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捉鬼传人

第三十四章 古墓

末日之捉鬼传人 毒sz 3024 2013-07-09 09:51:10

  我把拿东西拿到手中,是个钥匙的形状,看这样子,确实是把要是,末端是圆状,顶端是一个斜十字的形状,钥匙通体刻满了东西,看不出是文字还是图腾。从未见过这种形状。

“多谢前辈赐物。”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不管干嘛用的我先拿着再说。我收好钥匙,又拜了拜,便把棺材重新埋好。

我又在林中走了一段时间,越走越感到累,我晃晃脑袋,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休息过了。实在是顶不住了,我靠在一旁的树上想眯一会,心里也有点纳闷怎么会这么累。想着想着

便昏睡过去。

“醒醒,先生。醒醒。”昏昏沉沉之中,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心里一惊,赶紧坐了起来,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努力睁开眼,适应了一下周围的黑暗。渐渐地眼前也有了视线。

一个人站在我面前。

“你没事吧?”那人问我。我仔细看了看这人,是个四十左右的人,看样子装束像是山里人。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问他。

“我是前面村里的村民,晚上正要去山里打夜山(就是晚上打猎),走过这里,看到你昏倒在这,这不就叫你了么。”他说道。

“昏倒在这?”我爬起来,看看周围,当我转身之时,竟然发现那座孤坟就在我身后!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是个没有墓碑的荒坟!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那个猎人问道。

我没理会他,爬起来,到了那坟前,看了看坟的周围,丝毫没有挖过的痕迹。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时候我想起了那把钥匙,我摸摸口袋中,此时我彻底惊呆了,我拿出口袋中的东西,竟然是那把钥匙!

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了,这背后到底藏着的是什么东西,完全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这么看来对方又不像是要杀我,而是一直在指引我,好像要我去做什么事情。

“这位大哥,我路经此地,迷路了,又饥又饿,刚才昏倒在了这里,多谢这位大哥的救命之恩。”我抱拳说道。

磕完之后,我正要把棺材盖盖上,想把棺材再埋好,谁知我搬起棺材盖马上就要盖上时,忽然,那尸骨的手动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忙把棺材盖放下,看了一眼,这一看,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之前枯骨双拳紧握,平躺在里面,而如今,那尸骨的左手打开了,掌中竟然有个东西漏了出来!

我赶忙凑上去,确实是有个东西。

“前辈,我就当是你要给我的了啊,多有冒犯。”说完我伸手从他手中把那东西拿起来。

“看你样子也像是好久没吃没喝了吧。来来来,先吃点东西,喝点水。”他说着拿出随身带着的口粮和水给我,我意思意思吃了一些。

“这位大哥,敢问我们身后这座坟,葬的是什么人?”我问他、

“这座坟啊,葬的是明氏圣先,敕字移安。”他说道。

“什么?”我纳闷的问道,这家伙看着没文化怎么能说出这种字。

“以前这坟前有块碑,上面刻满了字,别的字都不认识,我就认识墓碑中间那几个字,写的就是:明氏圣先,敕字移安。”猎人解释道。

“明氏圣先,敕字移安。。。”我重复道。

当然这里的安并不是指的我,这是墓碑上标明的安葬此地之人。

是一个姓明的圣人先族,圣先二字,只有古代对于君王级别的人才会如此称谓,敕字指的是奉诏天意,移安,指代迁移至此安葬。

也就是说,安葬于此之人,是一个姓明的大人物,是依照天意死后没有安葬到应该安葬的地方,而是处于一些原因,违背了死后还乡安葬的礼仪不得已安葬在了这里。

通过这几个字,只能推断出这些意思。

“那这下面有棺材么?”我又问。

“看你说的,没有棺材,那能叫坟么?”猎人憨厚的笑了笑。

“那你们挖出来看过么?”我追问。

“你这年轻人,真是奇怪,谁会挖人家的坟,他的碑也是一个雷雨天被雷劈断了。才被村里人抬走了。埋在这的,肯定是我们村里的先人。我们这方圆百里,就我们一个村子。”

猎人说。

我点点头。看来这座坟没那么简单,可能从那块碑上还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看这猎人对我毫无戒心,看样子这里的人确实是一直与世隔绝,还保留着山人淳朴的特色。

“那块碑现在还能找到么?”我又问道。

“这上哪找去,这么多年了。我说小伙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对着坟这么感兴趣,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你不会是盗墓的吧?”猎人这才想起来盘问我,说道盗墓,他往

后退了一步,从身上拿出一把刀,警惕的指着我。

我看见那把刀,心里又惊又喜,那把刀,绝非当世之物,必然是个古物。

“大哥,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我不是坏人,我也绝对不是倒霉的,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救人。”我问道。

“救人?你救谁?”猎人纳闷的问我。

“救我弟弟。”我胡扯到,“我弟弟得了一种癔病,怎么看也看不好,性命危在旦夕,我听人说要治我弟弟这病,必须得要千年古墓中的一种东西才行。”我说。

“什么东西?”这家伙确实够质朴的,这就信了、

“阴阳草。”我说道。“就是古墓里长得一种草,从来不见阳光,但是长得好好的。”其实我说的这种草确有其物,但是它并不真的是一种草,而是一种类似菌类蘑菇的一种东西

,看上去像是草,但是并不是绿色的(肯定不是绿的,常年不见阳光,也不可能通过光合作用来供给生长),这种草,在古墓之中,是十分常见的,我之所以说找这种草,一是为

了圆我的谎,二是为了试探一下这个猎人,看他是不是去过什么古墓,他刚刚就叫我盗墓的,手里还有古时候的东西。我有理由相信,这个家伙去过什么古墓之类的的地方。

“那种草是不是灰色的,和外面的草差不多样子,长得一簇一簇的。”那男的问道。

“对对对,就是那种草,你见过么?”这家伙果然见过!

“见过是见过。。。不过。。。”他有点为难。

“求大哥救救我弟弟,如果您真的知道在哪有,务必帮我一下。”我忙求他。

“不是我不想帮你,我们村长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准村里人靠近那个地方,如果被发现,是要被处死的。”他说道。

我一听这个,更加确定这个村里是与世隔绝的,村长竟然还有这种处死人的权力。

我又开始声泪俱下的蒙这个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终于是让我说服他,让他偷偷带我去那个墓地找那种一文不值的“草”。

他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一路朝着山上而去。

“为什么你们村长不让你们去那里呢?”我问他。

“那里闹鬼。”猎人说道。

“什么?”我停住脚步。

猎人回头看看我,“你怕啊,我告诉你,我见过我个鬼。”

“你见过?什么样的?”我问。

“是个女鬼,我有一次也是晚上上山,在那附近见过一个白衣女鬼,在林子里游荡,她也看见我了,但是看到我以后就飘走了。”猎人说。

“女鬼?”我纳闷道,难道是那个女人?虽然我还是分不清之前一切何是真何是假,但是对于那个女人的存在,我是坚信不疑的。

“你要是怕到了那你就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给你拔点那草,你只管在外面等着我就行了。”那猎人豪爽的说。

“那倒不必,我长这么大,还没怕过什么东西。您大可放心。”我说道。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有些担心,并不是担心我的安危,而是担心这个傻实在的猎人的安危。万一要是害得他出个三长两短,我得愧疚死,现在看来,到那以后得想办法支走这个人,让我一个人进古墓一探究竟。

正走着,我忽然觉得路有些不对。

“坏了。。。”这时猎人在前面停下脚步说。

“怎么了?”我皱皱眉,看来我的发觉对了。

“我们好像是迷路了。”他说。不错,我们确实是迷路了,但是这路迷得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奇门八卦阵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到那里一路上很顺,不会走错路啊。怎么现在周围这地方,我好像是从没见过。”猎人奇怪的问。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概推算了一下。的确没错,这就是奇行八卦阵,但是这个阵法,又有所不同,而是逆其道而行的阵法,我之前也说过,这个古阵法,阴阳相通,可进可退,千变万化,但是终究是有一点不变的,那就是他的原理,古八卦图!

只要根据那个八卦图,不管阵法怎么变推算起来也不是难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