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其实。我只是寂寞

寂寞、凌乱的嘲弄(十二)

其实。我只是寂寞 蓝穆一 2612 2011-12-23 11:41:22

  夏廖站在咖啡店旁边。透过玻璃看到里面的一对情侣的打闹。不禁出神。她曾经和沐然在咖啡店喝咖啡的场景,那时候,她记得沐然总是呆呆的看着她。他说:“夏廖,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生!”夏廖总是笑而不语。

是因为没有给他安全感才让他那么的不信任她吗?

夏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用手用力的擦掉眼泪,扯开嘴角,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唔....夏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不要因为同一件是哭两次,太傻,懂么!自嘲的摇摇头,已经决定了放下就不该这样的。

夏廖走进咖啡店,抬头正好看见向他招收的沐然。

夏廖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最自然的笑容。坐在沐然对面,和记忆中的无数次场景一样。只可惜,此刻已物是人非。

服务员充满职业式的笑脸。“小姐,请问需要点什么咖啡吗?”

夏廖轻轻点头,微笑。“拿铁,谢谢!”

夏廖看了沐然一眼。发现沐然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眼中的柔情让她不禁坐立不安。心咯噔的漏了一拍。夏廖自嘲的笑笑,夏廖啊夏廖,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夏廖压抑内心忐忑的情绪。转头望着大街出神。掩饰自己的慌乱。逃避,逃避沐然的眼神。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底的悲伤。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的。

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

“小廖,最近...”沐然顿一顿。“最近过的好吗?”沐然依旧深情的注视着夏廖。眼底沉淀着深沉的懊恼和柔情。

夏廖轻轻的一笑。“还好!你呢?”口气很疏远,淡然。约他就是为了问她过的好吗?

沐然张张嘴。他感受的到夏廖口气中的冷淡。无力的闷哼。“嗯。”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拿铁咖啡。“请慢用。”

夏廖礼貌的点头微笑。

夏廖悠闲的搅拌着咖啡。“有事吗?”端起咖啡吹了一口泡沫。优雅的啄了一口。苦涩!!

沐然含情脉脉的看着夏廖。“小廖,你之前说我没问过你就怀疑你,现在,我想问问你。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还有,你跟夏楠是什么关系!”沐然越说越小声。他感到夏廖的眼神一点点的黯淡下去。一脸阴沉。他知道,她生气了!

夏廖端着咖啡的动作僵硬在空中。轻轻的发下咖啡,夏廖全身忍不住的颤动。神经绷紧。疼痛又被无情的撩起,耻辱,悲痛,她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任何一点力量。她只感到从头到脚的冷,难道他还是不信任她吗?难道还在怀疑吗?今天叫她来。难道只是为了询问她吗?呵呵!!夏廖狂笑的闭上眼睛,脸颊划过泪水,绝望,崩溃、愤怒。睁开眼看着沐然。

夏廖冷声道:“沐然,你以为你就那么稀罕啊,如果我真的要报复雨和小叶,我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委屈自己对你下手,呵呵!你还真是看的起你自己啊!你把我当什么啊!”夏廖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悲愤。最后的那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大颗大颗的眼泪坠落下来,她感到全身痛的已经麻木。她好难过,沐然践踏了她的自尊,践踏了她仅有的自尊心。她恨沐然。她恨他。恨他对她的不信任。恨他在她被羞辱的时候无动于衷。恨他在她生病的时候不闻不问。更加恨他约她到他们熟悉的咖啡店询问她,羞辱她。她为自己感到悲哀,为什么自己那么傻,不是说要忘记他吗?却在昨晚收到他的短信后,屁颠屁颠的来到了这里!呵!!她还在期待什么。奢望他哭着拉着她的手说,卑微的说:“夏廖,对不起,我爱你,原谅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高傲的沐然怎么可能放下他高贵的身段,乞求她。呵呵!!是她太高估自己的魅力,是她太高估了沐然。沐然那个混蛋,愚蠢。他说了一句喜欢她,她就迷得神魂颠倒的。夏廖,你算是栽了,栽在沐然手上。可笑,真是可笑,夏廖发现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可笑。

“哈哈哈哈!!”夏廖毫无形象的狂笑。夏廖深深的呼了口气。压压自己的情绪。眼神再也没有一点感情。像灰色照片一下的悲伤与绝望。“算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就当我是为了小叶而雨也好。你愿意怎么想都可以,一切的切都与我无关。”

沐然懊恼的低着头,他知道自己的话深深的伤害了夏廖,这一刻,他从夏廖的反应中相信了,他相信她了。但是,已经晚了。

沐然紧张的握住夏廖的手。有些诧异与她手上的寒冷。微微握紧,想像之前一样温暖她。“小廖。我...........”

夏廖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沐然。你别碰我,这样让我感到厌恶。沐然,我现在真是不懂我自己,我怎么会傻到喜欢上你这样的男生,我怎么会白痴到因为你把自己搞得那么憔悴。你根本就不配!”夏廖嘶吼着,全店的人都诧异的情绪激动的夏廖!

沐然痛恨自己。他无意伤害夏廖,看到夏廖激动的悲愤,他真希望咬下自己的舌头。

夏廖看到全店人的视线。知道自己失控了,冷静的喘着粗气。

“小廖我....对不起,原谅我的愚蠢好吗?”沐然放低自己高傲的姿态,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夏廖,他多怕她拒绝他。他真的很害怕就这样失去她。

夏廖看着沐然。此时的沐然是那样的卑微。夏廖迟疑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叮叮叮”手机铃声响起。

夏廖拿起手机。接通。“喂!”

“廖儿,有看见楠儿吗?”手机传来夏雨城焦急的声音。

夏廖跟着紧张起来。“我没有和小楠在一起。”

夏廖有些小心的看着听到小楠脸色变得阴沉的沐然。“发生什么事了吗?”

“云儿她........”夏雨城发出哽咽的哭腔。最后说出两个字。两个他一辈子都不想说的两个字。两个夏廖永远也不愿意听到的两个字。“去了!”

夏廖挂掉电话。全身忍不住剧烈的颤抖。她感觉不到一切,感觉不到自己身体丝毫的温度。尽管知道她可能不会支持得了很久,但是,怎么会这么快。明明昨天她还跟她聊天,她还对着她笑。她也在昨天才答应要好好照顾夏楠,记忆还那么的生涩。为什么。这么突然!

沐然看着脸色苍白的夏廖。“小廖,你,还好吧!”

夏廖没有理会沐然。“不行,我得去找他!”站起身,想要离开。

沐然快速的抓住夏廖的手。夏廖僵硬的转头。

沐然眼神复杂,有一丝恳求。“小廖,他,他比我重要吗?”

“比你重要。”夏廖毫不犹豫的开头,残酷无情的击碎了沐然。她挣脱开沐然的手,不带一切的离开。

沐然没有追上去,眼神受伤。表情痛苦。颓废的坐回椅子上。自嘲的笑。

夏廖走出咖啡店。她知道这次她跟沐然已经在也不可能了。真的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了当他放下高傲卑微的乞求他原谅。卑微的恳求她留下。而她无情的甩开他,毫无留恋的拂袖离开时。她跟他就再也不可能了。她跟他以后就这是一条曾经交接在一起的火车。经过了彼此的温柔与美好活,各自朝着自己的轨道行驶,最多,我们也只能是擦肩而过。

夏楠比他重要,他是她的亲生弟弟,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的弟弟。对于尝试了是的寂寞与悲伤的夏廖而言,有一个弟弟,有一个可以让她摆脱悲伤和寂寞的弟弟,比什么都重要。她愿意用一切去换取他。包括沐然。

夏廖痛苦的闭上眼睛。纠结,为沐然留下最后一滴眼泪。“沐然,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