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捉鬼传人

第二十六章 不归林

末日之捉鬼传人 毒sz 2735 2013-07-09 09:51:10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周围没了任何动静,我便起身,小心翼翼的离开来这里往前面走去。找了半天,但是始终没有发现有人的踪影,我只能在这转悠着,这一转悠不要紧,竟然转

了一天,傍晚时分,我已经在林子里向前摸索着。天已经开始擦黑了。

这会如果是在以前的城市,路灯该已经亮起来了吧。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前面竟然有些亮光!

我一下警惕起来,慢慢摸过去,绕过树丛一看,这一看不要紧,这林子后面,山下不远处,一片点点的亮光!竟然有个村庄在这里!看着一间间亮着灯的屋子,我惊呆了,不但有

个村庄,看样子村庄里还有人!

我也顾不上许多了,急忙下山,朝着村子就去了。

没走几步,只听脚下咔嚓一声,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声音。。。。难道是。。。当我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我脚下一紧,脚腕一阵疼,我一下被吊了起来倒挂在树上。

我他妈的中了大陷阱了!我镇定了一下,幸亏身上还有刀子,不然真得一直吊在这了。

我在身上摸了摸,把刀子拿出来。一咬牙,屈身把身子翻上去,用一只手抱着腿,另一只手艰难的割着死死扣在我脚腕上的绳子。

真是倒霉到家了,我手不好抓到上面的绳子,只能是隔断绳子以后自己掉下去,也就是两三米高,下面又是草木枯枝烂叶,应该摔不了多厉害,这时候其实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爱摔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吧。

终于让我隔断绳子,我一下掉了下去,我抱着头尽量保持身体先着地。

就在我掉到地上的一瞬间,眼前一阵红。扑通一声,摔得我快散架了,但是我顾不上疼,爬起来向一侧的树林里看过去。我紧皱皱眉,刚才我看到那边有个红色的影子。。。

这不禁让我想起昨晚的那个梦。

难道我梦到的那个女人。。。真的存在。。。不仅仅是个梦?

我又转眼看看山下的村子。现在还是村子的事情比较重要。回过神来,这会才感觉到疼,特别是脚腕,一下坐到了地上。被那么狠狠的一拽,已经是有点扭伤了,我简单检查了一

下脚腕和身上的伤,还行,死不了人。

我爬起来继续往前面走去,走了一段路,没多会,便走出了这片林子。我回头看看这片林子,黑漆漆的一片,但是我心里总觉的有些异样,好像这片林子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

我。

诡异的红衣女人。。。没了踪影的老猎人。。。这片林子,真是太怪了。

大概走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是快到村里了。

今晚天阴,看不到月亮,周围简直可以说是漆黑一片,因为山林和城市大有不同,没有各种的人造光,在城市中就算是没有月亮星星,照样是被大量的夜灯照的很亮不会说是出现

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摸索着一点点的蹭到了山下,终于是到了村里外。

我径直进了村子,此时让我奇怪的是,村里已经看不到一点光了,刚才还看到有点点的灯光,怎么等我到了却是没有任何光了。距离刚才看到灯光,前后也就是20分钟的事,不可

能这么一会的功夫都睡觉了吧。

我奇怪的进到村里面,依旧是漆黑一片,我身上除了个打火机也没有任何能发光的东西。但是点着个打火机走也不是办法。

我正觉得怪异呢,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正好绊到我刚受伤的脚腕上,从脚腕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我一下趴到了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大跟头。

我坐起来回过身凑过去,想看看是什么绊的我,凑上去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着实让我心里一惊。

但是又觉得不对劲,怎么是白色的。

我拿出打火机打着照了一下,是个假人。。。

我又照照周围,地上有些纸钱什么的,还有丧棍什么的。

看样子是出过一场丧葬。但是怎么会有假人呢?一般都是烧纸马纸车什么的,怎么这还有个糊的假人?难道要给死人烧个人么?哪有这样的习俗,再者说怎么会扔到这不管呢?真

是太奇怪了。

我在村子里饶了几圈,家家门庭紧闭,就在我拿不准主意的时候,忽然我听到前面有一阵门响声。

我忙往前凑了凑。

“有人吗?”我小声问了句。

没人回应。我走上前去,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前。

“请问有人在么?”我又问了一句。“我路经此地,想借宿一晚,并无恶意。”我补充道。

还是没有声响,我心里也开始打鼓了,这也太邪门了。我正要敲敲门。

“你是什么人?”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大。

“我从XX市来的,在山里迷路了,阴差阳错到了贵地,还请行个方便。”我恭敬的说道。

“你从哪个方向来的。”里面的女人又问道。

“西边。”我有点纳闷,怎么还问从哪个方向来的。

“西边?从不归林来的?”里面的女人问,声音带着一丝诧异。

“我不知道西边那片林子叫什么。不过西边的话,应该就是那片林子。”我说道。

这时候们执拗一声开了一个缝。

“那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那女人问道,有点急切。

我想了一下。

“看到过一位老猎人。”我说道。

“真的?你看见到我父亲了?”这时门被打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看来那个老猎人是这姑娘的父亲啊。

这姑娘探出身子看看周围。

“你没骗我?”她问道。

“穿着一身杂皮的大衣,拿着猎枪,满脸的胡子。”我说道。

“真的!”这姑娘兴奋的说,她又警惕的看看外面,“你先进来,进来说。”

我一看这情况也别客气了,便闪身进去了。

过了院子进了屋,这姑娘给我拿了个座,点上一盏小煤油灯。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姑娘的样子,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个头。虽然穿的比较朴素,但是生的却是挺水灵,有点出水芙蓉的感觉,当然,现在也不是看人家长得什么样的时候,我就多两句嘴。

“你见到我父亲,我父亲还好么?”姑娘问道。

“嗯,看上去很好。”我说。

“他和你说什么了么?”小姑娘又问。

“没有,我就是看到他了,但是他没看到我。”我如实回答道。

“只要没事就好。。。太好了,我父亲还活着。”小姑娘高兴的说。

我听到这句皱皱眉,看来这里面还有点不简单。

“你们这里怎么。。。有点不对劲啊。”我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姑娘没有回答我。

“安子。”我说。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又问道。

“我迷路了。”我撒谎道。其实也不算撒谎,我确实是迷路了。现在让我奇怪的是这个小山村难道与世隔绝了么,怎么没有受到这场浩劫的涤荡。

“该我问你了吧。”我说道。

“嗯。那你问吧。”小姑娘还挺天真。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小倩。”晕,小倩。。。难不成姓聂,我这是到鬼屋了么。

“小倩,我问你,你们这里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嗯。”小倩点点头。“大概在一年多以前,村长去城里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们外面出事了,说是打仗了,让我们村里的人谁也不准出山,一直我们这里的人除了村长很少有人会出山,但是,村长还是不放心,就安排村里的男人轮流去不归林那边守着,不准任何人进山,也不准任何人出山。我们这个山村,想要出山就一条路,就是穿过不归林往西走。往东以前也能走,有个桥,但是村长带人把桥给拆了,过不了那涧子,那边的路也就封了。”

“一年多以前?”那时候外面已经是大乱了,这么看来村长应该是为了不让外面的浩劫波及到村子才会这么做的,山里人自给自足,就算不和外面打交道,也照样活得很自在。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后来就出事了。”小姑娘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