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云上挽歌

【那些爱情,成就了‘对不起’的果】

云上挽歌 迦蓝寺 1904 2011-11-21 23:30:02

  醒来的清晨,天色一片灰蒙。冬季的日光总是那么迟钝,找不到源头。在我的印象里,每一年的冬天都显得漫长和寂寥,仿佛是只能用来感伤的季节。日子淡淡的,从来没有机会去准备好来面对日子里的波澜,我们也就在这样的经历里慢慢成长起来,穿上保护自己的盔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自从父母离开了这里,空旷的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就连走路都似乎能听到回声。有时候一整天屋子里都没有光,有时候阳光会透过窗户照进来,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我把自己蜷成一团,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保持这个动作,像是习惯。一整天一整天就这么消磨完。

很多个寂寞的日子里,我就是这样度过的。

人总是适应能力很强的的生物,我也就慢慢习惯了这样子一个人生活。

那天素凉坐在我对面,我们都没有再说话,等着我爸我妈回来。

我妈打开门,看到了沙发上的素凉,愣了一下,走进来坐在我身边。我爸紧跟着我妈进门,看到坐在我们对面的素凉,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顿了一下,慢慢地坐在了素凉旁边。素凉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她轻轻地说:“你都那么长时间没有来找我了,我只能找你了啊。你不是还说----”她故意停了下来,看向我和我妈的方向,像是刚打完胜仗的女皇。

我忽然觉得我妈的身体僵了一下,家里面变得寂静,没人说话,也没有人移动。大家像是变成了没有生命的雕塑。“你,想怎么办?”我妈突然说,她谁都没有看,又似乎谁都看了。最后她把目光停在了我面前的热水上。

“我,我们还是,还是离婚吧。”我爸说,他看看我妈,又看看我,然后握住了素凉的手。

“好,那我们有时间签一下离婚协议书。”我妈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

我爸似乎没有想到我妈会这么干脆,他犹豫了一下说:“对不起。”

对不起,他们的爱情在经营了这么多年之后,只结出了一个“对不起”的果。是不是在有些时候,爱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牢靠,或许不在一起才是好的。

那么那些真爱的誓言,真是好笑。

最最可笑的是,我那么那么的相信。

“那么,爸爸,你是要给她名分了?”我突然对着大家说。

“我会给你们补偿的。”

“爸,除了那些,我还要你手中一半的股份。”只要对一件事情怀抱了破釜沉舟的心情,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了吧。

“什么?!”所有人都看向我。

“既然你给了她名分,我就要钱吧,爸爸,你是觉得你不舍得,还是觉得我作为你儿子没有资格拿到这些?”我定定的看着我爸,我的眼睛对上了他错愕的眼睛,他过了大半天,点了点头。素凉脸上的神情僵了起来,我冲她笑了笑。

“好了,既然我们都谈妥了,那么杜总请带着你的夫人离开我家。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我淡淡地说。

我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拉着素凉,起身离开了。

我看看我妈,她也在看着我,用很诧异的眼神,仿佛不认识我一样。

“妈。你要怎么做?”我先打破了僵局。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我要和你爸离婚了。”

“不,我是说,你要不要也走。你不是已经找好了下一位么?”

“你什么意思?”

“妈,我见过那个人,你跟我爸一直都没有很亲密,我见过那个跟你一起逛街的男人。”

“啪”,我妈站起来扇了我一耳光,然后又抱紧了我。我没有动,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所有人都要离去,我要一个人很勇敢,一个人好好的生活下去,才能很快乐。

我也只能这样子快乐。

“对不起。”我感到一滴泪落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笑了笑。在同一天,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就这么离开了我。是谁说亲情是世界上最不会叛变的感情?

我妈松开了我,我冲她笑了笑。我觉得那笑扯得我的脸生疼。

“妈,房子留给我吧,我不想走。”

我妈摸了摸我的脸,也转身走掉了。屋子又一次变得安静下来,这一次,它再也不会热闹了吧。心里面有一片地方塌陷了下去,空洞洞的漏着风。

我抱紧自己的腿,蜷成一团。

我觉得很冷。

然后我给程穆打了电话。我讨厌现在的自己,我需要一个人来陪陪我。

有些时候,你无处可去,无人可倾诉。幸好,我还有程穆这么一个可以偶尔利用一次的陌生人。也许,相信陌生人要比相信最亲近的人要好,那些最不可信的话往往源自于你最相信的那些人。

程穆来得很快,他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没有给我没有实际作用的安慰。他买了很多的啤酒,陪着我坐在地板上。他那天直到很晚才离开,我们喝得很尽兴。他要离开的时候,我站在门口送他,他看了看我,拥抱了我一下,就走掉了。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他驱车走进深沉的夜幕里,眼泪涌了出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剩下一个人了。

城市里的霓虹灯在我的眼里模糊成一片荒芜。我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挥手道别,爸爸妈妈。我很好。

我相信了,所有的关系都不会长久。一辈子,是无法从沧海走到桑田的。

在明天之前,把所有都终结。过新的生活,过我想过的生活。

看到了太阳,我就不会再冷了,我也不会在这么难过了。

不再难过,哪怕是妄想;不再无助,哪怕是谎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