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五章 别绪离愁在心头(3)

稀是珍宝 齐宿 1010 2011-12-21 11:32:08

  “你说什么?”爱稀瞳孔收紧,难以置信地望向齐宿,眼睛里还闪着莹莹的泪花。

“你这幅楚楚可怜的表情?怎么,心疼了?”齐宿捂住伤口的那只手背上青筋暴起,像是在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可能!”爱稀置若罔闻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呼吸轻轻的颤抖起来,她将双手合掌,手指绞到一起,哭着叫嚷道:“不可能!不可能!秦慕良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他不可能死的!他怎么可以死!”

齐宿看到她因为秦慕良的死而方寸大失、失神痛苦的样子,突然怒不可遏地冲到爱稀面前,不顾流血的伤口,一把捉住爱稀的双手,粗暴地说道:“夏爱稀!你看清楚!”他用力地摇晃着爱稀单薄的身子,像是要将她的骨头都摇碎“你给我看清楚!”强迫她看着自己,“你嫁的人是我!是我齐宿!我不准你在新婚之夜为别的男人哭!我不准!你听到了没有!”

“你放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爱稀挣开齐宿的双手,慌乱地从床角冲下床,意欲夺门而出,而齐宿马上从身后用手紧紧环住她“夏爱稀!你到底要怎么闹才够!再说一遍,你的相公是我!是我齐宿!”明显感到自己低吼的声音让怀里的人像是受了惊吓一般身子微微一震。

齐宿缓缓的松开手,爱稀似乎也平静下来。半响,她的嘴里说出几个清晰的字:“我要回家,我要见我爹!”我要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嫁给了齐宿而不是秦慕良,我要知道秦慕良为什么死了......

“恕难从命。”齐宿回答得明确而残忍。

“为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家?不让我见我爹?”

“你已经是我的王妃了。在这个屋子里,只有我的话是命令!而你,凭什么要我在新婚之夜让新娘子回家?”齐宿淡漠而高高在上的决绝的表情让爱稀心生畏怯。她垂下眼眸,六神无主的跪坐到地上,瘫软下身子,呜呜地伏在地上哭了起来。齐宿只是站着,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看着她猫咪一样在地上呜咽。

新婚夜,红烛尽,垂泪到天明。

渐渐的,爱稀因呜咽抽泣而微微发抖的小小身体不动了。齐宿蹲下身子满面柔情地望着地上瘦瘦小小的漂亮女子,轻轻触碰她冰凉的脸颊,抚开她额前的细发她苍白的小脸揉成一团,精致的红妆都被眼泪**擦花,她紧紧的闭着眼眸,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她好像是哭得歇斯底里,累的睡着了。

轻轻叹了口气。心里真的妒忌那个叫做秦慕良的男人,凭什么,他值得你这样歇斯底里?手腕上的鲜血早已凝固,齐宿看着那个印着深深牙印的伤口和熟睡的爱稀,酸涩的苦笑,然后轻手轻脚抱起爱稀,放到柔软的床榻上,再为她盖好被子,吹灭红烛离开新房之前,他还小心翼翼将床上的幔帐放下,再看看她睡得是否安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