回国了,被他的家族召回了马来西亚。所以他才会打电话给林申和豆豆,希望他们能有办法帮助曦月。这

也是他唯一剩下的指望。

也许是毛豆豆的哭声传到了曦月心中,也许是毛豆豆哭的太过伤心和悲痛,静静躺在床上的曦月,眼角也流出了泪,湿润

的睫毛颤抖着,眼睛缓缓的睁开,幽蓝如海的大眼睛溢满了悲伤,眼中凝结着雾气,不断的凝结,然后泪水静静的滚下。

“小月,你醒了。”林申心惊的看着她,心中抽痛不已。

毛豆豆听到声音,立刻抬起头来,眼睛已哭的通红,看到小月醒来,开心而激动,“小月,你终于醒来。你终于醒了。”

她再次抽泣起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小月你一定饿了对不对,我马上让人去煮东西给你吃。”毛豆豆站起来就往外

跑。

林申坐下来,静静的凝视着曦月,看到那双幽蓝的眼睛中似乎可以淹没一切的悲伤。

他的心中似乎也有个黑洞,那个黑洞越来越大,心口却被攥着,紧紧的攥着,几乎要窒息。

林申伸出手,轻轻的帮他擦掉眼泪,轻轻的握住那双骨瘦苍白的小手,然后温柔的在那苍白纤瘦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他是如此的温柔,那种温柔让曦月眼前出现了错觉,似乎又看到了哥哥,哥哥温柔的看着她,在她生病的时候总是会精心

的照顾她的,曦月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有了一丝的笑意。

林申心惊的看着曦月,那丝笑意让她美得更加惊心动魄,整个人好像是透明的,就像养在书桌上面的那条蓝的透明的小金

鱼,但是就是这样的她却更像是马上就要化为泡沫的美人鱼。

生命尽头的绚烂美丽。

林申心头骤然抽紧,他紧紧的握住那瘦的可以清晰看到骨节的手,紧紧的握住。

害怕她下一刻就会在他面前消失。

过了很久。

毛豆豆端着熬好的清谈的鸡汤和老夫人一起进来。

听到曦月醒来的消息,老夫人高兴的几乎落泪,赶紧下厨房亲自去煲鸡汤。最近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老夫人也已苍老而憔

悴到似乎经不起再多的任何波折了。

林申把小月扶起,半靠坐在床上,让出座位,站在后面。

毛豆豆盛了一小碗,拿着勺子轻轻的吹着,然后才送到小月的嘴边,可是小月只是悲伤的望着她,并不张嘴喝下。

“小月,这是王奶奶熬得鸡汤,你喝一点好不好。”毛豆豆声音沙哑,祈求的看着她。

可是曦月只是悲伤的望着她,似乎是透过她望某个方向。

老夫人眼神变得黯然而悲伤,“小月,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无论谁喂她,她一点都没有吃过。”

林申上前一步,轻轻的接过毛豆豆手中的碗,坐在床边,对着曦月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舀了一勺轻轻的吹了吹,送到曦

月的嘴边。

林申温柔的凝视着她,在他的温柔目光下,她竟然吃了。

毛豆豆瞪着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然后接着一勺,又一勺,一小碗已被吃光。

“小月终于开始吃东西了。”老夫人看着空空的小碗,憔悴的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她现在只盼望曦月能赶快好

起来,千万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

林申自己心中明白,小月肯定把他看成了王曦辰,所以才会露出笑意,所以才会喝下他喂她的鸡汤,其实她并没有丝毫的

好转。

随后的两天,曦月每天双手抱膝静静的坐在床上,眼睛透过落地窗望向远方,仍旧不吃不喝。

老夫人没有办法,只好请林申和毛豆豆过来,很奇怪,只要是林申喂饭,曦月就开始很听话的吃饭。

老爷子和老夫人非常的不能理解,毛豆豆更加疑惑。

林申只好把自己心中的推想说了出来。

大家认同了林申的推测,但是即使她的幻觉也好,怎样都好,他们只希望她能吃些东西,然后慢慢的好起来。即使是生活

在她自己的幻想中也好,其他的他们已经不再奢求。

就这样一星期过去了。

偌大的餐厅十分的清冷。

老夫人吃了一口,放下勺子,她实在没有什么胃口。坐在前面的老爷子看她一眼,劝着“你多少再吃一些吧,如果你也倒

下了,谁来照顾小月,到时恐怕就连我也会支撑不下去的。”

老夫人看着面前和自己走了大半辈子的人,那个笔直如松,矗立如山的男人现在也已苍老,头发都已花白。

老夫人望着老爷子,眼泪滚烫的落下,然后,拿起餐具重新用餐。

“啊啊……!”楼上忽然一声尖叫,老夫人被尖叫声吓住,餐具散落在地上。

只见一个女佣惊恐的在楼梯处大喊“老爷,夫人,不好了,曦月小姐自杀啦。”

苍老憔悴的老夫人当场昏了过去。

楼上。

白色的地毯上红红一片,一滴一滴自上而下,不间断的集聚,世界崩塌,变成了黑暗的红色,房间里到处都是死亡的颜色

,充斥着绝望的味道。

曦月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已经毫无血色,左手手腕处一条很深很深的伤口,触目惊心,血流不止,似乎要血流成

河,流尽最后一滴艳红的血。

当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的世界早已崩塌,已经没有了支撑的力量,世界黑暗而没有了色彩,罪孽深重的黑暗,绝望啃噬着

最后的意志,惨白无力的挣扎,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的一道光芒,那是天堂的召唤,天堂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