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六章 身似浮萍何处为家(3)

稀是珍宝 齐宿 1317 2011-12-21 11:32:08

  爱稀无法无天的举动让谢韵仪有些怒火中烧,她瞥向还跪在地上嘤嘤哭泣的蝶儿,朝蝶儿使了个眼色,蝶儿立马会意,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她跪走着来到谢韵仪身边,哭到:“王妃,您一定要为蝶儿做主.....王妃,蝶儿虽不是出身什么名门望族,但蝶儿也识善恶分是非......新王妃,新王妃她......不分青红皂白将我打成这个样子......蝶儿可以不计较,但,蝶儿说了是您的贴身侍女了,新王妃却还是,还是不肯手下留情......王妃......她不仅抢了皇子赏给您的丝绸,还打了我......这是什么意思......王妃,您不能再忍让了......”

演了半天戏,原来是在说我。爱稀看着这局势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丝绸什么伺候什么友好,那都是假的!一大早自己就掉进泥坑里去了,而自己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身旁站着的小结巴眼看就要气急败坏地冲出去和那丫鬟理论,爱稀却伸出手,将她拦下。小结巴不解地望着爱稀,爱稀却不怒反笑,好像是在看一出别具一格的折子戏。

“这......”谢韵仪好似犹豫再三,终于转过头,看向齐宿,娇娇弱弱一句:“皇子......您看......”

原来这便是最终目标?爱稀兴致乏乏地又饮了口茶,乌黑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齐宿,想看看一直置身事外的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没想到齐宿只是莞尔一笑,对跪在地上抽噎不止的丫鬟道:“想留在我府上,最好管紧自己的嘴巴和心。下去吧,我饿了。”

跪在地上的蝶儿也是一阵错愕,仰头偷偷看自己的主子,却发现她也是脸色苍白,心知情势对自己不妙,只好,低下头,乖巧地伏在地上做了个揖,“奴婢告退。”

“退?”爱稀突然站起身来,浅笑道:“蝶儿这是要退到哪儿去?不要公道了吗?”信步走到蝶儿身边,抬起她尖尖的小下巴,“多好看的一张脸,真是我见犹怜,怎么我会下这么重的手,将你打成这样?蝶儿,这么快就不要公道了,岂不是便宜了我?”

跪在地上的蝶儿猜不透爱稀的意图,有些惶恐的直打哆嗦。

“齐宿,你看,我昨晚刚进你的门,今天就闹得你家宅不宁。怎么样,正好,你休了我吧。”爱稀正色对齐宿说到,而一边的谢韵仪气黑了脸,她叫他:齐宿!她竟然对齐宿直呼其名?莫名的妒火涌上心头,夏爱稀,我一定要毁了你!

齐宿见到爱稀脸上玩味的表情变得严肃,板起脸,站到爱稀身边,郑重地问道:“你要我休了你?”

“是。”爱稀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疑虑。“还有,慕良哥哥的信,还给我。”

“夏爱稀!”齐宿发怒的低吼“你的心里除了他秦慕良,就装不下别的男人了是不是!”

爱稀垂下眼眸,不敢与齐宿对视。这真是一个尴尬的问题,如果我说有,我心里的另一个人是你,我一定就走不了了,齐宿。而你的世界,富丽堂皇,它不属于我。

“夏爱稀!”齐宿伸出手,握紧了爱稀的肩膀,手上青筋暴起,他暴怒地吼道:“你回答我!”

一旁的谢韵仪和蝶儿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齐宿,一时都惊愕的说不出话,等反应过来时,谢韵仪便走上前轻声道:“皇子,您......先冷静些,好吗?”

“带上你的丫鬟,给我滚!”齐宿别过头对谢韵仪吼道。谢韵仪怔了怔,眼眶立马发红,低泣着跑出了屋,跪在地上的蝶儿见自家主子已经先走了,抓准时机从地上站起来,逃命似的也跑了出去。

*****************************************************************************************************

各位:不好意思,由于网络异常,第六章第二节又被多更了一遍。为了方便各位阅读,现将第三节再更一遍在第二节后面。不要拍砖、不要批评哦。小女子初拉乍到,希望各位喜欢《稀是珍宝》的朋友多多提点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