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七章 良辰只待成追忆(2)

稀是珍宝 齐宿 1025 2011-12-21 11:32:08

  “不要那么多废话!我不想听!”爱稀的情绪像山洪般爆发,失声痛哭吼道:“我爹呢?我爹呢?”

“爱稀!爱稀!夏爱稀!”齐宿握紧她的双肩迫使她停止狂乱的怒吼,比她对上自己的眸子,然后正色道:“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秦慕良密谋造反,东窗事发自杀死了!而他背后的黑手,就是夏国栋。夏府昨天已经被抄家,夏国栋现在已经被关到死牢里去了,夏国栋的女儿昨夜也已经投湖殉情而死了,而你,”齐宿握紧爱稀的双手加深了力道,瞳孔紧缩:“而你,夏爱稀,你是江南夏家员外的千金,恰好,和那个殉情而死的女子同名同姓,你明白吗?”齐宿说着这段话,像是陈述着一段事实。爱稀惊讶的说不出话,先是呆呆地听着他的话,然后无声地落泪,齐宿才以为她已经接受了现实,没想到爱稀却突然发疯似的挣开他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我要和我爹在一起!我才是夏国栋的女儿!我才是!棺材里躺着谁!凭什么她要替我死?!凭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昨天不都还好好的吗?不都还好好的吗?!我才要当秦慕良的新娘子!我爹才刚要送我出嫁!怎么突然什么都不一样了?怎么都不一样了!”爱稀冲上前双手扯住齐宿的衣襟,力道大到将他整个人向前拽了小步“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能救我为什么不能救我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爱稀狂乱地嘶吼着,哭着昏死了过去。

齐宿接住了她瘫软的身子,紧扣进怀里,看她的眉头皱深锁,连额头都皱了。掩住心中的酸楚,抬起眼眸看着本在灵堂旁烧冥纸却听到他们对话的几个仆役,轻轻皱了皱眉头,没再多言,起身,抱着爱稀瘫软的身子,朝门口走去。马车和随行的两个侍卫还在门前候着,,马夫见齐宿从秦府出来,恭敬地跳下马车,掀开车帘,说了声:“公子请。”当下是非常时期,齐宿自是知道现在若是和秦慕良扯上关系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轻装简行,扮成商户,避人耳目。他心中本是盘算着将爱稀囚禁起来,但又明白这丫头的性子是禁不得囚的,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境况会更好。虽然要突然承受这样大的变故真的很难。又低头看了看怀里清秀的面容,齐宿在进入马车前停下脚步,朝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会意上前,齐宿淡漠的开口:“里面的人知道得有些多了。”

“公子放心。小的懂。”护卫露出嗜血的目光。

齐宿没有回头,补充说到:“问清楚家里还有什么人,记得银子要多给。哦。还有,出了城再动手。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怀疑。”

齐宿轻轻地将爱稀抱上马车,抱着她看着马车外的街景,露出残暴的目光。

“这盘棋,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