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半身不遂

半身不遂 端庄的安然 2083 2013-08-22 11:10:52

  六

二零零六年,是农民们值得庆贺的一年。这一年国家出台了一项项惠民好政策,让农民受益非浅。如:农民免交农业税;农村孩子免交学杂费,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农村实行合作医疗。等等,一系列的好政策。农民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了。听说还要实施:发放农民最低生活保证金和农民领取退休养老金制度。这一项项惠民好政策,让农民第一次挺直了腰杆,活得有尊严。

一大早,大年就拿着张报纸来找我,并边走边说:“就应该这样!就应该这样!真为农民兄弟高兴,早就应该这样了。”

我接过报纸看了看标题说:“是啊,这一项项惠民政策,对于农民来说,就是天上真掉馅饼了。只可惜都与玉兰无关了,她现在已经不是农民了。”

大年不无遗憾地说:“唉,玉兰她们那个群体啊,现在跟黑人差不多。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生生被吊在了半空中。她们一没工作,二没养老保险,三无医疗保险,再加上没有了土地,成了实足的四无人员。”

“是啊,”我也深感遗憾地说,“怎么就那么忖(巧)?什么事都让玉兰给赶上了。农民最苦时,她是农民。农民变甜后,她却不是农民了。”说实话,我打心眼儿里有点替王玉兰感到婉惜,有点为她鸣不平。

大年又说:“像她这种情况的人,还有一大批呢。以前国家照顾知识分子,实行了农转非。原本以为是件好事情,誰成想只是画了个大饼,空中楼阁。俗话讲得好,画饼不能充饥。同样,这空中楼阁也是中看不中用。她们白白交了城市增容配套费不说,还把口粮田弄没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总有种被忽悠了的感觉。”听得出,大年是在发牢骚。

于是我宽慰道,“你还不是最亏的,你是按政策转得户口,交钱还少了点。我有个亲戚,全家在农村。前几年做生意赚了点钱,也不知他是通过什么渠道,找得哪门子关系,把全家的农村户口,一下子全部买成了城镇户口。他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要说亏,那才叫个亏啊。现在生意不好做,他想回去种地都不能了,人家村里根本就不要他们了。”

正直又识大体的大年说:“说实话,早转户口的那部分人,还得了点好处,有些被转的子女,没能考上大学的,都顺利地招了工。”

听他提到招工,一下子就触到了我的心病,我有点不太高兴地牢骚道:“招了工,还不是有很多人又下了岗。我家老孙原来是接替了父亲工作的工人,正式职工,现在照样下岗在家。”大年点点头。

“不过,”稍停片刻,我又实事求是的作了补充和解释,“这下岗人员都有社会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没退休之前还多少发点生活费。说实话,比玉兰她们这批人要强。等到正式退了休,能领到退休金就好了。虽不多,但能解决生活问题。”

大年接话说:“玉兰她们这批人,说实话有点亏,光转户口有什么用?又不安排工作,就家属一个,什么社会保障也没有,还不如从前有点口粮田实惠呢。现在也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吃饭治病全靠丈夫和子女,自己根本不能立世,成了真正的依附体。”

“说实话,”他轻叹一下继续说,“玉兰这个群体,现在連农民也不如。农民有口粮地,自己不种可以租出去,多少还有个固定收入。现在又有了农村合作医疗,生病也不像从前那么的担心。”

“是啊,”我接荐说,“听说以后,国家还会有更多的惠民政策相继出台呢。现在农民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年更比一年强啊。要我说,以后做农民最安逸了,不担心失业,不担心买不起房,守着一方净土,当着个逍遥自在的小地主。只要勤劳,只要肯干,日子就会过得很舒坦。”

“是啊,”大年说,“农民赶上了好时候,更是遇到了好政策,日子当然就好过了。而且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说不定啊,几年以后,当农民是最好的职业,也是最赚钱的行当呢。”

“哼,有可能。”我信心十分坚定的说。

大年不无遗憾地又说:“只是玉兰她们这个群体,现在可有点惨了。靠干部根本不可能,靠职工没资格,靠下岗人员不沾边,靠农民没土地,结果还是靠不上,又成了四不靠的人。因此说,她们现在这个群体啊,是一个被社会遗忘了的群体。正像过去一部电影的名字,《被遗忘的角落》。”

“是啊,”我十分同情地说,“她们这个群体,暂时被社会遗忘了。也许,是暂时被搁置了吧?”

“唉!”大年苦叹一声,“她们这个群体,既是四无人员(无工作、无土地、无退休金、无医疗保险),又是四不靠人员(靠干部、靠职工、靠下岗、靠农民),是目前最最吃亏的一个群体。”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唉,什么时候她们不在半空中吊着了,也能够加入合作医疗,也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就好了。那样啊,我们这些半身不随的人,才会真正的得到解脱。”说着此话的同时,大年是一脸的期待。

“听说现在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有了试点城市。估计很快就会有新的政策出台。最好是让城镇中所有无职业的家属和孩子,都加入社会医疗保险。”说到最后,我都有些期盼了。

“对啊!”听我这样说,大年一拍大腿高兴地说,“让所有的人,生活都有保障,都看得起病,都能享受到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成果,那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呢。真盼望国家的政策,能够早一些地惠顾到,那些被遗忘的群体。我愿为她们祈祷。”说到最后,大年的态度变得很是虔诚。

我安慰他说:“不用急,最高决策层,会想到玉兰她们这个群体的。”

“果真能有那一天,我请你喝《贵州茅台》。”大年十分期盼地说。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2007.11安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