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二章 慕良与我何相干(1)

稀是珍宝 齐宿 1095 2011-12-21 11:32:08

  “秦慕良,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放我出城!快点!”我着一身湖绿色的缎面暗纹长衫,腰间系着深绿色腰带,佩戴者丞相府的腰牌,头发高高盘起,以这样一身男子汉架势十足的装扮跨坐在马上,颐指气使地要求驻守城门的禁卫将军秦慕良放我出城。

秦慕良是我父亲夏国栋从小带在身边收养的义子和得力助手,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练得一身好武功,专门负责保护我和姐姐的安全。其实,在我眼里,他和其他的武夫草莽完全是不一样的,自幼习武,尤为熟悉刀剑这类的兵器;饱读诗书,熟知兵法布阵;年纪轻轻却懂得运筹帷幄;虽是武夫,却长得眉清目秀,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翩翩书生,他的气质卓尔不凡,就是在人群中你第一眼就能将他搜寻出来的那个样子。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他是父亲指给我的未婚夫,再过几个月他就是我的夫君了。

刻意对泛红的脸颊视而不见,我举着出城的令牌,高声要他“快点开门!”当然,令牌是从父亲那里偷的,我想只要在他午睡醒来之前还回去,应该不会被发现,当然,出城的说辞也是假的,我只是想逗逗这个呆瓜。面对喜欢的人,可能我们无时无刻都在身不由己的做着自己都觉得无聊或者不可思议的傻事。现在的我就是,为了见他一面,说上几句话,特意女扮男装骑马到此。

“夏小姐,请恕在下没有办法答应你的要求。”他一披身银光闪闪的合身铠甲,双手抱拳作揖,以一副恭敬的姿态立于马前,说的是恭敬话,但我却听到了他语言里流露出的淡淡怒气。换做是以前,他还没升迁成将军,还在我身边守护我的时候,他会一脸怒气却满是宠溺地对我说:“夏爱稀,你给我回家,不要再给我耍小姐脾气瞎胡闹!再不听话,我就把你扛回去了!”只是他现在却不会这样做了,他变得让我陌生又疏离,所以我想靠近,想回到以前我们一起到郊外野游,爬山作诗,泛舟湖上的日子,可是......

“我偏不!我有令牌,你凭什么不让我出城!”我正了正神色,色厉内荏地说道:“你只是一个守城将军,管不得我要做什么!现在我令牌在手,你不让我出城就是抗令!”

“你的令牌怎么来的自己心里清楚!”他放下作揖的手,语言里透着严肃的警告之气。

看着他淡漠的神态和不耐烦的神情,我的心莫名酸楚起来。自己在他心里应该真的只是个笑话,委屈的、愤怒的、难为情的,百感交集的泪水瞬间涌上眼眶,他看着我的眼神里,突然多出了一分怜惜。

“我、要、出、城!”我一字一顿的说清楚话,强忍着眼泪。事与愿违,我的好强似乎让最初目的与现在的情势背道而驰——我不过是想见他,想听他说话罢了。

“开城门。”

他的声音简洁利落,叩击着我的胸腔心肺,眼泪滑落,我扬手勒住马上的缰绳,急掉码头,马蹄扬尘而起,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回家!出了丑、受了委屈的人,都需要找个地方避风遮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