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捉鬼传人

第二十一章 镇魂棺

末日之捉鬼传人 毒sz 2503 2013-07-09 09:51:10

  那个先生把箱子都推进水中,又把那些尸体拖到树林中,随后把河边的痕迹都清理掉,忙活了好一会,做完这一切,他便迅速离开了这里,窜到林子中不见了。

“这个人是敌是友。”何陵看着他离开的方向问道。

“应该不是敌人,但绝非善类。”我说。

“那留着就是个后患,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我去解决掉他。”他眼中冒着火说道。我看了看他,心里有些异样,怎么会对那个人有这么大的仇恨,莫非他之前便见过这个神秘先生?

“不可。太冒险了,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箱子,不要打草惊蛇。”我说着起身朝外面走过去。

何陵见我不同意,也不好擅做主张,只得跟我上前。

我脱掉鞋子,挽起裤腿,慢慢下水,“帮忙把箱子搬上来。”我喊他。

他便随我下水,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弄了一个出来,放在地上,我仔细观察着这个金属箱子,箱子大概一米见方,通体乌黑,摸上去很是光滑,非常有质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除了盖子和箱体之间能看出一丝缝隙,其他地方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别的痕迹。箱子一侧有一个很细的类似锁孔的小洞。

“这是什么玩意啊,和骨灰盒似的。”何陵摸着箱子问。“看样子得有钥匙才能打开。我去那些人身上找找看。”

我看了看他,瞥了一眼他的手,我这才意识到,这家伙自始至终左右都带着手套。难道是。。。

“不用了,如果那些人身上有钥匙,还轮的着你去找么,刚才那个人早就找出来了。”

我说道。

“他压根就没找,我去找找看。”何陵不死心的说。

“真的不必,这个箱子,不是用钥匙开的。”我说。

“什么?不用钥匙开?那用什么开。”何陵惊讶的问道、

“这个箱子,其实是一种法器。”我漠漠的说道。

“什么?法器?”何陵一脸的莫名其妙。

“哼。”我冷笑一声说,“这是用来封印灵魂的。”

“安哥,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惊讶。

“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才对。”我冷冷的说。

“八王归位,七星还纳,六具零丁,五行托附,四象环生,三界摩诃。两极互转而妄炆归一。”我缓缓的说道。

“什。。什么意思?”他茫然的问道。

“九天还魂咒。”我说,“哼,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也是同道中人。你右手手心河虎口的老茧不是抢茧,是剑茧。我想你带着手套的左手是要隐瞒你手指上的伤吧。取血做符,行内人的常事。”

“哈哈,不愧是安子,果然观察细致。”他说着脱掉手套,露出左手,果然上面几个指尖上一道道的伤痕。

“你认识刚才那个人吧?他难道不是行内之人?他刚才看起来可是像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说道。

“九天还魂咒。不错,这些镇魂棺确实是用九天还魂咒封印的,想必里面锁着的,是一些不能显世的东西吧。”他没有回答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没有说话,他顿了顿。

“他确实不是行内之人,他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他打不开。恼羞成怒了吧、”他一边说一边向着周围的树林看去。“他原本就是待在这镇魂棺里面的人。”

“什么!?”我听到这个打个了冷战。“你是说。。。他是。。。你怎么知道?”

“因为就是我把他从这里面放出来的、”何陵咬着牙说道。

我吃惊的看着他。打开镇魂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为代价,从此不如轮回,死后沦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想知道这个镇魂棺里封印的是什么么?”他邪笑着说。“我打开过一个也就不在乎再打开一个了。”

“你疯了么?”我冷冷的说道。“只要把他再封印回去,你也是可以解脱的。”

“已经不可能了。他的那个镇魂棺已经被我化掉了。”

“你还真是不给自己留后路。”我骇然。

“还留什么后路,现在整个世界都已经这样了,你知道么?不是人类灭亡了,是灵魂灭亡了,你已经现在还有轮回么?已经没有了!三魂七魄已经被打破了,不是我们的世界变,是三界皆无,乾坤不再。”

我惊愕的看着他,原来这个家伙,什么都知道。

“素问安子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呵呵。知道么?行内之人现在就有人举旗号召,这种乱世之中,只要我们行内之人团结起来,说不定会在这乱世之中找一席生存之地,如果任凭这样乱下去,所有灵魂没有经过变异的人,都是要被淘汰的。而今行内唯一能好找群雄的,只有你安子一人。说实话以前我没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的厉害,而如今在我看来,你确实有勇有谋,却绝非有统世之才,传言把你神化了,惜哉悲哉。”他谈了一口气。

其实我是知道安子名声在行内比较响,但我不知道安子竟然在行内的影响力竟然如此不可想象。我虽然懂行,但是毕竟我一直服务于政府秘密部门,并不真正在行内涉足。

“哈哈哈。。。”我笑了起来。

“怎么?让我的话伤到了么?”他说。

“我自认不及安子十分之一。”

“什么?!”他吃惊的看着我,“你不是安子?”

我点点头,“我化名安子,是为了引他出来。我也知道,只有他才有能力拯救这个世界于水火之中。”

“那你怎么会有他的锁魂蛊?!”他问道。

“是他给我的。”我说。

“他现在在哪?”

“我如果知道他在哪的话就不用这么费劲了。”我说道。“对了。给你看个东西。”我俯下身在地上写了一段字。

“你看看,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我问道。

我写在地上的内容,是我在那个宾馆拿到锁魂蛊时,顺手拿到的那封中的内容,是一段梵语。那封信,是安子留给我的。

我当时也很诧异,没想到安子在我之前就去过那里,留了一封信给我。

这些梵语内容,我翻译成了汉语,但是意思完全不通,就是一些字随意拼凑的,看不出任何破解之法。现在这个何陵,看来是可以相信的,他是真正的行内之人,让他看看能不能破解也无妨。

“这是什么啊?”他皱皱眉。

“这是安子留给我的信。”我说道。“是密信,但是我不知道是通过什么加密的,我也找过很多密码专家看过,都无法破解。”

“这说不通。这是信的原话么?”他问道。

“不是。原话是梵语。”他这么一问,一下醒悟了,我真是傻到家了。可能信真正的内容是隐藏在梵语里面的!翻译成汉语以后就没办法破解了!!!

“把梵语写出来。”他说。

“我不懂梵语。”我无奈的说。

“我想应该是要从梵语原信中才能破解吧。我略微懂点梵语,但是不懂怎么写,我也没办法翻译回去。就算是翻译回去了,不懂梵语也很难破解。只能是找一个懂梵语的行内密码专家才有机会破解吧。呵呵,但是现在这种世道,基本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说的没错,现在去哪能找到一个懂梵语的还是行内的还是密码专家,这种人,恐怕也就只能是安子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先把眼前的事搞定。”他用脚把地上的字都抹去,起身看着那些镇魂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