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第六章 红袖心伤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花涧溪 1307 2011-11-04 13:17:40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干净简洁的屋子,是素环叫醒了我。说我一直沉睡不起,是啊,我不想清醒,只当这是场梦,梦醒了,我依然在浣衣局,旁边有喋喋不休的红袖给我讲清晨的笑话,我的红袖,你为什么不躲,如果你躲了,我就会不忍心了。

素环叫醒我后就在也没理我了,在她眼中,我就是个坏女人吧,不择手段进了锦承宫,出卖自己的朋友。我费力的穿好宫装,飞快的穿好鞋袜向着浣衣局走去。我想知道红袖的情况,迫切的。虽然我刻意没用力,划在她左边脸离耳根近的地方。但我依然很担心,她那么爱漂亮,她怎么承受的起。

还没进浣衣局的门,我便被徐嬷嬷拦下了。“回来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这个贵人该来的。”她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审视着我苍白的脸,:“希望你没后悔今日的决定。”

后悔,后悔,已经两个人对我这样说了,辰溪王也这样说过,我没听,我后悔了,来的及吗。

“她怎么样?”我想知道红袖的情况;“让我给她看看,我可以治好她。我把药从怀里逃出来,“用了它半个月就会没有任何痕迹。”

“她很好,事也做,饭也吃。就是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喜欢去外边,没事就待着屋子里,什么也不做。她不想见你”

徐嬷嬷叹了口气:“这药能治好脸上的伤,可心呢?”她接过我的药,转身离去。看着我给的金疮药,喃喃自语,“这宫里,又失了个天真活泼的灵魂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离去,原来,徐嬷嬷也老了,她背影婆娑,说不清的沧桑。她是看够了这宫里的黑暗与斗争吧,像是累极了。在她眼中,我像一个跳梁小丑演绎着这后宫的尔虞我诈。

锦承宫里锦衣玉食,连着宫人们都沾光,比起浣衣局的生活,算的上是天上人间了。因为是宠妃,什么好的东西都往这送,主子不要的,奴才当然占点光。

“你要那一只?”素环比划着两只玉钗,是锦妃赏给我们的。

“你要都拿着吧,我不需要。”我抬头,放下手中的活,自从进入锦承宫,我被安排定制锦妃所有的衣物。算是个锦妃身边的大红人了,听说,自从上次穿了那件衣裙,皇帝非常喜欢,连连宠幸锦妃数日。

“还装什么清高啊,你卖友求荣不就是为了这些吗。”素环说话一向一针见血,说的我心服口服。我忽然有点怀念红袖,不,是很想她。她说话也是不经大脑,但从不说伤

人的话,大大咧咧的却又心细如尘。

冬日里洗衣服,怕我手冻,总是飞快洗完自己的那份在帮我洗,然后,自己的衣服没洗干净,惹得徐嬷嬷追着大骂。夏日里,热的睡不着,我们总是偷偷的到院子里乘凉,然后,她会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看,今天的成果,晚饭时你没怎么吃,我就偷了一个。给你当夜宵吧。绝不能便宜徐嬷嬷,能吃的都给吃回来,那才划算。”

我没有理素环,她到不客气的把玉钗都收下了。也不说话便就寝了。我突然想到,红袖应该还在做事,浣衣局是宫里最累最没地位的地方。寂静的夜,我独自神伤。

我出卖了红袖,在锦承宫确没有任何进展,被固定的放在一间小屋做事,日复一日。真的值得吗,我这一次。锦妃是个多么谨慎的人,从不会让身边的人靠近皇帝。我没有红袖的美貌,一张及其平凡的脸,可她还是防着我,从不让我进内殿。

连着过来半月之久,我内心无比焦急。手中的活也做得不顺当,一不留神,手指被绣花针扎破,殷红的血渗出。

“怎么这么不小心?”温润的嗓音嗓音传来,带着一丝责备。淡淡的墨香萦绕着清冷的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