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云上挽歌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云上挽歌 迦蓝寺 2022 2011-11-21 23:30:02

  严夫人坐在我对面,没有喝她面前的咖啡。她微微地低着头,说:“那天阿姨在机场看到你还在怀疑,就怕认错人了,自从我带着小安走了以后就再也没回去过。都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今天去了一看,没有什么大变化。可是没想到你爸你妈竟然离婚了......”严睿坐在她旁边,专心地吃着甜品。咖啡店里人很少,显得冷冷清清的,暖黄色的灯光把店内映的模糊和朦胧。我没有说话。

静坐了十几秒后我开口说到:“我爸我妈离婚不久,他们现在都有了新的家庭,我现在一个人住。”

然后我问她:“阿姨,赵子安......他就是严力吧?”

严夫人抬起头,有些惊讶:“你都知道了?”

“没有,就是以前见过,不太确定,后来在机场看到阿姨才确定的。”

“恩,就是他。我后来进了严家,就是在咱们市很有影响力的那个,小安就改成了严力。”严夫人静静地说,仿佛在说一件毫不相关的事。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妈妈,我吃完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这时候严睿吃完了他面前的甜品,扭头看向严夫人。严夫人笑着摸了摸严睿的头发,说:“好,我们呆一会儿就走,好不好?”严睿听话地点点头。严夫人又回头看向我:“我们要回去了,帐单我先付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阿姨再见。”

“跟哥哥说再见。”严夫人对严睿说。“哥哥再见。”然后严夫人带着严睿走出了咖啡店。我看着他们走了出去,然后静静地盯着面前的拿铁。

天慢慢的黑了。又一天要过去了。

拿铁的奶泡在空气里逐渐变得浅薄,稀稀疏疏的浮在温热的液体上,玻璃把日光灯的光线折射进更深的夜色里,路灯在灯光的晕染下像是融化掉的黄油,偶尔会有行人经过,影影绰绰,每个人都形单影只,淡漠的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起身走出去,走入茫茫的夜色里,像那些孤单的行人一样。

我想起我小的时候,毫无理由的喜欢一直跟在赵子安的身后,喜欢叫他哥哥,就像严睿叫我那样,他竟然也不厌烦,无论到哪里都会带着我。我们一起去他家,我懦懦的叫他妈阿姨,他妈也会像对严睿那样笑着摸摸我的头发,然后递给我一把糖果或者其他的零食。那个时候我爸和我妈也还没有离婚,他们甚至连离婚的预兆也没有,他们经常带我去动物园和游乐场,我们嘻嘻哈哈的那么快乐。可是现在我只剩下了一个人,我周围的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各自离去,赵子安变成了严力,我见到他的妈妈需要称呼严夫人,他还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叫严睿。

我们还没有完全长大,好多事情就变了模样。然后慢慢发现,生活现实的令人悲戚,那么那么多的事情都不是我们曾经想象的那样,一点都不一样。

我们谁都无法阻挡生活现实的变化多端和时过境迁。

可是回头看看,那么那么多的事情都不值得我们心感悲戚。包括我们以前或者现在仍旧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的现在对于以后也是一样。所以严夫人在谈起过去的事情才会那么淡漠,像是在谈论别人。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是这样啊。

我走在回家的路途上,路旁是笔直的梧桐树,一棵一棵笔直地伫立着,在深沉的夜里静默。应该是我一直在拒绝让自己融入到这个等红酒路的社会里我才会觉得不适应,才会一直靠和程穆瞎闹消磨时间,逃避那些我不想去面对的东西。我一直想让自己像那些梧桐树一样远离社会的规则条律,可我终究是要长大的,我只能去适应他们。赵子安也一样所以他成了严力。

事实竟然这么讽刺。

我回到家,打开门。黑暗和寂静扑面而来,我怔了怔。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就那么把时间消磨下去,我会不会就忘记了自己一个人的孤单和无聊,会不会就不用再面对空旷的房间,会不会就一直这么消沉下去。严夫人找过我之后我发现其实我的保护膜那么脆弱,任何事物都可以将它摧毁。我永远逃避不了我需要面对的问题。

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灯光明晃晃的照的眼疼。我站在客厅里,毫无理由的流出泪来。

其实没什么。我悄悄的想。

真的没什么。

过了今天什么都会好起来的。过了今天,我不会再哭了。

程穆给我打过电话来,我没有接,我看着屏幕悄悄暗了下去,后来我又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我说:“兄弟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啦。举国同庆,欢喜欢喜。”

不久他给我回过短信,他没有跟我一起闹腾,而是回了我一条“你为什么不接电话?”的短信。我没有察觉出不对劲来,我不正经的给他回“等明天请你吃饭哈,一起喜庆喜庆。”因为我的不经意,我错过了一件更大的事情,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电话的重要性以及程穆回复我的短信的不对劲,以致于我后来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再后来程穆没有再回复我的短信,我也没有再同他瞎闹。我关上手机洗漱睡觉。

我躺在床上看着暗暗的天花板,不知不觉,那么多时间就过去了。

我要开始新的生活,过去的永远都在过去,未来还有呢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做,还有那么多的人需要我去认识。那么多个人都在说没有什么过不去,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没什么好怀念的。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也是这样,他们不想再迁就着凑活的生活,所以他们才会选择离婚,过各自想要的生活。在更早的时候离去的赵子安和她妈妈应该也是如此,他们都明白我们的生活那么不容易,所以才会要努力的追求更加舒适的生活。

我也明白了。我也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散了,就散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