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二章 慕良与我何相干(4)

稀是珍宝 齐宿 1293 2011-12-21 11:32:08

  说到丢东西,我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了那块铜质的令牌,难道是被他捡了去?这下糟糕了,人家是堂堂二皇子,没准还是将来晋国的国君,我就是一小小小民女,丫头片子,人家要是想整死我,懂个手指头就让我够呛了......绞着手指,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像是煮沸的水一样翻腾。

姐姐亲自为父亲和二皇子斟茶,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虽然我和姐姐的姐妹之情有些淡漠,但还是看出了个中端倪,姐姐对他的欣赏是溢于言表的。

我思忖着究竟该以怎样的厚脸皮的无赖姿态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他讨要那块令牌,手指头紧紧拽住檀木椅子的扶手,一副病入膏肓的大无畏姿态。

“稀丫头,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爹爹对坐在最靠边位置的我问。

“啊?恩....哦!”我笑得有些僵硬“我.......我肚子疼!”顺势用双手紧贴住自己的肚子。“爹,我的肚子突然好疼!”

爹爹正色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严厉,我猜愣谁都看得出我是装的,爹爹还没发话,一旁安静饮茶的二皇子突然开了金口:“既然二小姐身体不适,那就不劳作陪了,还是先去休息吧。”

我一脸梨花春带雨的楚楚可怜的表情望向爹爹,他轻轻捋了捋有些花白的胡子,点头默许我离开。我兔子似的拔腿就走,出了前厅的门就偷偷躲在边上,像个偷窥的小贼。

不稍片刻,只见二皇子轻轻放下茶杯,面对着爹爹说到:“丞相府上的碧螺春真是茶中极品,他日得闲,一定再来府上叨扰,时候不早,我也该走了。”

“老夫送您。”爹爹站起身来,却被他止住:“丞相何须如此多礼,不用那么麻烦相送,出府的路我记着呢。”

“那,老夫就不送了。改天皇子要是还想和我府里的茶,只管来就是了,老夫不胜欢迎。”

看着他们一行人绕过长廊,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跟那个臭家伙要回爹爹的令牌,是直接跟他要,还是?

“你堂堂一个夏府的大小姐,偷偷摸摸跟在别人后面偷窥,真是贻笑大方了。”

又是他的声音!我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柱子后面站出来,挎着大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手掌朝上,嘴里吐出两个字:“拿来!”

“什么?”

“你还装植物!”

“植物?”

“蒜!蒜你懂不懂啊二皇子!”我有些不耐烦地伸着手:“快点啦!东西还来!”

“我不是说,等你记得我叫什么吗?”他坏坏的一笑。

“齐宿!对吧!”我将手掌又递进他面前“东西还来!”

他看着我,又笑了,“给。”

他的手指接触到我的手掌,暖暖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摊开手,那块铜质的令牌静静地躺在我的手上,我突然有点难以相信这个难缠的家伙竟那么容易就把令牌还给了我。

不理会我眼睛里的错愕,他突然说:“你骑马骑得真不错,会打猎的吧?”

“打猎?”我突然两眼放光的盯着他:“你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打猎吗?”

“呃......恩。”他这次笑得和以往每一次都不同,起码在我眼里这是最纯粹、最真诚、最轻松的一次了。

“那我可以穿男装,可以出城?可以在野外自由的骑马奔驰?”也可以见到秦慕良了!

“我回头找人跟丞相说一说,安排好了,就带你一起打猎去!”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和以往所有的快乐都不一样,我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有只白鸟,振翅欲飞。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要走,突然我鬼使神差的又叫住齐宿。

“齐宿,我叫夏爱稀。你也要记住我的名字。”

他回头看着我,又是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然后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