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旧爱

05章 她走了

旧爱 叶叶草 3083 2012-03-07 10:21:06

  静寂的小道上范小娴深深的呼吸了下,视线还没朦胧,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变的如此冷静,这是她的初恋,哪怕是吵架也觉得很过瘾,和他在一起闹情绪不比谁的少,但过后总会有一个人站出来先道歉就不用管谁对与错了。

轻风的吹刮下,她的长发蒙住了她的侧脸,她丝毫没动不是因为在麻木,而是不想让他看出更多的细节,她在压控着内心的起伏。

没听到她大声骂自己,余海深越感不安,目光始终不敢和她正视,此此时此刻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痛还是疼。

看见他再次拨打张思程的电话号码,范小娴知道这一刻不是梦,她彻底惊醒了,拿过他手机给挂掉,轻声道:“不用叫她了,我自己懂得怎么回去,如果你认为你的决定是正确那么我放手,或许你说的很对,我们一开始就不要太贪婪,能做朋友就做朋友够了。”

余海深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有一种要伸手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冲动,视线感觉到模糊,内心在挣扎,两个相爱的人却等着对方先走开。

许久,范小娴张开双眼,轻缓道:“难道你真的忘记了吗?”

她的声音如千万根刺穿透他的心脏,为了不想彼此在这个没星星的夜空下忍受那撕心疼痛,余海深脸上的神情变的平静,可以用无情来形容。

“我们真的不合适,曾经说过的那些承诺其实仅是满足内心一种寄托,你可以说我是骗子,或许我本来就是骗子,有的感情就是如此,一旦有一方内心不再想遵守契约了,那些所谓的承诺也只能当做一个无趣的玩笑。”

一阵风掠过,范小娴认真把他的话给听完,目光缓缓的垂下,不敢再看那双陌生的眼睛。沉默了许久,她缓缓说道:“照顾好自己。”说完她转身走开,脚步还没挪出两米远,眼泪终究失控从眼眶涌出顺着嘴角一滴一滴往下掉。

她没有伸手去抹,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很没用,她内心需要强大。却想着他能冲过来抱住自己,又怕他追上来拉住自己,脚步选择了加快。

夜很静,从小道回到七栋女生宿舍大概需要走十来分钟,中间经过运动场,旁边的小卖铺今晚人很少,连卖热狗的阿姨眼神都流露出一种沉寂。

站在七楼阳台的张思程看着范小娴走进楼梯的,可现在已过了七分钟还是没看见有人走上来,刚才接到余海深的电话时她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没往最坏哪方面想,原以为他们仅是和以往那样吵架摆了。

秋风一阵吹过来,没带任何气息,却让人内心感觉到一丝丝的凄凉,张思程再看下手机,五分钟已经过去了,还是没看见她走上来,这次她不再犹豫,急忙的走下去。

刚下到五楼就看见范小娴走上来,灯光下的泪痕还没抹去,新一轮的眼泪已是失控。。。。

走下去的张思程还是不敢往最坏的方向想,不过她内心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敢承认。

“小娴...你们这次....”

之前俩人无论闹的多深,余海深还是会送她到宿舍门口,可这一次没有,抱着范小娴的张思程还能感觉到她时不时在颤抖。

范小娴缓缓的伸手到她的身背,手掌已被擦伤的她只能用手腕搂着她的腰,此时膝盖的灼痛才开始传递到大脑,但远没有内心的委屈伤的痛,最终她还是哭了。

晚上,张思程丝毫不敢闭眼,宿舍的门还被她给关死了。原本睡在上铺的范小娴也被她给撤到下面来,她自己床头上的灯却一直在亮着,张开双眼看着头上的床铺,想不明白现在的人怎么都变得那么现实了,毕业就一定要分手吗?那当初为何还要在一起来等待这惨痛的结果?

凌晨三点多,梦中的张思程突然惊醒,抬头看见一个人影向着卫生间走去,卫生间对出去就是阳台,此时她立即跳下床鞋都没穿直接跑过去。

正要进入卫生间的范小娴被她给吓了一跳,捂着胸膛,嘴角凹下:“你想吓死人啊,这么晚了还那么好动,以后怎么嫁出去。”

听到她还能说话,张思程没在意她说什么,伸手按了下开灯的按钮。

“灯都不开,再摔一跤我看你还能怎么办,想摔大一点屁股就直接说。”

范小娴对着她笑了下,记事以来自己还是第一次摔的那么严重。

张思程目光落到她的膝盖上,看见白色的包布参透出斑点红色,心痛道:“快点拉完。我还要睡觉。”

范小娴怒了怒嘴角,不过她们早就习惯了张思程的语气,心底还感觉自己很幸福有这样的一个死党,不仅能够给自己安慰,委屈时还能借个拥抱来暖暖。

第二天早上,范小娴早早就起床了,精神很特佳,整理好东西后看着张思程那张白白净净的脸蛋,俩人昨晚深夜还聊了一个多小时,今天大家都要撤离了,虽然学校不会来赶人,但也不能厚着脸皮和管理宿舍的阿姨在讨价还加。

“你起来那么早干嘛,火车不是晚上六点多才开吗?”张思程闭着眼睛说道。

“你真的要去杭海吗?”含玲坐起来看着她轻声道,她昨晚知道范小娴和余海深分手后内心不知为何感觉好受点了。或许是因为身边还有人和自己一样悲惨,内心得到了点点的平衡。

“是啊!你呢,打算回到家那边吗?”范小娴笑了下,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刚失恋的女生,这倒让含玲倍感羡慕,不知道她内心的强大是来自于哪里,相比较自己那晚还死死的哀求对方不要如此狠心真是情何以堪。

含玲走下床突然感觉肚子严重凹进去,双脚还有点发软,笑了下:“是吧,要不然也不知道去哪里。”她是想留在归宁,但家人已经在县城给她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或许回家是她唯一的选择,这个地方有太多模糊的身影,不小心路过某个街角眼泪会情不自禁的惨出来。

中午,含玲的家人开车来把她给接回去了,拖着行李站在宿舍门口的范小娴俩人相互对视下,嘴角微微的一笑,走了。

一辆红色的的士开进三坏一个小区里面缓缓停了下来,张思程推开车门把一袋行李给拖出来,一边的范小娴拿出包包看了下车程表显示80两个阿拉伯数字,拿出一百块提过去给的姐。

“快点下车帮忙啊,要不我叫阿姨把你的东西给拉到江边扔掉算了!”后面的张思程很不满的喊道。

“来啦,来啦,你别对我那么凶好不好,再过几个小时你想对我好都没机会了。”钻出来的范小娴怒了怒嘴角,赶紧过去帮忙。

在的姐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把全部行李给搬出来,范小娴对着她说了声谢谢,一旁的张思程翻找了下包包,问道:“阿姨车费多少钱啊!”

阿姨楞了下下,转移看向范小娴。

“我已经给了,八十块,等下你给我一百把,我只赚你二十就够了!”范小娴甜甜一笑。

张思程眉头紧下,内心没有太多的意外,俩人的钱虽然不能对放在一起用,但对方想什么时候伸进自己口袋拿基本上是不用提前申请的。

忙了两个小时后,俩人终于把行李摆放好,范小娴扭了下腰直接坐下床边,看着这间一厅一房的套间感慨道:“哎,如果这里有我可能会更美好啊!”

走进来的张思程伸手捏了下她的脸蛋,嘻嘻一笑:“那就不走了啊,留在归宁把,我们可以一起做饭一起睡觉,晚上还可以全身裸着。。。嘿嘿!”

“色女,我才不想跟你这危险的人物住在一起。”范小娴白了她一眼!

张思程一笑,她是很想范小娴能够留下来,但昨晚那番话后她知道这是不可能,只是很担心她独自一人去往杭海,幸好自己有一个朋友在那边,到时候可以先接待她下。

“好了,现在已经三点了,你快点去洗个澡,要不错过了火车我就更开心了。”

范小娴转脸看了下自己的行李,这一次她没打算要全部带走,轻声道:“那些棉被什么的就先你这把,要不房间太空荡怕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会孤寂。”

“好啦,快点了,还没嫁人就婆婆妈妈了,等下真的错过车我可不想要你跟着我回来。”张思程推搡了下她,选择到这边租房一是因为价格相对便宜,第二是因为这里可以搭环城公交车直接倒公司上班,不会整天遇到塞车的情况闹心。

傍晚六点零一分,月台上的范小娴背着一个挎包,张思程手中拖着一个小皮箱,里面装的都是一些衣服,其他的东西也全留在了她的新窝。范小娴也有想过要留下来,只可惜已找不到留在这个充满记忆的城市,或许到另一个地方去可以淡化某些事情,其实这次她也在等待着有个人会先开口。

“各位旅客从归宁到杭海的KH1999列车已经从前方站开过来了,请大家拿好自己的行李。。。。”广播里传出一个听着会让人有种落寞之感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