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云上挽歌

【两个再见】

云上挽歌 迦蓝寺 1394 2011-11-21 23:30:02

  陆阳出院的时候是冬天,我记得。深褐色的土壤裸露在外,尖锐的风铺天盖地的袭来,混合着空气中不断凝结的细小冰刃,覆盖在建筑物上----那是我见过的最威严的大自然的姿态了,凛冽着摧毁,在慢慢吹起新生,比小时候父亲的怒容还要严肃。那个时候陆阳并没有直接回学校,他被领回了家,他一声不吭地接受这些他从来都不会理会的安排,像只脆弱的小动物,失去了刚开始的血性与激情,在现实面前妥协了。我坐在教室里,看着身旁陆阳的座位。由于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上过课了,桌面上落上了灰尘,一层一层覆满了角落。我会突然间感到紧张,再回头看自己面前永远也做不完的作业,听大人们讲述大学以及未来更遥远的事情,偶尔还会听到他们悲悯的无奈的叹息声。嘲笑自己没骨气的样子。

那场群架之后,我们都变了,开始温吞的面对自己的未来与责任。成为了长辈眼中所期望的听话的样子。

可是,赵子安,为什么我已经向很多事情妥协,胸口却总是钝钝的疼,难过得说不出话来。赵子安,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像陆阳一样,收起了孩童的锐芒,向现实低头了呢?

天气预报说蒙古西伯利亚寒流直袭南下,北方地区会有大范围的暴雪天气,气温会持续下降。窗外的狂风一直一直没有停歇的迹象。皮肤因干燥开始龟裂,仿佛一碰就会呼啦啦碎裂成粉末,衣服摩擦出噼啪的微弱电流。玻璃上的水汽蔓延成错乱的图案,把窗外的阳光模糊成一片又一片的霓虹。

忘记究竟是怎样的一件事呢?赵子安,如若我在这些年里将所有关于你的点滴驱逐出我的记忆,那么会变成怎样呢?是不是也会像玻璃上的水气一样混乱和仓促,还是淡淡连再次相遇都成了不太可能的事情?

呐,可是我都还记得。

我记得你明亮的眼眸,记得你说话时的语气,记得你即将搬走时抿嘴的神态。是的,在你离去这么长时间之后,它们,我依旧记得。

你说:“是爸爸不要我们了,他会后悔的。”

你说:“对不起,不过我不会忘记你的。”

你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破釜沉舟的决绝,你终究没有留下来。

你不会留下来。

在快要放寒假的时候,我去陆阳家中给他送作业。他把头发重新染回了黑色,摘下了戴了很久的耳扣,那里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洞。“我要走了,离开这里。”他说,“我爸决定要把我送到国外去,手续都已经办好了,嗯...到了那边也许就不会回来了,也许过四五年就又飘回来了。”他没有抬头,用一种很冷静的语气。

“好,那你以后自己保重。”我不知道我该要和他说什么话了,我不知道我应该安慰他还是祝贺他。我是讨厌离别的,那种说不出来源的空虚就像来自黑暗的爬兽,困扼住喉咙,憋憋得说不出话来。“我会去送你的,记得到时候叫我。”

“谢谢,那我们以后还是兄弟吗?”

“只要你愿意,出去走走吧,在最后认真的看看这个城市。”我先走了出去,刚刚的样子真让人讨厌。

陆阳穿了外套,跟了出来。我们去了一个小酒吧,陆阳一直在闷头喝酒,喝的眼眶发红。“你知道我有多不甘心吗?”他哭了出来。接着又喝下一杯啤酒。

我没有说话,低头看自己面前的啤酒,刚开始丰富的泡沫慢慢褪去,融入了空气里,只剩下一杯安静的啤酒。像我们,我想笑。可是一点也不快乐。我们在外面呆到了很晚才回家,陆阳已经喝的烂醉,我把他送回他家,听他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这个城市不适合夜色,它既没有不眠之夜也没有足够的美和安静。我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蹲下来,哭了。

我终于哭了。

赵子安、陆阳,你们两个。欠我两个再见,你们永远也还不了了。

可我还记得说----再见,赵子安。再见,陆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