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末日之捉鬼传人

第三十八章 神秘女人

末日之捉鬼传人 毒sz 3003 2013-07-09 09:51:10

  “那你有什么打算。”我又问。

“至于我,你就不用管了,你出了这个地方,肯定会遇到那些人的,好好想想怎么活着到那个地方吧。”安子说着转身要走。“现在天下大势已经是不可能挽回了,何去何从,你

自己定夺。”

“哎。。。我。。。”我刚想叫他,他已经一闪身消失在了林中。。。

既然安子都走了。我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还是尽快离开的好。我没有停留片刻,即刻一路向东,离开了这里。但是我知道,这个地方的秘密还没有水落石出,早晚我

还是要回到这里的。我有很强烈的感觉,这个地方,将来会成为一个让世界瞩目的地方。

====================

“那边,他往那边跑了!”一个眼睛血红的人指着我逃离的方向喊道。

我使劲按着肩膀上的伤口,尽量让血少流一些,我喘着粗气靠在这个拐角处休息休息,那些东西马上就要追过来了,我看了看还在流血不止的肩膀,伤口很深,看样子是伤及动脉

了。我擦擦满脸的汗水,咬咬牙,继续朝前面跑去。此时我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失血过多,再加上过度疲劳,我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这次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我看不到一点能脱

身的办法,难道我的逃亡生涯就要结束了?

终于我眼前一黑,一下扑倒在地。。。我已经到了极限了。。。撑不住了。。。

脚步声哒哒哒的由远及近,他们过来了。。。我想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却连眼都睁不开。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我咬着牙,用尽最后的力

气使劲睁开眼睛,三个红眼怪物此时正冷漠的围着我。

其中一个拿出一张照片,蹲了下来,抓住我的头发粗暴的把我的脸面向他,他看看照片,又看看我,然后冷笑一声,“就是他了。终于抓到他了。”他抬头对两外两个说。

“杀了还是?”其中一个问道。

“上面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没有说一定要活得。”那个家伙奸笑着说。

“那就好办了。”问话的人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走上前来,这是要取我性命了,此时我一点抵抗能力也没有。

刀刃接近我的脖子,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住手。”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他们几个停住手,抬头往传来声音的方向望去。

一个带着墨镜,披着一身宽大的长风衣的女人站在那。那个女人慢慢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几个警惕的站起来。

“你是谁?”那个拿照片的人冷淡的说,话音中没有丝毫的慌乱。

那女人走近之后,抬手摘下墨镜。又是一双血红的眼睛!

“原来是自己人。”其中一个人说道。“怎么,小妞,想分一杯羹么?”

“哼。”她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那就离开这吧,他是我们的。”那个人继续说道。“识趣的自己走开,现在风声这么紧,我不想对自己人动手。”

“你够资格么?”女人冷漠的说道。

“你说什么?”那个人有些生气的说。“不要以为是自己人我们就会手软。死三八,你给我。。。呜。。。”他正说着忽然顿住了,呜呜呜的痛苦的站在那,但是好像被什么东西

控制住了,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是站在那表情扭曲。

两外两个人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原来是那个女人搞的鬼,之间那个女人等着血红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男的,那男的挣扎了一会,竟然一头倒了下去。。。

眼睛挣得大大的,布满血丝、、、眼中流出两道血痕。

那两个人被这一幕惊呆了。。。

“我们把他让给你了。。。”那个拿照片的人急忙说着往后退了几步,带着两外一个转身逃离了这里。。。

女人冷笑了一声,把墨镜戴上,这时候她看了我一眼,这是想起我了。此时我也再也没有力气撑下去了,头一歪,昏死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我想起身,一下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我这才发现我肩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包着厚厚的纱布。

这是哪?我慢慢的起身,头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我一下躺了下去。头好像裂开一样,疼到无法忍受的地步。我咬着牙绷紧身体,终于,头痛稍稍缓和了一些,我穿着粗气不敢再妄

动,刚才的疼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此时我的眼睛也烧得有些疼,我轻轻抬手摸摸额头,额头滚烫滚烫的。我这是发烧了吧。

我缓了一会,慢慢撑着坐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我肩膀上的伤口被我刚才那么一折腾应该是又撕开了,血从厚厚的纱布里渗了出来。我这会也顾不上去管这个了,反正都流了这么

多血了,也不在乎多流一点。我这会才得空看看周围的环境,屋里的装饰是欧式风格,后现代主义很强,典雅而又不失时尚,看得出,这家主人品位还是有的。家具装饰都很具特

色。

我慢慢的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就在这时,门响了一下,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女的。

她依旧带着墨镜,但是换了一身休闲便装。她手里拿着一瓶药和一个针管。

见我醒了也没有别的表情。

走到我身边,把药放在桌子上,然后用针管吸了一些。

“躺下。”她冷漠的说。

我看着她,没有自讨没趣,我是见识过她的实力的,看都能看死人,我还不老老实实的还等什么。

我慢慢躺了下去。

她拉过我的手臂,娴熟的把我的衣袖扯上去,把阵扎进我的静脉。把那药输到我的体内。自始至终,我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她也没有说什么。

药物刚输到血管里,我心脏骤然疼了起来,心率一阵混乱,“你给我输的什么。。。”我咬着牙捂着心口说道。

“死不了。”她默默的说,毫无感情。

过了好一会,终于心脏慢慢恢复正常了。

她把我肩上的砂布一层层的剥开,“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乱动,你的肩伤动到动脉了,再失血,你死路一条,这会我弄不到人血给你输。”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盯着她问道。

她给我处理着伤口,没有理我。

“你是谁?”我又问。依旧是好像没听到一般。

“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我有点不耐烦了,一把把她的手推开。血从肩膀伤口处又流了出来。

“你要真想死我也挡不住。”她看了看我血流不止的伤口。

我自己一把使劲摁住伤口止血。

“哼,这不是还知道自找活路么?”她笑了笑。

“喂,大姐,你别耍我了,你到底想干嘛?”我无奈的问。

“别叫大姐,我没你大。”她说。

“姑娘,我没和你开玩笑。”

她没有回答,帮我止住血,给我包扎好。随后坐在一旁,对着我笑了笑,然后抬手把墨镜摘掉了。我以为又要看到他血红的眼睛了,但是她的眼睛竟然是正常的!不是红色的。

“你的眼睛?”我纳闷道。

“你先养病,养好病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有时候就叫我,床头柜上有个按钮。”她说着起身往外面走去。看样子是什么都不想和我说了。

“你叫什么名字。”在她快要出门时我忽然问她。

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我。

“mona.”她说着推门出去了。

mona?我皱皱眉,怎么这个名字我好像是在哪见过,有些耳熟的感觉。

我靠在床头上,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她的样子好像不像是对我不利,但是她身为一个已经进行过灵魂转秩的人,为什么要救我呢?

想不通我也不浪费脑细胞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养好伤,只有伤病都没事了,别的所有事情才能正常转起来。

我看看周围,床边有两本书,我便拿过来看了看,是《易经》和《圣经》。

我随手翻了翻这两本书,这两本书可以说是代表了中西文化诧异的极差,两部最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之作,为什么要摆在这呢?是要摆给我看到吗。

我又仔细翻了翻这两本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像是新书。我研究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便把书扔到一旁,暂时不去管它了。

就在我快无聊死的时候,门忽然开了。那女人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起来,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女人十分冷静的说。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边问边起来,穿起衣服。

“我已经被他们找到了,你面子真够大,他们这么拼命的找你。”女人说道。

“你那么厉害,还怕他们么?”我问道。

“他们之中,高于我的比比皆是。”

“你先走吧,我重伤在身,只会拖累你。”我说道。

“这个时候就不要逞什么英雄了。”她话音刚落,轰隆一声,门被人踢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