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二章 慕良与我何相干(2)

稀是珍宝 齐宿 1177 2011-12-21 11:32:08

  “驾!驾!”勒紧缰绳策马前行,风吹刮得我的脸颊生疼,不知道自己是否落过泪,又是否泪水已被风干。两边的建筑变得模糊,不知道是我的无理取闹终究触痛了秦慕良的神经,还是秦慕良对我仅仅是萍水相逢的情谊,他明知道的,我对他的感情。脑子里的思绪麻团一般纠葛不清,以至于我没有发现几匹骏马也朝着我的方向疾驰而来,当我试图勒紧缰绳让马停下之时,为首那人的马头已经和我的马颈撞到了一起马儿发出惨烈的嘶吼应声倒地,我翻身坠马而下,落在地上,撞得头昏脑胀遍体疼痛。

却只见那人踩着马背翩然而起,顺势踏到后一匹马的身上,最后安然落地。

“是哪个混蛋惊了我家主子的马!”跟在那人后面的几个男子从马背上翻身而下,其中一个圆脸黑眉的男子大嚷道。

“封恕,不得无礼!”

我这才看清了与我相撞的人的样子:他穿着一袭黑色缎面暗纹长袍,腰间系着淡色腰带,腰带上缀着一颗看似价值不菲的明珠,他的脸清瘦而棱角分明,眉毛微微的紧蹙着,他站在我面前,像是一樽不可侵犯的神祗,贵气凌然。

“这位公子,没摔伤吧?”他朝我走了几步,伸出右手,想将我从地上拉起。

“走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本公子!”啪一声我甩开他的手,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强忍着疼痛,在他诧异的眼光里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了自己的马,还好摔得不重,痛归痛却没有伤到筋骨。我用力跨上马背,原本积郁的心情更有雪上加霜之感,所以当那个人走过来告诉我他叫“齐宿”并询问是否需要送我回家时,我气不择言的脱口而出:“我丞相府是你这种刁民混蛋能去的吗!滚开!”没等那人回答,我便扬起马鞭,骑马离开。

“公子!那人!”圆脸浓眉名叫封恕的男子还想多说什么,却被名叫齐宿的黑衣男子伸手止住,他久久望着那夏爱稀离开的背影,嘴角却扬起一抹难以察觉的轻笑。一弯腰,伸手拾起落在地上的一块铜质令牌,细细拿在手上观摩了一番,对身后的封恕说道:“看来,咱得走一趟丞相府了,总得把这枚令牌还给那只爱闯祸的小脱兔吧。”

“公子......您这是?”

“封恕,不要多问,你只要知道,我们不去,那只小兔子会遇上大麻烦的。”他难以捉摸的轻笑着,封恕再没多话,默默翻身上马。

在哪里?在哪里?那块令牌!“夏爱稀啊夏爱稀,你怎么那么糊涂......把爹爹的令牌弄丢了......”换回了女儿装,我一边揪着自己垂至胸口的长发,一边自言自语。要是爹爹醒来,发现自己贴身的令牌不见了,那他一定会消灭我的!

“小,小,小姐,老,老,老爷醒,醒,醒了!”穿着淡黄色裙子的丫鬟小结巴从门口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即刻宣告了我的死亡。

“没办法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小结巴,我能来个死不认账么?”我一脸可怜地望着小结巴,试图经过她的口来肯定自己的想法。

“小,小,小姐,你认为,纸,纸能包得住火吗?还是再仔细想想东西丢在哪儿了。”

“想,我想......”我慌乱的在房间里踱着步,突然想到了那个黑衣男子!“一定是那时不小心把令牌丢了!”我抓住小结巴的手“小结巴!我们得快点回去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