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稀是珍宝

第十一章 暗涌(5)

稀是珍宝 齐宿 978 2011-12-21 11:32:08

  转了转眼珠子,谢韵仪突兀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跪走着几步来到齐宿面前,晶莹的泪水汩汩而下,她揪住齐宿的衣带,哭着说到:“皇子,皇子......我......我刚刚是气昏了头了......您别放在心上......您喜欢爱稀那样的,我可以学,可以改......可以变得和她一样......只求你爱我......只求你爱我一些......此生此世我已下嫁于你,若......若你不能爱我,那我要怎么办?......”

齐宿别过脸闭上眼,不想再看她一眼:“你既然知道,我也不瞒你。没错,我是爱上了夏爱稀。你若还想当这个王妃,便不要再找她的麻烦。那这个王妃之位一辈子便都是你的。如果不然,你连出现在我眼前我都觉得多余。”

听完齐宿决绝的话,谢韵仪失望地放开揪住他衣带的手:“没办法是吗?呵呵。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也休想你的夏爱稀会爱上你!”

齐宿俯下身恨恨地望着她:“你认为你能改变什么?别逼我动手杀了你。”

“你别忘了,我是当朝大将军谢定军的女儿。想杀我,除非你不想和我爹合作,不想要那个皇位了!”谢韵仪的眼中满是笃定。

“你爹和我,是拴在同一条线上的蚂蚱,一死俱死,一荣俱荣。你认为,他会不会为了大业牺牲你这小小的女儿?”齐宿站起身来背对着谢韵仪冷笑了起来:“谢韵仪,不是我不治你。本来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想给你铺设一条好走一些的路。既然你自己为自己找麻烦,那本王子也不会再对你客气!你若是再敢做一些惹我不悦或者不该自己做的事,后果就自己负责!”齐宿说着,没有再看地上的她一眼,举步离开。

谢韵仪的神色由笃定变向心虚,又由心虚,变向惶恐。

斗不过!难道真的斗不过?真不该如此冲动,现如今不仅在齐宿面前失了他的心,还输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那个贱人在的每一天我都不会幸福!不幸福!”她用手使劲地拍着地面“啪啪”几下,手掌泛红疼痛。深深地呼吸缓解自己的情绪“不!我不能输!不能输!”眸光犀利地扫过两旁都在窃窃私语的仆役,心中更是怒火中烧:“你们看什么看!听什么听!今晚的事要是泄露半个字让那个贱人知道的话!我就叫你们全部变成聋子和瞎子!”

谢韵仪的叫骂声响彻整个厅子,没有人敢再多说一句话,所有仆役们耷拉着脑袋,都似一尊尊雕像,直至丫鬟柔儿先遣散了厅内的其他人,再蹑手蹑脚地跑到她的身边将她扶起,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到:“王妃莫急莫慌。既是心情不佳,不如明儿到静心禅院去礼礼佛烧烧香。看看菩萨有何明示?”

谢韵仪听着,脸上的表情有所缓和“是该听听菩萨的明示了!”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裳:“回房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