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第十三章 细数罪状

陋颜诱君:倾城再倾城 花涧溪 1218 2011-11-04 13:17:40

  “陛下,奴才真的冤枉,奴才上次只是误打误撞进去了,并不是有什么阴谋。”我可不能背这黑锅,那是要掉脑袋的事。

“奴才只是好奇心重了,那也算条罪责吗?奴才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宫女。”

“小宫女!好个小宫女,小到能闯入层层机关探到残阳殿内室,小到能轻功似燕,小到能随时不经意下毒。”他一条条数落着我的罪状。

不提还好,我真想把那件蠢事从脑子里抹掉,我毁了当今圣上的内功修为,光是这条够我死一万次了。

“奴才………”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越发微弱,如细蚊般翁鸣。

“朕该怎么惩处你。”他猛地把我提起,紧紧攥着我那可怜的中衣。

他的脸近在咫尺,好看的紫眸渗着寒光,我才发现目前情况有多尴尬。我只穿着单薄的里衣,忍不住环顾了四下一遍,怎么越看这里越不对劲。

庄重威严的门窗,奢华的卧榻,明黄漆金的桌椅,偌大的檀香书架……

我再次陷入不解了,他把我带到御书房的内室了。众目睽睽之下救了我,再把我安置在这风口浪尖的地方,到底是要我生还是死啊?连当朝宠妃都没进入这的权力。

“不用看了,这是朕的御书房。”他打断我巡视的目光。“赶紧穿好衣服。”留下这句便拂袖走出内室。

我环视了榻上一下,发现早已整齐的摆好了一套崭新宫装,原来那件已经废了,想到昨日那惊心动魄的画面便浑身寒意。

匆匆穿好罗裙便走出内室,皇帝已经坐在那里批改奏章了。他一会淡淡地点点头,一会又愤怒地扔掉手中的折子,脾气还真是阴晴不定。

我蹑手蹑脚地正欲向敞开的雕花大门走去,还好,他正在处理国家大事,管不了我。

“站住!”很不幸的被他发觉了,“谁给了你这个胆,没有朕的命令敢溜。”

“没,没……奴才昏睡久了,想呼吸下外头的气息。”我讪讪的对他笑着,转身走到他跟前,老实的垂着头。

“赶着去见辰溪王呢?”他嘲讽着重重放下手中的狼毫,墨汁溅了我一脸。“既然他不识好歹,那朕也不客气了。”

什么?那位连累我的高人居然是辰溪王,我再次被震到了,也不管脸上的墨水了。此时的我模样一定傻极了。

我木木的看着他,“是辰溪王啊,原来如此。”

残阳殿逝去的华阳贵妃便是辰溪王的生母,她的死至今都是个迷。

传闻,那宠妃被害的地点并没有发现刺客离开的足迹,搜遍了整个大殿,只找到凶手进残阳殿的痕迹。那凶手,杀了人,自己也凭空消失了。还留下嚣张的字眼:“完成未完成的事,希望没有太晚。”

却给世人留下这个悬案,辰溪王应该是想查出母亲的死因吧。那里到底掩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皇帝封了它,不让任何人闯入,自己却穿着夜行衣探访。

“不要再惺惺作态,朕既然确定了你的身份就不会错。”

天地良心啊,我确实不是辰溪王派来的,那个风流王爷,我才见过一面。

“陛下,您认为是那便是了。”我无言以对。

“很好,招了就好,不然朕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你。”他满意地点点头。

“谢陛下体恤。”好在先把小命保住。“请问,奴才可以离开了吗,锦妃娘娘那还有未完成的事。”我试探地询问。

“你认为回到她那还有活路吗?”他嘲讽地盯着我,笑我的愚蠢。“不如,朕给你安排个好差事。”他暗紫的眸光一闪:“去中宫殿吧,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