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云上挽歌

【我只是舍不得我自己】

云上挽歌 迦蓝寺 2244 2011-11-21 23:30:02

  4月1日,又飘了一场雪,寒风从北方呼啸而来,卷起混沌的云,天空一片灰蒙。手机在兜里贴着皮肤,震出一片麻麻的氧。

“小泽,你在哪呢?”发件人:程穆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起来,我接起来,程穆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出来,“小泽,已经没有关系了吧...嗯,那件事?”他的声音在电波里扭曲了一些,扯出迷人的沙哑感。

“程穆,我有没有回你短信的必要,我们只见过一面而已,记住了,是一面。”我从心底泛出深深的无力感,“最主要的是,你不要自作多情的认为我们很熟?我不想理你不想看到你不想跟你说话,可以了么?”

“可是那天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啊,是你先找的我。我现在在你家楼下。”说完不等我反应程穆就挂掉了电话。

程穆是我去机场送陆阳离开的那一天的意外。那天我打车去了机场,陆阳正在等候飞机,他左边坐着他妈和他爸,我走过去,他站起来说,“你来了啊”“几点的飞机”“9点半”“哦”我顺势坐在他右边。候机厅门口又来了一对中年夫妻,“这是我二叔和我二婶”陆阳悄悄对我说“我二叔是咱们市的严氏集团董事长。”

那位妇女从近来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我站起来对她微笑“阿姨好”“小阳,这是你同学?”陆阳的二叔问陆阳。“恩,他叫杜泽。”陆阳恭敬地回答。“阿姨好。”我说,“嗯,以后常来家里玩啊。”她对我很热情,以至于那位中年男子也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先出去一下,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今天不太舒服。”我小声对陆阳说,然后走了出去。我离开候机厅后给陆阳发了短信说我要回去了,落荒似的离开了。我想过很多次我重新遇到赵子安母子的情形,却没有料到我第一次重逢赵子安的母亲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这样说来,我在那次混战中见到的严力,也就士赵子安了吧。我没有认错。

一直以来,我都不会把你认错的。赵子安。

在我匆匆走出机场大厅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人,巨大的冲击力是我坐倒在地上,我仰起头,程穆就以拓高挺拔的样子第一次站在我的面前。“没事吧。”他说,用陈述的语气说反问的句子。“应该没事的。”我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脚下一脱力又跌了下去。“看你这样子我先送你去医院看一下吧。”说罢他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看向我,“你等一下,我去取车。”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车里衍生出空荡荡的尴尬。既空荡荡的,又很尴尬----就这样矛盾的存在在一起。

我突然想起了空荡荡的家,在有人的时候,想必也是很尴尬的吧。

医生给我检查完说没什么大碍,程穆想了想对我说“以后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找我,我的电话135--------。哦,我叫程穆。”“恩,好,你要不先忙你的吧。”我说,程穆就慢慢退出了我的视线,我恍然觉得很温暖,不知是因为他送我来医院,还是因为他最后说的那番话。

那时候我没有察觉,程穆在我的生命里充当的不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角色。

家中一如往常的没有人,父亲的事业蒸蒸日上,母亲也由原来家庭主妇变得开始参加社交活动。渐渐的他们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回了家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聊天,只是各做各的事。甚至连关于我的事也不闻不问起来。

那天是在陆阳出国不久,我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门铃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起身打开门。门外是一个长发的女人,烫成了大的波浪卷,妩媚的散在肩头,我们彼此陌生的打量着对方。“你好,你是杜泽吧。”女人开口朝我说。“你是?”我不否认她是个极好看得女人,可是这样的人无论站在谁家的门口都不会让人觉得很正常。

“杜总经常和我提起你。”她绕过我直接进了家里,我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你是来找我爸的?他不在家,你改天再来吧。”“不,谁说我是找你爸的啊,我来找你妈,你也行。”她妩媚的笑着向我说。“哦,你有什么事情吗?”我也变得客气了许多。“你应该猜到我是来干什么了吧,那我就要直说了,”我没想到她这么直接,我略微猜到她是来干什么的了,“我想和你爸结婚。”她笑得有些得意。“你看上我爸什么了,钱?还是......?”“呵呵,我要的是,名分。”她顿了一下,说了出来。“你应该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这不太可能的。”我想我的语气变得紧张起来,我攥紧了拳头,手心慢慢沁出一层汗。“不可能?你爸前几天还跟我说要和我结婚的,呵呵。”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也变得高昂起来。

我们面对面坐着,我突然发现在我跟他的对话中我其实一直处在下风。我顿了半天,对上她的眼睛,“好,”我听到自己这样说,“我给你名分。那么,我要钱。”我也惊讶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先要告诉我你叫什么,说了半天,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素凉。”她也许也处于我的选择带来的震惊中,话语中少了许多高昂的感觉。“我去给我爸我妈打电话。你等一下吧。”

也许,也许,我体内很早就有这样一个自己----想要我爸和我妈离婚,想要脱离他们之间的沉默和冷淡。在今天,那个“我”借着这个机会,从我体内脱离出来,看着这混乱的场景,嘲笑着。

在父亲带着素凉离开家母亲也出去找那个早就存在的男人的时候,我给程穆打了电话。

“喂?”他的声音带着疑惑和疲惫。“是我,上次在机场撞倒的那个...”我不确定他能否想起我来。“哦,是你。”他的话中透出了些许恍然,“有什么事么?”“呃,也没什么事?”不过他似乎没有听到我这句话,“那个,你等一下,我去找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XX小区XX冻X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告诉他,我只是突然想要一个人来,我现在不想再一个人了,即使今天过后我会永远一个人。

我很难过,真的真的很难过,近乎绝望。

我不是难过父母都重新组建自己的家庭,我只是很舍不得我自己,这样子的自己。赵子安,要是你在,一定会第一个安慰我的,可是现在,只能我自己去寻找温暖了。只能这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