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旧爱

006章 他为什么是爱她?

旧爱 叶叶草 2120 2012-03-07 10:21:06

  夕阳已被浓厚的云层遮隐,黄昏的极光还四周耀射,列车已进站,月台上的行人脚步在加快,范小娴俩人沉默着并肩漫步,有些话早已说了很多遍,内心牵挂是少不了,只希望彼此都能好好照顾好自己。

走到第十三届车厢,范小娴转身过来,脸上微笑的很释然。

“要不一起上车把,去到那边我也同样租个间大房,把最漂亮的让给你,月租七分3三,你七我三。”

“到那边记得打电话给我,记得联系我朋友,记得照顾好自己,记得不要遇到什么事情都哭,没人为你拿纸巾,记得防色狼,喜欢裸睡要关锁好门门窗窗,记得要想我。”张思程把皮箱拖过去给她,明白她的玩笑只是修饰下离别的气氛摆了。

范小娴扑哧的笑出声,捂着下嘴巴。

“有人比我还我婆婆妈妈,看来我不愁嫁不出去咯。”

张思程在把手中的一袋零食和水果塞到她手中,伸手抱了下她,这时候月台上已没有旅客,列车员也在盯着手腕的时间了。

“好了,上车把!到时候回归宁了直接到我哪里,钥匙已经放在你包包里面。”

范小娴点了下头,对她再是一个微笑,提起皮箱踏上了十三号车厢,她买的是卧铺车,从归宁到杭海有二十五个小时,到那边也同样是傍晚落幕之时。

外面的张思程透过车窗看见她已经爬上了床铺,嘴角浮出一丝微笑,眼泪早已经在眼眶打滚,她们是说好的不能流泪,但谁都知道能压控短短那几分钟已经是一项很痛苦的折磨了。

坐到窗边的范小娴喷了一口热气在玻璃上画了张笑脸,这时候火车缓缓的启动,车厢里面杂乱声很多,看见月台上的她在招手,早已湿润双眼再也压控不住,眼泪哗啦哗啦的流出来了,这一别谁也不知道下一站见面会是何时。

轨迹声越来越小,张思程招摆的手缓缓的放下来,列车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黏在一起四年的那个死党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了,自己选择留了下来,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每一段路都会有一人陪你走一程,到站了,惜别了,心存感激的挥挥手,也许下一段路程将会有另外一个人陪你走。

拿出纸巾擦了下眼泪的她听到后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转身过去看到满脸憔悴的余海深,楞了一下,目光落到他手里拿着的车票,看不到路程到底是哪个方向,而他身后却没有行李。

“她已经走了,有的事情来的太突然,可能是错过了,也可能是错的很正确。”说完后张思程抹了下眼角与他擦肩而过。

余海深闭上双眼参出一滴眼泪滑落在月台,很快就被尘埃给吸干,他没说话,内心的痛不比谁的少,拿起手中的车票看着归宁——杭海的路示图,鼻子突然一酸,眼泪没有掉落了。这都是自己的选择,自己只能默默承受着一切,有时候伤害一个自己爱的人远比被一个爱自己伤害的人还要痛。

晚上十点多,徘徊在校园小道上的他已经忘记了试图想寻找她留下的气味,虽然知道这很傻,但无法阻止内心的意向。

晚上十一点,他走在学校附近的一条街道,地摊边的行人还是那么多,时不时发出那嘻哈笑的欢喜声就如同一把刀在他心底一撇一撇的打磨。

晚上十二点,行人越来越稀少了,街边的店面也陆陆续续的关了,摆地摊的情侣也收拾好衣物坐着电动车悄悄离去了,后面的女生把脸贴在男生的背椎上,幸福的痕迹撒满在她脸庞,嘴角微笑就是最好的见证。

他还记得曾经跟她说好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白天工作,晚上出来摆地摊,周末一起去超市购物,手头宽松时要带她去流浪....

凌晨三点,一家微型酒吧里面他坐在角落边,烟缸里面堆满了烟头,桌面摆满了酒瓶,有的还掉落在地板上,这里酒吧没有舞台,来这玩的可以去包厢,也可以到台吧旁的小厅,哪里有安静的音乐,灯光很黯淡,是专门为三人以下的消费者设计。

“嘟嘟。”桌面上手机震动,琴声没有响起了。这已经是第九次了。是他把铃声关掉的,里面已经塞满了信息。

手机这次仅是震动了几下突然就停了,背靠沙发的余海深虽然没看,但他内心也一直在数着震动的次数,突然的停止仍旧没有勾起他一丝的悬念。

站在门口的李曼拿下耳朵边的手机,眼睛一直看着吧台旁边的角落,手机的反光照射到那张面孔再暗淡她也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

看见她走过来坐在自己旁边,余海深突然感觉有点愧疚,不接她的电话只是想一个人能静下,有些事情旁人是不能参与进去,因为那个空间是属于之前的他们,可已过去。

“回去吧,我刚才好担心你,知道你现在很难受,我可以理解。”李曼看着他轻声道,平时高傲的架势完全给放下了。

俩人早在一年前就认识了,那是一次李曼参加一个朋友的Birthdayparty,举办点就是学校附近的那家酒吧,那晚大堂经理请假了,余海深只能临时顶替,而前去参加Birthdayparty的李曼那晚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很多时间都是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喝闷酒。

就这样俩人认识了。之后还一直有联系,关系也只是朋友,最后李曼发现自己已经恋上了他平时的种种关心。

余海深眨了眨眼睛,把最后一杯酒喝完,拿起手机转脸看着她,嘴角淡淡的笑了下。

李曼没有责怪他不接自己的电话,挽着他手臂走出酒吧,因为他,她已经丢弃了之前那种夜店生活,因为他,她在认真学着怎么去关心一个人,因为他,她认为她什么都可以改。

奥迪TT行驶在江边,坐在后排的余海深透过玻璃看向那片风景,此时内心的疼痛已减缓,他知道不是酒精起的作用,因为那清水般的啤酒喝进去只能撑抱大肚子,之所以喝那是因为不想静静的发呆,希望借助肢体在动来转移大脑的沉思。

驾驶位置上的李曼扭头看了下他,没有说话,她也知道余海深仍旧爱着范小娴,但爱就是这么自私,有时候明明知道这很不应该,可心却要往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