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第十章 废殿受辱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花涧溪 1412 2011-11-04 13:17:40

  我抬起头,毫不避讳的瞪着他,是个俊美极了的男人,比起辰溪王有过之而无不及。浑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君王气质,可能也是个王爷吧。我同样从上到下的打量着他,高挺的身板,华美的锦衣,还有纹着金线的龙靴…….

等等,那金龙靴,那靴子可不是一般王爷可以穿的,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我眼中的刺客,偷情的汉子,竟是当今圣上。此时此刻,我恨自己的蛇毒怎么还没发作,那样,我就这样死了,一无所知了。

我潜意识里认为皇帝一定是穿着明黄的龙袍吧,哪像他,一身墨色锦袍像个黑无常。还有,哪个皇帝穿成刺客模样去残阳宫玩夜袭。

我当场晕在地上,又压滥了一地的可怜葡萄。耳边传来锦妃的叫骂,还有男子的轻笑。

似乎沉睡了许久,一声声刺耳的淫笑吵醒了我。头昏沉沉的,浑身的力气像是抽干了似的。我艰难的睁开眼皮,一张丑陋的男人脸放大于我眼前。

我吓的连连后退,那是怎样一个狰狞邪恶的面孔啊!一双三角眼色迷迷的盯着我,丑的出神入化的厚嘴唇慢慢向我凑近,淫笑着:“美人,让爷来亲亲。”

我干呕了两声,在他眼中,我这个相貌平平的脸也被称作了美人了。我狠狠的推了他两把,他确纹丝不动。我继续深深提气想伸展内力,发现怎么都提不上来;巨大的恐慌向我袭来,我苦心修炼一年的内力居然失效了。

那男子靠我越发近了:“好个泼辣的美人,老子更喜欢,呵呵。怎么办,你逃啊!没用的,你的内力早被废除了,乖乖就范吧。”一边说着,还不忘用那干枯的手向我袭来。

冷静,冷静,我暗暗告诉自己。迅速搜了全身一便,没有,连随身携带的毒药都不见了。我颤抖着双手,那男子已紧紧搂我在怀,他身上难闻的气息使我再次陷入绝望。

这就是锦妃对我的惩罚吧,呵呵。我真是傻的可以啊,以为最多一死。没想到,这比死更可怕的刑法才是最要命的。还有那可恶的君王,定是他告诉锦妃我有武功的事吧。

此时,我真的心灰意冷了,还指望着有朝一日能向皇帝洗刷冤情,现在得罪了他,报仇真的比登天还难啊。

纵使大仇未报,也不能失了清白。我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促使自己清醒些,然后用大拇指上坚硬的指甲深深的刺入腿肉,直到有粘稠的液体流出。

疼痛终于让我清醒了不少,我四下望着这简陋的屋子,看来还是在宫中,像是一处废弃的宫殿。没有人会来救我,纵使死里逃生出去了,终是一死。

没有时间了,他已经开始胡乱的撕扯我的衣裳,我忍着他那如毒蛇般可怕的双手,轻轻一笑,极为妩媚。

他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美人笑起来真是迷死人呢!”

“这算什么,待会还有更美死你的节目呢?”我故作娇媚的推开他,说着连自己都想呕吐的话:“让奴家来服侍您吧。”

“呵,有意思,想玩把戏吧,告诉你,爷不吃这套。”他恶狠狠的再次扑来。

“真是个没情趣的家伙,你这样苦苦相逼,自己也不好受吧。我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明知道锦妃娘娘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反抗是没有用的,不如好好享受来的快活。”我亲昵的搂着他脖子,双手在他恶心的身上游走。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没见过女人,很快便被俘虏了,眼神迷离,极为享受的样子。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由他发出,带着深深的悲鸣。我从他后颈取出带血的碧玉簪子,笑的畅快:“想侮辱本姑娘,你还嫩了点。”

他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鲜血涓涓地从他颈脖流着,“救我……救我….”他虚弱的手颤巍巍的抬起。

我慌了,不会刚才下手太重会要了他的小命吧?生平都没杀过人。

我赶紧向他走去,提起裙摆蹲下,正欲先点了他的穴道确保自身安全,他确猛的朝我扑来,狠狠的压住了我。我再次心中骂了自己千万遍,我就是妇人之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