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十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1)

稀是珍宝 齐宿 1301 2011-12-21 11:32:08

  夕阳的余韵为了无生气的柴房凭添了几分温暖,没过多久,夜幕便悄然而至。

小结巴送来了干净的褥子、暖炉以及茶水和饭菜,爱稀享受着片刻的静谧和孤独,心情也慢慢地平复了下来。这样没有阴谋和负担的过日子,其实真的也不错,因为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所以不再怀抱任何非分之想。

时光好似被拖得无限漫长。爱稀缩在小结巴整理干净的靠着窗的小角落里,裹着被子慢慢进入梦乡。似乎有什么人开了房门,但她的眼皮很沉很沉,睁不开眼来。

那个人的气息很是熟悉,他轻手轻脚的走到自己面前,一脸关切地凝望着自己,温热的手掌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深深的眸光之中,盛满了歉意......

睁开眼睛,还是一室乌黑和清冷。想必是夜深了吧,蜡烛已经燃烧得只剩一滩烛泪,暖炉也已经熄了火。爱稀再一次嘲笑自己的痴和傻——果真是个梦,齐宿怎么会来看自己而且还脸带关切?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了门口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

清冷的院子里响起任何声响都是特别引人注意的,爱稀直勾勾地坐起身子,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佯装睡觉,躺下身子轻闭上眼睛,留下一条小缝隙监视着柴房的门。

结果,是窗子被人从外面轻轻撬开了,门外传来年轻女子的笑声,那笑声虽然极其细微,但爱稀却认得,那是那个叫做蝶儿的丫鬟的声音。

窗子被轻轻地打开,爱稀看到她们将一个麻袋塞进柴房里,然后捂着嘴巴笑着逃开。心里料想:大事不妙!旋即翻身下床,重新点燃蜡烛,才发现地上的麻袋竟然扭扭摆摆地动了起来......

一只又一只黑灰色的大老鼠从袋子里钻出来,吱吱唧唧地叫着,然后四处乱窜。

爱稀吓得惊声尖叫起来,站在地板上随手抓起一根木棍往地上的老鼠拍去。受惊的看来不止爱稀,还有老鼠。它们发了疯似的乱窜乱啃乱叫,爱稀握着木棍跳到简易的床榻上,抡起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裹了起来。

烛光中,她盯着地上的老鼠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像是怕自己一放松警惕,老鼠们便有机可乘跑到她的身边来。她心里又急又怕,急不可待的希望快些天亮,又怕蜡烛撑不到天亮又会燃尽。。。。。。

一分神想着这些,一只老鼠便顺着垂在地上的被角爬上了爱稀的床,吱吱吱吱大摇大摆出现在她的怀里,爱稀看着自己怀里突兀多出来来的又黑又脏的不明物体,还有那老鼠黝黑得发亮的眼睛,吓得七荤八素,甩开怀里的被子和老鼠,尖叫着赤着脚跳下床,借着烛光跑到门口,却发现门和窗子都被从外面死死锁上了。。。。。。

“谢韵仪!谢韵仪!”爱稀的脑子里蹦出谢韵仪的名字还有她得意的神色,气得火冒三丈:“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倒我?做梦!你是老鼠,我就是猫!”

说着爱稀鼓起勇气,跑到柴堆边找了一根和手的木柴棍,一路发疯似的挥舞着,走到已经熄灭的暖炉前,将木棍放进暖炉里,再用火折子点亮木棍,“谢韵仪,我给你表演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爱稀趁木棍还在暖炉里烧着,迅速捡起地上的毯子,然后甩干净因天冷在上面聚集的老鼠,再将毯子裹到自己身上。她举起一头已经烧得火红的木棍,用木棍沿着窗子点起一圈火圈,再将木棍放到地上,用小结巴送来的还未喝完的那壶早就变冷的热茶浇熄。

火势蔓延得很顺利,片刻便围着窗子开始烧起来。爱稀鼓足了勇气,深深地呼吸,下意识地再一次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紧闭双眼,撞出窗子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