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曦月完美

第六十五章 潜在内心深处

曦月完美 古音兰斯 2279 2013-07-07 07:27:30

  晚餐后,祖孙开始在客厅一起品茶。

又呆了一会,老夫人就催着曦月回房间休息了。因为孙女已经在公司劳累了一天,晚上要多休息才好,催完孙女后,老夫

人就开始给老爷子下达命令,因为她怕老爷子会拉着曦月讨论公司的事。

温馨的晚餐,她心中似乎有着一丝满足与幸福,一天的疲惫似乎也减少了不少,曦月停在门口,嘴角再次挂上柔和的弧度

,才走进房间。

温馨的香气扑面而来,独特,有些熟悉的,属于少女的一种清甜。遥远的,似乎被埋葬在上一世的味道。

曦月惊怔的看着眼前,看着童话般美好的房间,身体僵硬的再无法跨出一步,心脏也忽然停止了跳动,窒息的感觉猛然袭

来,胸口的空气越来越少,似乎下一秒就无法呼吸。

瞬间,心脏突然的跳动起来,“砰、砰”的剧烈的跳动,不受控制的节奏。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曦月逃离般的转身走进隔壁的房间,清冷的黑白色,熟悉的色调。她迅速的关上房门,左手扶

在门上,低着头,乌黑的发丝下垂下来,遮住了有些苍白的脸。

她拼命的调节着呼吸和心跳的节奏,但是心脏失控般的剧烈跳动,那种窒息感,还有胸口剧烈翻涌的感觉仍在。

曦月心中烦躁恼怒,湛蓝幽深的眼眸里全是痛苦的神色。

“砰”的一声,曦月右手成拳狠狠的锤在门上,骨节处迅速红了起来,慢慢的沁出了鲜红的血。手部的疼痛慢慢的传到心

底,沁遍全身,就连她左手手腕处已愈合很久的伤口好似也再次剧烈的疼痛起来。

手部剧烈的疼痛终于减少了胸口的剧烈翻滚,心跳也终于慢慢平缓下来。

她慢慢的走向梳妆台,站定在桌前,冷冷的看着镜中的那个人。绸缎般乌黑的长发,美丽的容颜,湛蓝的眼眸里满是温柔

,嘴角挂着淡淡的柔和的微笑,和梳妆台前,冰冷的她气质完全不同。

曦月站在镜前冷冷的望着镜中那温柔美丽的人,镜中的人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也同样看着她。

两人彼此对视着,凝视着对方。

曦月心中恼怒,有些愤恨的看着镜中的人,“因为温暖,所以你要回来了吗?因为思念,所以你要回来了吗?……因为自

私,所以——决定不遵守约定了吗?”

一连串带着恼怒的愤恨。

话落,房间里再次变得很静,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镜中的人依旧温柔的看着她,没有因为对方的恼怒与质问有任何的改变。那双温柔的眼眸,似乎可以看穿境外的她内心最

深处的惶恐与依恋。

冷哼一声,曦月转身离开。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隔绝了两副同样倾城的面孔。

走下楼梯,走出客厅,走向前院。

夜间的庭院,被雾气笼罩着。

院中的路灯,发出昏暗的光。

曦月一直往前走,步履慌乱无序,别墅的大门就在那里,此刻却显得如此的遥远。心中不断翻滚的情绪,午夜曾经挣扎的

话语,紧紧的攥着她,让人脱力,让她不能再前进一步,只能停下来,扶着离她最近的树,轻喘着。

左手腕上的黑色的精美飘带,在夜风中飞舞着,金色的繁琐花纹在灯光下闪着荧光,曦月右手紧握贴在胸口,竭力的压制

着就要脱膛而出的情绪,因为攥的太紧,手上还未干涸的伤口,再次沁出鲜血。

“小姐,你怎么了?”两个急切担忧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

苏卡和苏雅急急的跑过来。刚才他们两个正在房间讨论明天季度会议的事,苏卡在窗前忽然看见出现在前院的熟悉的身

影,看着那身影,他立刻发现了异常。

苏卡和苏雅站在曦月的身后停下,担忧的看着她。他们不清楚小姐为何半夜没有在房间休息,而出现在前院,情绪好像也

不太稳定。

曦月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回头,翻滚的情绪慢慢的终于被压制下去,痛苦的表情也转为以往的平静。

“小姐,你右手受伤了。”苏雅心惊,等不得小姐的回答,上前一步,抓起曦月的右手,只见那白皙的手布满了血红,

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种暗黑的惊心。

苏卡也心惊的看向那受伤的右手,心中顿时疼痛起来。

“苏卡,把车开过来,我们立刻回蔷薇园。”苏雅立刻对自己的哥哥说道。没错,他们要回蔷薇园才行,否则会惊动休息

的老爷子和老夫人,或者即使现在不惊动明天早上也逃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姐肯定不希望再次吓到老爷子和老夫人

曦月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那被抓起的手,静静的看着关节处集聚的血滴慢慢的滑下,滑到手背边沿。

她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很快,苏卡把车子开了过来。苏雅拉着曦月坐着车里,她面容平静的仿佛没有灵魂。

仅10分钟的时间,车子就驶进了蔷薇园。

本家别墅大的像是城堡,蔷薇园就属于精致的别墅大小。

蔷薇园如名字一样,满院蔷薇花。

车道两旁都是开满紫色花朵的蔷薇花丛,直至腰间的高度,它们被园丁剪裁的非常整齐,整齐如切面。

夜间盛开的蔷薇花,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紫色的花瓣,色泽更加的浓郁,在昏暗的灯光,有种妖娆的感觉。

精致奢华的客厅,宽敞明亮。

身材高大的苏卡单跪在地毯上,拿着消毒棉签,轻柔的擦拭着那受伤骨节,药水浸入伤口,血迹再次晕开。

消毒水的味道在客厅里迅速扩散。

嫩白漂亮的手,此刻已面目全非,手背上全是干涸的血迹。曦月嘴唇煞白,皮肤苍白似是透明的,但是她似乎没有感觉般

,只是平静的看着那只受伤的手,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苏卡心中抽痛,这样的小姐,让他害怕往事重现。

他换了一根新的棉签,沾了消毒水,再次轻柔的擦拭着手背上的血迹。

一根一根。

慢慢的嫩白的手露出了本来面目。

但是,原本漂亮白皙的手,此刻骨节处却红红一片满是伤痕。

苏卡再次抬头看向曦月,她湛蓝的眼眸平静而漠然,仿佛灵魂不在这世间。

心中疼痛的感觉再次袭来,苏卡拿起药瓶把药末喷洒在手受伤的地方,拿起一根干净的棉签轻轻的晕开,药性可能太大,

再次刺激到疼痛的神经,她的手突然动了一下。苏卡赶紧把手中的力道放的更轻,等红色的药粉覆盖了所有的伤口后,又

喷洒了另一种白色的药粉,再次用棉签轻轻的铺开,最后才拿起白色的纱布,轻轻的缠绕在受伤手上,绑好。

他凝视着她,眼中的心疼显而易见。

思绪飘回了他们第一次的见面。那时的他是那样的狼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