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其实。我只是寂寞

寂寞、凌乱的嘲弄(九)

其实。我只是寂寞 蓝穆一 2490 2011-12-23 11:41:22

  空气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四面的百事布景,显示着白色的悲伤和苍凉,绝望的苍白。时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哭声,是谁又离去了,又是谁哭的天崩地裂,温度还是依旧如记忆中的一样寒冷。

叩叩叩的脚步声,夏廖和夏楠坐在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心情沉重,彼此拉着彼此的手,微微握紧,被自己力量也被对方温暖。

四周的白色是那么压抑,夏廖感到呼吸都觉得困难,医院,还是如她记忆中的一样,一样的白色,一样的让人窒息,一样的寒冷的让人心脏都在颤抖。记忆排山倒海一般的汹涌而来。

那年,她也曾经在这里看着安详的闭着眼睛的妈妈。白布改过她的头顶,护士们毫无留恋的抬着妈妈的身躯离去,夏廖在原地,眼神跟着白布移动,毫无血色的脸庞。她那时她没哭,她只是依稀记得,当时她已经哭不出来,痛的哭不出来。大脑,麻木的涨痛。夏廖感到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有些模糊。眼泪,模糊的视线.......

夏楠握紧夏廖。“姐姐,你,你没事把!”

“没事。”夏廖转头扯开嘴角,眼神空洞,大脑麻木。笑的很苍白。

重症病房的门打开。夏雨城走出病房。看到夏楠和夏廖一起来。有些惊讶。“廖儿!”

“嗯!爸!”夏廖感到有些别扭。偏开视线。夏廖看到了病房内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脸颊凹陷不堪,全身散发出病魔所折磨的憔悴,她从容的笑着。眼神在看到夏楠之后产生母性体贴的温柔。嗯.......她,是她吗?夏廖有些不知所措的,慌张的逃开她的视线。一时,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心情很复杂!

夏楠毫不犹豫的走进病房,语气哽咽。“妈!”

夏雨城为他们关上病房的门。走廊这剩下发呆的夏廖和夏雨城。四周空荡荡的空气有些寒冷。

夏廖和夏雨城走在椅子上,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只剩下沉默。

“廖儿,最近过的好吗?”夏雨城打破沉寂。

“嗯。”夏廖扭过头看着他,她的父亲。一事竟感到他的父亲是那样的苍老。“爸!她,叫什么名字?”

夏雨城迟疑,顿了顿。“她叫李林云。”

夏廖深呼一口气。头完后仰。把全身的力量都放松,靠在椅背上。她感到很疲惫。全身虚脱。

“可以跟我说说,你,妈,还有和她的事吗?”

夏雨城点燃了香烟。眼神充满憧憬。“我和你妈妈的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从小你妈就喜欢我,而我只是把你妈当作妹妹一样。而你外公和爷爷都想要我和你妈结婚,政治婚姻。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和云儿相爱了,所以,我不愿意为了两家的利益放弃我自己的爱情,也不愿意伤害你妈的一生。最后,两家到了进退两难的时候。”夏雨城颓废的抽了口烟。呼出,难闻的烟草味弥漫在空气中,夏雨城有些迟疑的看着夏廖,不知是否把一切的事情告诉她,要告诉她吗?有些不忍的叹了口气,是该让她知道的。抽了口香烟。“有一天晚上,你妈打电话给我,说他以后不会在勉强我和她结婚,她说以后我还是她的好哥哥,但是,我得再去陪她喝酒,当时安慰一下她。当时我很高兴,你妈肯发下对我的感情是对大家都好的事,可是......可是在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的酒,酒后乱性。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和你妈发生的关系。

你要知道,在我们的那个时代,贞操虽然没有封建时候那么严重,但是,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之后,无可奈何的我终于和你妈结婚了。你要知道,我对你妈有点只有愧疚和责任,我喜欢的还是夏楠的妈妈。云儿,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尽管和你妈结婚后我还是和她纠缠不清。直到有一天,你妈发现了,她背着我去找了云儿,我不知道她跟云儿说了什么。云儿生气的离开了这座城市,怀着夏楠离开了!”

沉默。死寂的沉默。

夏廖痛苦闭上眼睛,有些难以接受,她一直认为,那个女人是小三,原来...

夏廖自嘲的笑笑。泪无声的划过脸庞。“那,那十年前,有是怎么回事?”十年前,夏廖九岁那年,妈妈。自杀的那一年。

夏雨城继续回忆,眼神充满悲伤。“原本小云走了很久,你也已经快长大了,我也在心底暗暗的放弃对小云的感情,决定要好好的对你妈。可是,呵呵!!天意弄人啊,在一次无意间命运又让我遇到了云儿,她并没有改变多少,只是,只是,多了夏楠,当时我有些失望,我以为她已经结婚了。我们想老朋友重遇一样的聊天,像老朋友一样客套。彼此都故意在对方吹捧自己的生活。然而,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我愕然的发现,夏楠居然是我的儿子,当时我很高兴,理所当然的,我和小云偷偷又重新在了一起。呵呵!!”夏雨城悲伤的笑笑,一脸的自嘲,“纸终究是保不住火。有一天,我和云儿是被你妈发现了,她到了云儿的公寓里闹事。当时,我生气的打了她一巴掌,然后...”夏雨城悲伤的闭上眼睛,那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件伤心事。“然后,你妈就自杀了。”

“呵呵!!”夏廖自嘲的大笑,眼泪涌出眼眶。原来,一切的一切,是这样,真可笑,原来她的妈妈只是政治婚姻下的牺牲品。她为她的母亲刚到悲哀,难过。妈,她是抱着多么绝望额心态自杀的,当时,她可曾想过她最亲爱的廖儿,因为她的自杀,变得多么恐慌,夏廖颤抖的拼凑心底最深处的记忆,零碎的记忆,那段,她最不愿意想起的记忆。当时她妈妈死后,夏雨城花了几天的时间陪她。当时的夏廖很正常。正常的很不正常。她每天面无表情,脸色死灰的苍白。眼底透着深处的绝望与忧伤。夏雨城很担心,想要带夏廖去散心或者看心理医生。夏廖坚持不肯,她怨恨她的爸爸,怨爸爸不爱妈妈。怨爸爸没有阻止妈妈,怨爸爸没有留下妈妈!最后,夏雨城无可奈何,以打拼事业为由去了北京,带着夏楠和李林云,留下夏廖。留下她一个人,承受一切的悲伤和疼痛,留下深不见底的寂寞腐蚀她的灵魂。

夏廖用力的吸了口气。她感到呼吸都觉得痛。带着哭腔。“爸,你有爱过妈吗?或者,你有把我当过是你的女儿吗?”

夏雨城懊恼的低下头。“廖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当你爸爸!”悠悠的望着病房,眼睛仿佛要把门看穿一样。“其实,小楠也很痛苦,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爸爸!唉!是我对不起你和小楠。”夏雨城转过头,眼眶堆着泪水。“但是,你知道吗?我想好好的补偿他们。所以,十年前才会狠心的留你一个人在上海,和他们去了北京。”

夏廖大口的喘气,她感到大脑很麻木,全身好像缺氧一般。痛。她没有资格去指责她的父亲。因为,她从小都九岁,一直过着公主般的生活,而夏楠和李林云,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想必....夏廖摇摇头,苦不堪言吧!夏廖看着紧闭的病房,她有什么资格怨恨她,又有什么理由讨厌夏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