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六十章 初次家宴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2070 2013-07-07 07:27:30

  第二天。

各家报纸和重要媒体都竞相报道“王氏家族少总裁惊现”的消息,尤其是财经类频道和财经类报纸。

浅蓝色精美飘带轻轻飞舞,冷漠高贵的侧面的照片,以及那倨傲冷漠的背影的照片占了各家媒体的最重要的版面。

从消息报道来看,那些辛苦等待的记者也感到了欣慰,虽然他们没有抓到最清晰最重要的镜头,但他们仅凭手中的资料就

受到了主编的赞扬。

很多媒体开始分析,所谓王氏家族少总裁的真伪,开始分析那照片中的女子,倾城的容貌,一双湛蓝如蓝宝石般明亮的眸

子,倨傲冷漠的气质,高贵的如中世纪贵族。很多媒体开始疑问,如此具有欧洲贵族气质,蓝色双眸的混血特征,这样的

女子怎么突然就成为了王氏家族的少主了呢?怎会忽然变成王氏商业集团最年轻的继承人?

王氏家族,一个低调神秘,又有着渊源历史,掌控国家的重要经济的大家族。就这样一个低调行事的大家族,在八年前,

变得更加的低调,王氏家族的人似乎消失了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直到最近两年王氏家族才重新有了动向。

大家只知道王氏家族的一位公主,王曦雨,也是最近两年开始出现在大家视野中的,优雅美丽的女子,却不知王氏家族竟

然还有一位继承人。

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位女继承人,所谓少总裁的这样的举动,大家怎么可能不关注呢。

非常遗憾的是,对于王氏的这位贵族女继承人,大家所拥有的资料实在太少了,尽管各大媒体都在报道,但是报道中关于

她本人的报道少之又少,依旧笼罩着神秘的面纱。就连专门报道豪门秘史的报纸与娱乐媒体都没有任何其他的消息。

仅短短的一天时间,这样的消息在业界受关注的程度为高度关注。

自报道开始,国内很多侦探性质的机构也开始忙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他们后续是否真的能提供更有价值的信息和资料。

林氏大厦。

同样耸入云霄的大厦。

毛豆豆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报纸,良久,才恢复平静。

八年的时间过去,她脸上早已脱去了早年的稚嫩青涩,清爽的短发,一身利落的职业装,干练而帅气。

良久,良久,她再次拿起桌上的财经版报纸,看着那孤傲冷漠的照片,眼中聚集的雾气终成滚烫的眼泪,沿着脸颊流下。

大厦最高层,唯一的一间办公室,黑色的大理石地面,黑色的办公桌,落地的玻璃窗被阳光照得更加明亮耀眼。

男人迎光而立,手中端着一杯暗棕色的酒,静静的如雕塑般站立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阳光投射而来,洒在他的身上,刀削般深刻英俊的五官,英挺笔直的身材,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这个男人就是林氏集团的现任掌舵人,现任总裁,林申。

商界的一代天骄,英俊潇洒,钻石排行榜名列第一的男人。

黑色的办公桌上,静静的躺着几版财经报纸,报道同样的消息。倾城的容颜,冷艳高贵女子的照片占了整个版面。

黑色的宾利平稳的行驶在大道上。

“小姐,今天是家宴的时间,老太爷让您直接回去本家。”副驾驶座位上的苏雅声音轻柔。

正在开车的苏卡,透过后视镜,眼神柔和看着后座闭目的人。

后座的人似乎睡着了,眼睛依旧闭着。

时间在车内静静的流淌。

良久。

后座闭着眼睛的人,眉头微皱了一下,左手轻轻的在太阳穴位置揉了一下。

“直接回本家。”平静淡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是,小姐。”苏卡恭敬的答道。

黑色的宾利房车缓缓驶进本家别墅。

别墅似乎没有变化,依旧是庄重典雅,古朴不失奢华的城堡。

绿树成荫,花香四溢。

名贵的百合花圃,各色的百合花开的娇艳名贵。

王氏家宴的日子。

只要是人在国内,每个月的这一天都要赶回本家来参加家宴,这是传统也是义务。

曦月已经回国一个多月了,这也是她回国后的参加的第一次家宴。

豪华的餐厅。

天蓝透明的水晶吊灯,长长的餐桌,琉璃花器里插满美丽的别样娇艳的紫红色百合花,修长的绿色枝叶托着娇嫩的花朵,

晶莹的水珠在灯光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水晶透明的杯子,银质的刀叉,白色镶着金色花边的骨瓷碗碟。

曦月缓缓的走进餐厅,苏卡和苏雅紧跟在她的身后。

餐桌旁,老爷子,老夫人,王安智夫妇,王安祥夫妇,以及王曦雨都已经落座。

老夫人见曦月进来,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久违开心的笑容,老爷子沧桑威严的脸上也露出了温和笑容。

曦月慢慢的走过去,停在老爷子左手边的空位处。她表情淡淡的向餐桌旁的家人们欠身问候,礼节标准而优雅高贵。苏卡

把空位的座椅拉开,曦月从容自然的坐下。

苏卡和苏雅和别墅的大管家福伯站在一起,在后面候着。

佣人们开始上菜,一盘盘精致的菜式摆上餐桌。

看到和管家站在一起的那两人,老夫人温和的说:“阿卡,阿雅,你们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苏卡与苏雅两兄妹,老夫人当然是知道的,这两人也是现在和自己孙女最亲近的人,每天几乎是形影不离。

老夫人虽然不知道,五年前,这两兄妹为何突然出现,也想不通老爷子为何同意了这两兄妹留在小月的身边,但是一切在

老夫人的眼中都不重要,重要的这对兄妹真真切切的陪伴了小月五年,即使在五年前,小月是那样糟糕的状态。

即使现在想起五年前的那个小月,那娇弱的身体隔三岔五的就会满身是伤,满身是血的回来,那鲜红的血就像那时卧室的

血一样的鲜红,每每想起,老夫人都会半夜噩梦惊醒,心刀绞般疼痛。

“谢谢老夫人。不用了,我们在此等候就好。”苏雅甜甜的笑着,恭敬的回答。

老夫人看了一眼对坐的曦月,平静的面孔下,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最终也没再勉强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