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稀是珍宝

齐宿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1-12-21上架
  • 5304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血染长春宫(1)

稀是珍宝 齐宿 1318 2011-12-21 11:32:08

  穿着素色宫装的女官领着我们一行人穿过层层的宫门和长长的走廊,绕行至婉贵妃群居的“长春宫”。

这一路的景致并不陌生。厚重的朱红色城墙,一扇扇紧闭住秘密的门,一座连一座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好像一切一如往夕,而其实,前程往事,早就随着夏嫒稀的死,灰飞烟灭了。

说起来真是可怕,有哪个女子会如我一般在青涩年岁里天天盘算着怎么死,又在死后的每一天里,计划着用怎样的方式去复仇和杀戮。

走过碧波池,池里的湖水依旧壁绿如玉,池上的水莲花开得妖娆,像我离开那一年一样。站在这池前,我曾经想过,过着一生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然而一切,都只是水月镜花的傻话。此生此世,那念想于我而言终究成了水中的碧波,只稍微风略扬,就破碎成细细小小的粼粼波光。

“白首易言终难全,故地重探,肝肠寸寸断。”

长春宫里张灯结彩,烛罩里灯火摇曳,不知这躁动为的是喜是悲。看来这婉贵妃是个厉害角色,过个寿辰便能如此劳师动众:王公贵胄、后宫佳丽所有权利和欲望似乎都因此汇聚,席间的人都在挤眉弄眼,盘算着怎样扩大或者巩固自己的权势。我在台后搜索着找到了衣冠楚楚的娴皇贵妃——我曾经的姐姐夏嫒珲。她还是那么美。温润的肌肤,带水的翦眉,紫色的绸缎称出她高贵,精致大气的齐头上坠着各色宝石制成的凤凰状发簪,以“国母”的气势着实将两旁的庸脂俗粉比了下去。我心里盘算着早就开宴,为何独不见今天最重要的角色。

“皇上与婉贵妃到!”太监的这一声高呼,让原本嘈杂的桌席突然冷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移到了缓缓信步而来的二人身上。

男子穿着一袭白色缀着靛蓝色龙纹的长衫,肩膀厚实步伐雄浑有力,外表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高挺的鼻子两边是炯炯有神的一对幽深的眼眸,眼眸上两撇剑眉中间好似有化不开的浓愁,他的眼神里装满了沧桑和洞察世事的机敏,但是他的嘴角却一直上扬着,笑得无害又自然,让人看不出这样一张刀削石刻的深刻面容里究竟包含着一颗怎样内敛的心。这就是晋国的国君齐宿。他身边的女子倒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与坐席上的娴皇贵妃相比,简直可以说是普通,但是,她的普通中又透着点低眉顺目的讨巧和少女特有的娇柔之气——圆圆的脸上白白净净的并不似其他女子般涂脂抹粉,就是这出水芙蓉般的不同之处,让她更显出了一份高贵以及与众不同。就连衣饰的选择,也看得出她的讨巧:淡粉色的长裙及地却不塌拖,外面的深粉色丝质罩衫做工精细,看得出是上上品,头发简单的盘起,上面束着一支文案复杂但是颜色碧绿清新的玉质镂空发簪,贵气中略显朴素,朴素中又带有脱俗的气息,两个人走在一起,真的是天生一对的璧人。

众人行过礼,齐宿便在长春宫临时搭设的舞台前正中央的席宴里落座,他的左边是娴贵妃,右边是婉贵妃。这两个女子看上去真是风光无限,一个是“公开但未公布的国母”,一个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妃子,后边的嫔妃只能个个表情迥异,不甘又无奈的落座其后。

齐宿看起来十分尽兴,欣赏着看台上的表演时又不忘君臣同乐,与大臣们吟诗作对又不忘轻搂身旁的美人。齐人之乐,亦不过如此吧!

这样一个君主,数年之内将周边之地悉数收归己有盘踞南方,雄才伟略却又放荡不羁,视纵情神色为人之常情,视君臣之义犹若兄弟之情,怎样批评他的好坏?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