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九章 许何人一世温情(2)

稀是珍宝 齐宿 1140 2011-12-21 11:32:08

  谢韵仪清冷的声音让处在平和安逸情绪中的两个人顿时相顾无言,爱稀循规蹈矩地从床上下来,拉长着脸,素净得又像寻常一般。齐宿也敛起笑容,正襟危坐起来。

爱稀尴尬地望着谢韵仪,恭敬地做了一个揖,开口说对着谢韵仪说“王妃来得正是时候,”目光移到齐宿身上接着说:“我请托皇子办的事她已经答应我了,我先回房了。”

齐宿抿着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爱稀从他身边走开。

“慢着!”谢韵仪一脸盛气凌人地拦在门口挡住爱稀去路,铁青的脸色看来有些骇人,像是看到爱稀和齐宿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

“王妃还有什么吩咐。”爱稀停下步子,站在她的面前。

谢韵仪不愠不火地走进房间,将端来的那盅汤放在桌上。“妹妹这是哪门子的‘请托’?怎么‘请托’到不该去的地方了?先要弄清自己的身份,再做事,明白吗?”

爱稀听着她的冷嘲热讽,难耐住心中的怒火,开口回答:“我不知道王妃所谓的‘先要弄清自己的身份,再做事’指的是什么,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我是齐宿明媒正娶的妻子,就算不是正妃也是侧妃,作为府里的王妃,或许地位没有你尊贵,可是我或者皇子都不必向你汇报我们在一起要做些什么,或者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王妃您说是吗?如果爱稀真的有哪里做错或者做了什么不该做的,还请王妃指正!”

爱稀连珠炮一样的一口气说完了一大长串话,说得谢韵仪气的怒目而视却无言以对,卡壳了老半天才回一句:“你!还说是名门闺秀,简直就是山野泼妇!”

“我就是山野村妇怎么了!起码我行得正坐得直睡得稳,不像有些人,自诩名门,说话做事却心胸狭隘、贻笑大方!”

“你!”谢韵仪气得举起手指头指着爱稀,翻着白眼直跺脚。

“我!我!我怎么了吗?有没有哪里说错!”爱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心里盘算着新仇旧恨要一起算清楚,总不能每次都白白被欺负。

“你!你七早八早跑到皇子房间里把他吵醒就是不对!长得像个狐狸精!七早八早趁着我不注意就勾男人!你!你看我不打你!”

谢韵仪气急败坏地指责着爱稀的不是,扑上前揪住爱稀的发丝就狂乱地拍打起来,边打还边骂“狐狸精”。

爱稀一边拨开她的手,还手打她、扯她头发,一边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说到:“我不是七早八早来的!哪有你那么好的功夫!我昨晚就睡在这儿了!”

“你说什么!”谢韵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愤愤地望向爱稀再望向一旁因为局势发展得太迅猛而还未反应过来的齐宿,恨恨问到:“昨晚你让她住书房!?”

齐宿的无言以对像是一种无声的默认,想起自己几次站在那扇门口,却一再被齐宿以“朝市繁忙”而拒之门外,而眼前的爱稀却能在书房里一夜安睡。。。。。。谢韵仪突然难以自制的妒火中烧,抡起桌子上的那盅热烫便往爱稀头上扣去:“你个死狐狸精!贱蹄子!”

爱稀感受到谢韵仪骇人的怒气,看着她几斤发狂的神色,定定地站着竟忘了避闪,眼看那盅热烫便要扣到自己头上,露出惊恐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